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八十九章 小聚义(中)

第八十九章 小聚义(中)

    …

    “小人安道全,见过寨主。”

    南征方腊的战争中,宋江的水泊梁山一百零八将阵亡了五十九人,病死十一人,总计死亡七十人。

    而不论是北伐大辽那场跨国大战,还是随后的伐田虎、征王庆,宋江的水泊梁山一百零八将都一个没死。

    两者区别如此之大的原因之一就是,前者没带安道全,后者安道全全程跟在军中。

    在进攻杭州之前,赵佶突然得了病,便索取安道全回京了。

    安道全前脚刚走,后脚徐宁便脖子中毒箭,然后不治身亡了。

    在杭州还有六人患瘟疫而死:船火儿张横、没遮拦穆弘、毛头星孔明、旱地忽律朱贵、白日鼠白胜和笑面虎朱富。

    此外,杨志病逝于丹徒县,林冲得风瘫而死,杨雄发背疮而死,时迁患搅肠痧而死。

    李立、汤隆、蔡福在攻取清溪城的战役中各带重伤,后因医治不痊而身死。

    如果安道全一直跟随在军中,而不是回去给赵佶当保健医生,这些人大概都不会死。

    所以说,安道全虽然不能冲锋陷阵,但他去抵得上十将千军!

    李衍笑道:“安神医怎恁地见外,来来来,我为安神医引荐一位同道中人。”

    说这话的同时,李衍就抓起安道全的胳膊,然后将安道全拉到牟介身边,再然后给安道全介绍牟介道:“这位是太医局的牟太医,曾远渡高丽传授医术,金丝诊脉天下一绝,尤擅女科,你二人今后多切磋。”

    安道全冲牟介抱拳道:“久仰兄之大名。”

    牟介回礼道:“我亦听过贤弟之名。”

    李衍看着安道全和牟介道:“有二位神医在我梁山泊,我们无忧矣!”

    这时,朱富出声道:“哥哥,不是二位神医,是三位,孔神医也在咱们梁山泊。”

    说话间,朱富就拉着一个不情不愿的四五十岁老头过来。

    一见孔厚的神情举止,李衍就知道,朱富指定不是用什么好手段把孔厚带回来的。

    李衍冲孔厚一拜在地,道:“朱富生性鲁莽,他若有什么不周的地方,我代他向孔神医赔罪。”

    孔厚不咸不淡的说道:“不敢!”

    李衍道:“孔神医乃孔子之后,必乐于传道授业解惑,明日我便让人挑一百个伶俐的学徒,组建医护营,由三位神医共同教带,如何?”

    孔厚想都没想,就拒绝道:“小可才疏学浅,没什么可教的。”

    李衍笑容不变,道:“子曰,有教无类,孔神医再想想。”

    今日人多,而且还有十多个新人没认识,李衍不可能将时间浪费在一个倔老头身上。

    李衍看向比之前精瘦了一圈的时迁以及他身边的一个道士,然后看着时迁问:“什么时候回来的?”

    时迁一边道:“前日路过济州府,想有些日子没回家了,恰巧又被我遇到个大才想引荐给哥哥,便回家小住几日。”、一边拉着他身边的道士来到李衍身前。

    来到李衍身前,时迁介绍道士,道:“这位大才叫马灵,江湖上都叫他做神驹子或小华光,轻功远在我之上,且耐力极佳,他有一块金砖,可谓百发百中,又使得好戟,三五十人近不得他身。”

    戴宗、马灵、康捷这三个长腿,在这个通信不发达的时代,太重要了,哪怕李衍准备发展信鸽,毕竟,鸽子到底是鸽子,永远也无法取代人的作用。

    李衍冲马灵道:“欢迎兄弟入伙!”

    马灵一拜在地,道:“小弟在江湖上行走多闻哥哥仗义疏财之名,恨不能早见,幸好被我碰到了时迁哥哥,得他带挈,才能追随哥哥!”

    “得!又是哥的粉丝!”李衍很高兴,道:“敢问兄弟意向,兄弟是想跟时迁兄弟共掌走报机密特种营,还是……”

    马灵道:“愿在哥哥身边当一走卒!”

    听马灵这么说,李衍更高兴,道:“一会与兄弟多吃几碗!”

    见没人再主动站出来,孟康拉着一人来到李衍身边,然后给李衍介绍他身边之人,道:“这位就是我跟哥哥说的小鲁班叶春。”

    其他新加入之人的情况李衍不清楚,唯独这叶春的情况李衍知道——受孟康托付,阮小五在东京见到李衍后,就将叶春的事详详细细的说给李衍听了。

    原来——

    这叶春虽然有一手好造船手艺,但他却不喜欢造船,而喜欢经商,梦想一夜致富。

    奈何,这叶春造船是一把好手,经商却不太灵光,可以说是干什么赔什么。

    可即便是这样,叶春仍乐此不疲的当商人。

    针对叶春这一性格特点,孟康骗叶春,嗯……也不能说骗,孟康跟叶春说,介绍他做一个稳赚不赔他还擅长的买卖——卖船。具体情况是这样的,水泊梁山出材料,叶春出人工,造好的船,水泊梁山高价收购。

    叶春觉得这个买卖不错,便招揽了三四十个叶家船匠跟孟康来到了水泊梁山。

    所以,严格意义上来说,叶春和叶家人并不算是水泊梁山的人,他们跟水泊梁山只是合作的关系。

    当然,这只是叶春一厢情愿的想法。

    真实情况却是,叶春和叶家人既然上了水泊梁山这艘贼船,就别想再下去了。

    李衍对叶春道:“兄弟放心,只要兄弟能造出我想要的船,必不会少了兄弟的利钱!”

    叶春乐得大牙都快露出来了,道:“李寨主请放心,旁的我不敢夸口,但要说造船嘛,就是杭州船造营的船匠也比不得我叶家的手艺,更何况还有孟康贤弟帮我等,当然,李寨主所说的宝船,我们还造不出来,但能在海中行驶的大海船,我们已经画好图样,明日就能将图样给李寨主送过去。”

    李衍道:“大善,明日你与孟康兄弟来我处找我。”

    将目光从叶春身上移到最后一伙也是最大一伙九个生面孔上,李衍问左右:“这几位好汉是?”

    没等旁人答李衍话,这九人中就站走出一人,然后一拜在地,道:“哥哥,李俊跟哥哥替天行道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