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八十六章 早晚是一家人

第八十六章 早晚是一家人

    …

    七拐八绕了许久,汤隆才来到李四家门前,然后敲门被李四带进去见李衍。

    一见到李衍,汤隆就迫不及待道:“哥哥,如今有一庄大买卖,我拿不定主意,还请哥哥做主。”,然后汤隆就将他与梁衙内所谈之事一五一十说与李衍听。

    听完,李衍问:“你怎么看?”

    汤隆道:“凌振说,这批兵甲是梁衙内担任甲仗库正使期间让人私做的不登记在册,如今梁衙内要随梁师成上任不能再担任这甲仗库正使,自然不想将这些好处留给继任者。”

    李衍想了想,道:“他既是梁师成的螟蛉之子,为何会当一个小小的甲仗库正使?”

    汤隆解释道:“哥哥有所不知,可能是因为不能生育,那梁师成竟有三二十螟蛉之子,我见的这个梁衙内,身形似猪,应不招梁师成喜爱,才只得了这个微末之职。”

    李衍问:“这么说,你想同梁衙内做这笔交易?”

    汤隆一拜在地,道:“哥哥带挈汤隆,汤隆无以为报,愿意用命赌咱们梁山泊的发展!”

    李衍道:“兄弟这是何意?”

    汤隆道:“咱们梁山泊若能得到梁衙内的这批兵甲,实力必定更上一层楼,然梁衙内这笔交易终究不安全,恐其有炸,我愿一人与其交易,一切使应皆由我出面顾倩,此事若成,全赖哥哥鸿运,若败,汤隆必不叫他抓住活的汤隆!”

    李衍看着汤隆,心道:“此人功利心竟如此之强,甚至不惜拿命去赌去博!”——汤隆这话说得好听,此事成了,全靠李衍的运气好,但事实却绝不是这样的,一旦此事真被汤隆做成了,那么汤隆就立了大功,到那时,汤隆在水泊梁山的地位绝不会低,如果李衍的水泊梁山也搞天罡地煞,以汤隆此功怎么也少不了一个天罡之位。但话又说回来,此事一旦败了,一肩抗下此事的汤隆也必定不会有太好下场。

    这不是阴谋,而是堂堂正正的打拼,拿命打拼!

    李衍喜欢敢拿命去拼搏前程的人,认为这样的人就应该获得成功,所以,李衍将汤隆扶起,道:“兄弟放心去办此事,若成,记兄弟首功,若败,就算劫法场,也必救兄弟,嗯……此事交由外人,亦不稳妥,这样,一会你去把定金交了,让梁衙内先给咱们开些路引,然后我让人回去取一营水军来配合你……对了,那梁衙内不是说,他还有好马嘛,咱们也要,他有多少咱们要多少。”

    听李衍说,此事即便败了,也会救他,汤隆心下大定,道:“凌振说,梁师成的另一螟蛉之子是城外牟驼冈天驷监的总管,管了三二万匹马,多了不敢说,三五百匹马他们应该可以弄到。”

    “牟驼冈天驷监?这个名字怎么这么耳熟?”

    想了想,李衍想起这牟驼冈天驷监是什么地方。

    靖康之耻之前,以一臣之身而为三国之祸福的郭药师,曾在牟驼冈打过球,知道大宋的天驷监在此有马两万匹,饲料山积,在靖康之耻时,郭药师引金兀术在牟驼冈得了两万匹好马,否则,金未必能打破东京汴梁。

    李衍心道:“与其将这些马留给金兀术,莫不如便宜了我。”

    念及至此,李衍对汤隆道:“你去与那梁衙内说,咱们要一千匹好马,全都给他市价。”

    汤隆有些迟疑,道:“这上万兵甲加一千匹好马,得不少钱银……”

    李衍暗叹了一声,道:“你等会。”

    言毕,李衍就转身进入里间。

    屋门没关,李衍冲正在看书的李师师道:“楠儿,为兄能进去吗?”

    李师师放下书,道:“哥哥怎如此客气?”

    李衍四下看看,没见到陈丽卿,问:“那丫头呢?”

    李师师道:“练剑去了。”

    李衍没再问陈丽卿,而是道:“楠儿,为兄有事想与你商量。”

    李师师笑说:“何事?”

    李衍有些尴尬!

    连上辈子都算上,李衍就没花过女人的钱。

    更何况,李师师这钱赚得也不容易……

    老实说,从内心深处来讲,李衍是不想花李师师的钱的。

    可理智又告诉李衍,现在不是计较的时候,如果不花李师师的钱,他甚至连买兵甲、马匹的钱都拿不出来,何谈发展?

    所以,最终李衍还是硬着头皮道:“楠儿,你那钱银能不能借为兄使使?”

    李师师笑说:“我不是把它们都送给哥哥了嘛。”

    李衍浑身不自在,道:“要不我与你写张欠条?”

    李师师嫣然一笑,道:“哥哥今日怎如此迂腐,一张纸于你我二人有何用?”

    李衍一想也是,他一个强盗头子写的欠条可不就跟废纸差不多嘛。

    李衍道:“将来你出嫁之日,我必为你准备一份丰厚的嫁妆!”

    李师师悠悠地说道:“以后再说吧!”

    李衍明白,李师师这是对她自己的婚姻没有信心!

    李衍犹豫了一下,道:“要不然我……”

    就在这时,陈丽卿提着剑捧个食盒回来。

    见此,李衍改口道:“我先去办事,下次再与你说。”

    言毕,李衍就往出走。

    与陈丽卿错身之际,李衍道:“练剑可以,但不许走出这个院子。”

    陈丽卿漫不经心道:“知道了。”,然后就笑呵呵的向李师师走去,并道:“我让张三买回来的糕点,姐姐吃些。”

    李衍摇摇头,然后迈步离去。

    李师师看了看李衍离去的背影,道:“好啊。”

    陈丽卿将糕点盒打开,道:“是姐姐最喜欢的归云轩的莲花羔,我特意让张三买回来的。”

    李师师谢道:“谢谢妹妹,妹妹有心了。”

    陈丽卿道:“跟我客气作甚,早晚是一家人。”

    “一家人?”李师师不解。

    陈丽卿忙一捂嘴!

    想了想,陈丽卿又慢慢的把手从嘴上拿下来,道:“不是我说的,是张三他们说我不小心听到的……他们说,李衍早晚也得纳你为妾,恁地时,咱俩不就是一家人了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