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八十七章 枷锁

第八十七章 枷锁

    …

    枯蔓层层如雨脚,乔枝郁郁似云头。

    不知天日何年照,惟有冤魂不断愁。

    这野猪林乃是离开东京汴梁后往东北方向走的第一个险地,但凡有那买凶杀人的,给监押的防送公人些银钱,防送公人就会将人带进野猪林内结果了。

    两个防送公人监押着徐宁来到野猪林边上。

    驻足向里边看了看,他们并未带徐宁进入其中,而是带着徐宁继续向前走。

    又走了三五百米,前面突然闪出一男一女,两人腰间都插着一把长剑。

    与此同时,在徐宁三人身后也出现一条拿扑刀的大汉!

    这三个正是李衍、陈丽卿、竺敬。

    李衍冲徐宁一拱手,道:“可是徐宁兄弟?”

    徐宁道:“正是小可。”

    陈丽卿一听人对,便将剑拔了出来,然后就准备去砍了这两个防送公人。

    不过却被眼疾手快的李衍抓住她的胳膊又给拉了回来,道:“饶他二人一命。”,然后冲那两个防送公人道:“你们走吧。”

    李衍之所以放这两个防送公人离开:

    一是,他们罪不至死。

    二是,他们回去后可以坐实徐宁越狱之罪,断了徐宁等特赦再做回良民的念头。

    李衍和陈丽卿,尤其看似柔弱的陈丽聊,并不具有威慑力。

    还好,他们这边还有一个身高八尺膀阔腰圆的竺敬。

    两个防送公人看了看体型庞大面目凶悍的竺敬,心道:“公事是官家的,命是自己的,何必拼命?”,然后其中一人道:“几位好汉留个名号,我二人回去她好交差……”

    陈丽卿回手一剑将路旁一棵碗口粗细的松树砍断,道:“你两个的脖子,硬过这松树么?”

    直到这时,两个防送公人才知道谁是真正的煞星,随即一边连连道:“小人多嘴!小人多嘴!”、一边往后退,退出一段距离,两个防送公人撒腿就跑,好似身后有洪水猛兽!

    李衍来到徐宁身前,一边道:“兄弟受苦了。”、一边“砰”的一下子将徐宁身上那沉得的枷锁掰开。

    徐宁的瞳孔猛得一缩,心道:“此人好大的力气!”

    枷锁被李衍取下后,徐宁问:“可是李衍哥哥?”

    李衍笑道:“正是李某。”

    徐宁一拜在地,道:“谢过哥哥的救命之恩!”

    徐宁的这一拜加上这声“哥哥”就算是定了与李衍之间的关系,李衍连忙将徐宁扶起,道:“自家兄弟,恁地多礼作甚!”

    徐宁起身后,道:“哥哥,不知贱内和犬子……”

    李衍道:“兄弟休要担心,我已让鲁大师和七郎带他们乘船回山了。”

    原来——

    汤隆和梁衙内达成共识并交了定金之后,梁衙内非常痛快的给汤隆开出了一沓路引。

    让张三和李四手下的泼皮试过路引没问题之后,李衍立即让阮小七骑马返回水泊梁山取一营水军回来。

    仅四天时间,阮小七就同阮小五并一营水军五艘大船扮作商队来到东京城外的天源河上。

    当即,李衍就让阮小五分出一都水军、一艘大船载了李师师的二十多口大籍子、林冲的家人、徐宁的家人、李师师、孙静以及考虑好了的闻焕章返回水泊梁山。

    这船人物太过重要,李衍思前想后最终将他们这些人中最心细的鲁智深派去护送这艘大船。

    因为走的是水路,李衍担心水中功夫不行的鲁智深有力使不上,又将阮小七派去一同护送。

    鲁智深、阮小七再加上闻焕章以及一百水军,就算真碰到突发事件,也一定能安全将这一船人物送回水泊梁山。

    另外,为了确保这一船人物不出意外,李衍甚至没让鲁智深他们那艘船跟运送兵甲马匹的船一块走,而是让鲁智深他们那艘船提前两天就离开了,在他们离开之际,阮小五还带着另外四都水军护送了他们一程。

    这些徐宁并不知道,但徐宁知道李衍一定会妥善将他的家人送到安全的地方,因为只有这样他才会为李衍卖命。

    徐宁道:“让哥哥费心了。”

    见李衍等人并没有离开的意思,徐宁又道:“哥哥可是还要等什么人?”

    李衍道:“不错,赶巧了,今日有一人跟兄弟一同刺配那沙门岛,我等且在这里等他一等,将他救下,然后一同回山。”

    听李衍这么一说,徐宁一指远处,道:“哥哥说的可是那人。”

    李衍听言,便向徐宁手指的方向看去,随即就是一怔!

    这人并不是李衍准备救的人,但却是李衍认识的人——这人就是青面兽杨志。

    再见面,李衍和杨志全都有些愕然,并且唏嘘不已!

    李衍明知故问道:“杨制使怎会?”

    虽然有些羞臊,但杨志还是道:“洒家离开贵寨,便到东京上下打点……”

    接下来,杨志便将他如何花尽所有钱银打点却因高俅心情极度糟糕而功亏一篑然后不得不卖祖传宝刀度日偏又碰上牛二那个泼皮纠缠怒杀牛二最后刺配大名府等事全都跟李衍说了。

    听完,李衍叹道:“制使如此命蹇!今日天假其便,制使但请放心,我这就救制使出火海!”

    言毕,李衍就要去掰杨志身上的枷锁。

    犹豫了一下,杨志心中的执念还是战胜了他心中的欲望——在李衍即将碰到他身上枷锁的那一刻,杨志转身躲开了李衍,然后不好意思道:“谢过寨主青眼……洒家是三代将门之后,五侯杨令公之孙……”

    李衍将手收回,道:“制使勿用多言,我明白。”,然后李衍从竺敬那要来银袋从中拿出两锭大银分别塞到监押杨志的两个防送公人手中,同时道:“我叫李衍,你们应该听过我的名字,这一路你二人好好伺候我兄弟,他但凡有点闪失、不满,你二人就是逃到天边,我亦要了你二人的狗命!”

    两个防送公人听闻眼前之人是大名鼎鼎的至尊宝,连连道:“不敢!不敢!”,并想将银子退还给李衍。

    李衍道:“皇帝还不差饿兵,你们拿着吧,照顾好我兄弟。”

    李衍又拿出十锭大银包好,然后一边帮杨志绑在肩上、一边道:“兄弟若有委屈,就捎个信去梁山泊,必为兄弟讨公道!”

    感受一下背后的沉重,又听了李衍这暖心之言,杨志泪涌,带着枷锁一拜在地,道:“哥哥!”

    李衍道:“去吧,有时间回梁山泊坐坐。”

    差一点!

    就差那么一点点!

    杨志就挣开枷锁跟李衍走了!

    可惜!

    杨志心中的执念太重了,重到现在他还放不下、挣不脱!

    目送杨志离开不久,李衍想救的人终于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