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一百章 侵略者的觉悟

第一百章 侵略者的觉悟

    …

    济州岛的码头上。

    头带镔铁盔、身穿镔铁甲、腰跨干将剑的李衍,坐在一把太师椅上,他的混铁盘龙棍则就立在他的手边,不远处皇甫端牵着他的狮子骢。

    没错!

    李衍已经做好了亲自上阵的准备!

    济州岛太重要了,而李衍此行总共才带来了一千多人,其中还有一小半是水军。

    所以,关键时刻只有李衍亲自上阵,才能鼓舞士气。

    当然,李衍这其实也是做给别人看的。

    看看李衍选择策应的位置——码头。

    他们身后就是他们的船。

    船上还有一都随时待命的水军。

    如果事情真不可为,李衍绝对会先逃回船上,然后再做计较。

    李衍左右,鲁智深、陈丽卿、马灵、王定六也都全副武装,不过,跟李衍随时准备撤退不同,他们全都跃跃欲试,恨不得代替山士奇和石宝去打这一仗!

    一连等了两个多时辰,李衍也没等来山士奇、石宝、邓飞的消息,派出去的探子也没回来。

    李衍不禁有些心急,遂道:“七郎还没撬开那个懂汉话的高丽人的嘴?”

    李衍他们运气不错。

    在码头上,被他们抓到了二十几个高丽人,其中两人还懂汉语!

    不过,这两人的态度截然相反,一人极为配合,可以说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另一人则跟茅坑里的石头一样又臭又硬!

    问清楚济州岛上只有一营五百多守军,石宝立即建议李衍,兵贵神速!

    李衍也是这么认为的,便让山士奇和石宝带上那个问什么说什么的俘虏出击,随后李衍又将邓飞派去接应山士奇和石宝。

    可这样一来,李衍就成为了睁眼瞎,那块又臭又硬的石头,问什么都不说,搞得李衍对岛上的情况一点都不了解。

    阮小七当即请缨去撬那人的嘴。

    李衍心知,活阎罗阮小七的手段。

    不过李衍并未阻止阮小七。

    不可否认,单论人品而言,这块石头一定比那根墙头草要好得多。

    但李衍现在的身份是侵略者,不管李衍承不承认!

    既然是侵略者,就要有侵略者的觉悟,李衍可以尊敬石头,但是却不能纵容石头,必要时,李衍会毫不犹豫的杀了石头,甚至会灭了石头的九族杀鸡儆猴,而那墙头草虽然人品低劣让人反感,可李衍一定会重用他。

    不一会,阮小七就提着已经没有人样的石头回来。

    李衍问:“还不说吗?”

    阮小七道:“俺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硬的骨头。”

    李衍道:“既然问不出来,就推出去砍了吧。”

    阮小七听言,将石头丢给了两个士卒。

    两个士卒接住石头后,就拖着石头往外走,准备找个地方砍了。

    眼见就要看不见李衍的时候,石头突然喊道:“我……我乃高丽官员,代……代表高丽,你……你们不能杀我!”

    李衍听言,道:“带他回来。”

    再次被带到李衍身前,石头犹豫了一下,然后冲李衍一拜——他终究没能做到不怕死!

    李衍淡淡的问道:“姓名。”

    石头道:“下官……下官金……金富辙。”

    李衍又问:“官职。”

    金富辙道:“承宣……承宣使。”

    李衍一听,略微有些吃惊!

    承宣使是正四品官,宋江被招安后,平辽、伐田虎和王庆、征方腊,最后得那个楚州安抚使也比不上它大。

    其他人也都是一惊,没想到这块石头竟然是高丽的高官!

    孙静迟疑了一下,道:“金富轼与你是何关系?”

    李衍看了孙静一眼,没干扰他问话。

    金富辙也看了孙静一眼,问:“你是宋国的官员?”

    孙静道:“算是吧。”

    金富辙问:“你们是宋国的军队?”

    孙静笑笑。

    与此同时,阮小七老实不客气的给了金富辙一脚,随即骂道:“敢探爷爷们的底,你是不是当爷爷不敢杀你?”

    见孙静没再说话,李衍问:“金富轼是谁?”

    这回金富辙终于学乖了,直接答道:“他是下官……下官兄长,高丽……高丽右司谏、中书舍人。”

    李衍问:“你哥哥去过我大宋?”

    金富辙傲然道:“下官乃新罗王室后裔,下官曾祖父在新罗归顺高丽时,被任命为庆州州长,下官父亲至国子祭酒、左谏议大夫,曾出使宋国,下官哥哥也于两年前出使过宋国。”

    王伦听后,道:“我知道他们父子是谁了,他父金觐出使咱们大宋时,与同行的朴寅亮的诗文一起被刊行为《小华集》而在咱们大宋流传,使高丽得到“小中华”的美称,他父金觐极为崇尚苏大学士,遂给他兄弟一起名为‘轼’、一起名为‘辙’。”

    听了金富辙和王伦之言,李衍眼珠微微一动,然后道:“原来是金大人,抱歉,冒犯了!”——说这话的同时,李衍走过去亲自将金富辙扶起。

    等金富辙站起,李衍很客气的说:“金大人能否跟我等说说这座岛的情况?”

    金富辙怎会不知道,李衍的客气只是暂时的,如果他识抬举,李衍的态度立即就会转变,而且很可能比之前更加恶劣!

    再者说,有庆源李氏的那个软蛋在,什么秘密能保得住?他又何必死挺呢?

    想明白这些,金富辙道:“此岛名为耽罗岛,有户两千六百余,人一万三千五百余,乃我高丽治下之郡……”

    李衍打断金富辙道:“这耽罗国什么时候变成你高丽的郡了?”

    金富辙解释道:“耽罗国乃是我高丽的世代藩属,十年前先皇有感于耽罗国的百姓穷苦,便将其并入高丽的版图,以便接济。”

    “哼!”

    李衍哼然道:“吞并就说吞并,说得这么好听干甚么?”

    金富辙想争辩两句,可看了看他身边面目狰狞的阮小七,最后又把嘴闭上了。

    李衍又道:“说说岛上的驻兵情况。”

    金富辙道:“李济深说的是实话,岛上只有我高丽的一营步军驻守,他们就驻扎在离此地十几里远的……”

    没等金富辙的话说完,远处飞来一匹快马。

    马还未到,马上之人就大喊:“大捷!寨主!大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