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九十八章 找谁七星聚义

第九十八章 找谁七星聚义

    …

    将晒盐场规划好,李衍和李俊一边在晒盐场上行走、李衍一边对李俊说:“这得盐之法乃是九天仙女娘娘教于我的,名为日晒之法,其流程一般分为纳潮、制卤、结晶、收盐四大工序,纳潮是在涨潮时将海水沿引潮沟进而引入盐田……盐田分成两部分——蒸发池和结晶池,将海水引入蒸发池,经日晒蒸发水分到一定程度变成饱和卤后,过滤,这部由为重要,这关系到盐的质量,切记一定要用我教你之法,过滤后的饱和卤引入结晶池,继续日晒,就会逐渐析出食盐来。”

    看着李衍规划的一望无际的盐田,李俊仿佛看到了上面堆积着一座座金山!

    李俊由衷道:“哥哥真乃天选之人,竟能得此法!”

    李衍没接这个话茬,而是道:“此法消耗很小成本极低,有了它,咱们可以轻松垄断鲁地之盐,另外我准备联系方腊、王庆、田虎共同做这买卖,今后这里的盐将是我梁山泊最主要的财源之一,它也将关系到我梁山泊在绿林的地位,因此,不将它交给一个我信得过的精细之人,我万难放心,我将咱们梁山泊的兄弟一一想过,唯有兄弟你最合我心意,所以我才一直没安排你与童威、童猛兄弟做其它事,专等带你等来此地。”

    听了李衍之言,情商和智商都极高的李俊立即想到,李衍这是让他总管梁山盐的产销,并且让他做为李衍的代表与方腊、王庆、田虎这三个大佬接触。

    这已经不是器重了,而是抬举,大大的抬举!

    李俊一拜在地道:“李俊必为哥哥办好此事!”

    李衍将李俊扶起,道:“此法我已经讲与你听,一会你随我回船上,我将图册拿于你,在我们走后,你照着图册将其余盐场建好,除了童威、童猛兄弟,我还会将陶宗旺兄弟和他的工程营留给你,协助你建造盐场,切记保密,不可被外人得去此法,我会将马麟兄弟及马麟兄弟那都步军留给你,听你指挥。”

    李俊道:“哥哥放心,我晓得轻重。”

    李衍又道:“此次寻找神话之岛于我梁山泊至关重要,我不能在这耽搁太长时间,一会你去我那,有什么不懂的你就问,待你学会建造之法,我等便离开。”

    李俊道:“哥哥放心,我一定尽快学会这盐厂的建造之法。”

    李衍想了想,补充道:“九天玄女娘娘还教了我一套制作极品盐之法,可惜我只记得大半,忘了一些关键地方,回头我将这大半制作极品盐之法也教授于你,你找些技艺精湛又头脑灵活的盐工补足制作极品盐之法,恁地一来,我梁山盐将更加所向睥睨。”

    李衍所说的极品盐制作之法其实就是精盐的制作之法。

    精法的制作方法的基本原理李衍是知道的,可具体怎么操作,李衍就不清楚了,李衍只能将自己所知道的告诉给李俊,然后由他们慢慢摸索。

    ……

    在埕口镇滞留了大半个月后,李衍带着一众好汉出海寻找济州岛。

    与此同时,东溪村中。

    打发雷横离开后,吴用拽上书斋门,锁上,然后同晁盖、刘唐到了晁家庄上。

    晁盖请吴用和刘唐入后堂深处。

    随后众人分宾主而坐。

    吴用问:“保正,此人是谁?”

    晁盖道:“江湖上好汉,姓刘,名唐,东潞州人氏。他有一桩富贵,特来投奔于我……”

    随后,晃盖就将刘唐夜里醉倒在灵官庙里,被雷横捉了,然后拿到他庄上,他因认刘唐做外甥,刘唐方得脱身,说给吴用听。

    之后,晁盖将刘唐带来的有关生辰纲的消息说给吴用听。

    最后,晁盖又说起,他昨夜梦见北斗七星,坠落在他家屋脊上,斗柄上另有一颗小星,化道白光去了,也说给吴用听。

    吴用听后,笑道:“小生见刘兄赶得来跷蹊,也猜个七八分了。此一事却好,只是一件,人多做不得,人少又做不得。宅上空有许多庄客,却是一个也用不得。如今只有保正、刘兄、小生三人,便是保正与刘兄十分了得,也担负不下。这事须得七八个好汉方可,多也无用。”

    晁盖道:“莫非要应梦之星数?”

    吴用道:“兄长这一梦非同小可,莫非北地上再有扶助的人来?”

    晁盖想了想,问:“学究可有相识的好汉?”

    吴用一叹,道:“若是此事早一年来到,我这里倒有三位相熟的好汉,他们义胆包身,武艺出众,敢赴汤蹈火,同死同生,若有他们加入,此事必成,可惜……”

    晁盖问:“哪三位好汉得学究你恁地推崇,又可惜甚么?”

    吴用倒也没有隐瞒,道:“我那三位相熟之人便是石碣村的立地太岁阮小二、短命二郎阮小五、活阎罗阮小七。”

    晁盖诧异道:“可是水泊梁山的三位水军头领?”

    吴用道:“那阮小七现在是至尊宝的亲随头领,阮小二和阮小五各自统带四五百水军上百艘船,哥仨好不风光,这等小买卖他们怕是不屑于再做了。”——吴用这话中不知不觉间已经带出了一丝酸味、一丝怨念!

    晁盖道:“他们如今发迹了,是不能再干此事,那……学究可还有别的相熟好汉可以托付大事?”

    吴用寻思了半晌,眉头一纵,计上心来,说道:“有了!我有两个好友可做此大事!”

    晁盖问:“这两个却是甚么样人?姓甚名谁?何处居住?”

    吴用道:“他们中的一个姓金,名大坚,这人是中原一绝,开得好石碑文,剔得好图书、玉石、印记;亦会枪棒厮打。因为他雕得好玉石,人都称他做玉臂匠。他现在就在济州城里居住。”

    顿了顿,吴用又道:“另一个姓萧,名让。因他会写诸家字体,人都唤他做圣手书生;又会使枪弄棒,舞剑抡刀。他也在济州城里居住。”

    晁盖道:“既是学究好友,何不使人请他们来商议?”

    吴用笑道:“着人去请,他们如何肯来?小生必须自去那里,凭三寸不烂之舌,说他们入伙。”

    晁盖道:“恁地最好……只是,你、我、刘唐加上萧让和金大坚也只有五人,尚缺二人,该去找谁七星聚义?还有那北斗上的白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