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八十八章 小聚义(上)

第八十八章 小聚义(上)

    …

    得知李衍回山,一众留守头领并新投之人以及一众头目全都早早的来到金沙滩上等候,更有那心急之人如阮小七、山士奇、邓飞、杜迁、宋万直接跑东山酒店接李衍去了。

    再加上朱贵、朱富、竺敬、陈丽卿、徐宁以及因不小心卷入宫闱秘事而被心情不好的赵佶亲判刺配沙门岛的牟介。

    再再加上护送李衍的阮小二和阮小五以及两营水军。

    李衍这次回山的阵势竟空前的大。

    阮小七等人拥着李衍下了船,王伦、广慧、林冲、裴宣、时迁、卞祥、皇甫端、杨林、汤隆等人立即领着一众人等上来拜见李衍。

    见人群里有不少陌生面孔,李衍笑道:“看来我梁山泊壮大了不少,谁为我介绍一下新来的兄弟?”

    众人相互看了看,然后此次买兵甲马匹立下大功的汤隆第一个拉着凌振越众而出,道:“哥哥,这是我义弟凌振。”

    李衍大笑道:“轰天雷不应该只放烟火,朝廷不识兄弟之才,咱们梁山泊识,将来必叫兄弟名震天下!”

    见李衍对他很推崇,凌振心下一松,然后一拜在地道:“哥哥若有事,但请吩咐,小弟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李衍道:“今日咱们兄弟先相识,改日我找兄弟单独聊聊。”

    凌振听言,道:“好,哥哥先忙。”,然后拜退。

    朱贵带着一个矮胖青年站出来,道:“哥哥,这是我新招募的好汉,姓韩名伯龙,使得一口好刀,为人最是正直义气。”

    见此人是被李逵冤杀的韩伯龙,李衍心中一阵唏嘘,不过嘴上却毫不含糊道:“朱贵兄弟是咱们梁山泊的元老,亦是我的肱骨兄弟,你好好跟他学,必有你出头之日!”

    听李衍说朱贵是自己的肱骨兄弟,不仅朱贵和韩伯龙非常高兴,就连朱富都非常高兴!

    韩伯龙道:“愿为哥哥效死!”

    李衍在韩伯龙的臂膀上拍了两下,以示鼓励,然后看向一个六尺五六身材露出一身雪练也似白肉的二十八九岁青年,问:“你是何人?”

    李衍之所以先问这个青年,一是因为这人不像其他人一样着装正式而是坦胸露臂,二是因为这人的相貌和这身白肉让李衍想起了浪里白条张顺。

    青年拱手道:“小人张顺。”

    听闻这人真是张顺,李衍大喜!

    阮氏三雄的水中功夫的确是首屈一指,但并不是说他们哥仨的水中功夫就是天下第一。

    那谁的水中功夫是天下第一?

    如果真有这么一个人,那么这个人最有可能就是“没得四五十里水面,水底下伏得七日七夜”的张顺。

    只要是水中作战,张顺几乎都是战无不胜——他和童贯作战的时候,单枪匹马将五百多名官兵打的一败涂地。还有打高球、征讨方腊甚至是攻打杭州,他都创造了属于自己的奇迹,这是任何人都无法超越的。

    最难得的是,张顺此人还是少有的真义气之人。

    试问,这样的人加入水泊梁山,李衍如何能不高兴?

    李衍大笑道:“东去长江万里,内中一个雄夫。面如傅粉体如酥,履水如同平土。胆大能探禹穴,心雄欲摘骊珠。翻波跳浪性如鱼,张顺名传千古。哈哈哈……我梁山泊水军又多了一员大将!”

    高兴之下,李衍四下看了看,问:“哪位兄弟立此大功引荐来的张顺兄弟?”

    让李衍没想到的是,他这话说完,竟无一人站出来!

    过了好一会,才有一个二十岁左右的浓眉大眼青年站出来,道:“张顺哥哥是小人的朋友,他……他并不是来加入咱们梁山泊的,他是……他是来给他老母看病的。”

    “呃……又自作多情了!”李衍有些尴尬!

    不过李衍的脸皮早就练出来了,道:“无妨!就算不是咱们梁山泊的兄弟,也可以是咱们梁山泊的朋友,现在不是咱们梁山泊的兄弟,将来也可以是咱们梁山泊的兄弟!”

    “好!”

    “哥哥大气!”

    “张顺兄弟,俺看你也是条汉子,不如就加入俺们梁山泊吧!”

    “……”

    李衍这话引起了一众好汉的吹捧,有人则干脆拉张顺入伙。

    张顺也是一条热血汉子,再者说,在水泊梁山待了一段时间的他很喜欢水泊梁山的氛围,而且他也感觉到了李衍对他的看重,另外张顺跟阮家哥仨一样也厌倦了打鱼卖鱼的生活想干一番大事,因此,借着这股劲,张顺冲李衍一拜在地,道:“小人张顺愿意加入梁山泊,求哥哥收留!”

    李衍连忙将张顺扶起,道:“好兄弟!一会我单独与你吃几碗!”

    张顺道:“小弟奉陪!”

    李衍随后转向浓眉大眼青年,道:“你总该是咱们梁山泊的吧,你姓甚名谁,谁引荐你来的?”

    杨林出列道:“哥哥,他是小弟引荐的,他叫王定六,因行走迅捷,江湖上都叫他活闪婆,他甚是仰慕哥哥、仰慕咱们梁山泊,我便引他父子来入伙。”

    因为王定六的武功实在太过一般,其它方面也没有什么特长,所以,杨林虽是王定六的引荐人,但却并未太过抬举王定六。

    与杨林不同,李衍很喜欢王定六,认为,王定六的本事虽然不济,但胜在心性单纯,他与石秀是少有的几个铁了心上水泊梁山之人,这样的人会跟李衍上刀山下油锅,只有他们这样的人多了,李衍的地位才牢不可破。

    李衍道:“蚱蜢头尖光眼目,鹭鹚瘦腿全无肉。路遥行走疾如飞,扬子江边王定六。”

    王定六一喜,道:“哥哥知道我?”

    李衍笑道:“知道,也知道你义气,回头你先来我身边做个亲随,我给你找一个好师傅教导你武艺。”

    王定六大喜,道:“谢谢哥哥栽培,此生若负哥哥,我愿受那千刀万剐之刑!”

    李衍拍了拍王定六的肩膀,然后示意王定六先站到一边去,再然后又看向杨林,问:“兄弟可请来了那安神医?”

    对于李衍如此喜欢王定六这个小人物,杨林既纳闷不已,又觉得很有面子!

    听李衍询问安道全,杨林给李衍行了一礼,道:“小弟幸不辱命!”

    言毕,杨林冲安道全道:“安神医,还不快来见过哥哥!”

    安道全听言,走出人群,道:“小人安道全,见过寨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