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八十五章 吃人嘴软,拿人手短

第八十五章 吃人嘴软,拿人手短

    …

    东京甲仗库对面的酒楼中。

    汤隆和凌振等了很久才等来了一个大腹便便肥头大耳的青年。

    一见青年进来,凌振立即起身为汤隆引荐:“义兄,这位便是我跟义兄说的梁正使梁衙内,我的顶头上司,隐相螟蛉之子,苏大学士之孙。”

    据说,苏轼远谪之时,将家中侍婢送与梁氏友人,不足月而生梁师成,所以梁师成自称“苏轼出子”、“苏氏遗体”。

    梁师成如此说法并未遭到苏家的否认。

    也算是坐实了梁师成是苏轼之子一说。

    而梁师成顾及兄弟情谊,甚至对家中帐房说:“凡小苏学士用钱,一万贯以下,不必告我,照付就是。”

    苏轼的文章被禁,在民间的都被毁去,梁师成向宋徽宗诉委屈说:“我的先辈有何罪?”,此后苏轼的文章才慢慢流行。

    所以,凌振才说梁师成的干儿子是苏轼之孙。

    汤隆赶紧拜见道:“久仰衙内大名!”

    梁衙内不耐烦说:“我一会还有事,直接说正题,你二人找我做甚?”

    汤隆听言道:“我家主人想跟衙内买批兵甲回去护院,不知可否?”

    听说是买兵甲的,梁衙内才提起点兴趣道:“要多少?”

    汤隆将之前想好的数字说了出来:“铁甲二百、皮甲五百、纸甲一千,可否?”

    梁衙内眼中一亮!

    不过,梁衙内很快就掩饰住他的真实情绪,道:“坐下说。”

    汤隆听言,连忙请梁衙内坐下。

    坐下后,梁衙内问:“你家主人是谁?”

    汤隆含含糊糊道:“京东西路的一个员外。”

    梁衙内并未深究,而是笑说:“京东西路可是个好地方,那里土匪强人几百伙,还有大庄无数。”

    汤隆一听,立即戒备起来!

    梁衙内向下压了压手,道:“休要紧张,我对抓你不感兴趣,我感兴趣的钱银。”

    见汤隆仍在戒备,梁衙内摇摇头,道:“恁地胆小,如何做得大事?”

    汤隆一拱手,道:“衙内还请明言。”

    梁衙内懒得跟汤隆兜圈子,道:“我父监修明堂有功,不日将任护国、镇东、河东三节度使,我亦得随他去上任帮应,恁地时,便要卸去这甲仗军正使之职,甲仗库内还有一千铁甲、两千皮甲、五千纸甲,长短兵器近万,你若出得起钱银,我便将它们都卖于你,如何?”

    “这……”

    梁衙内又道:“你如果按市价买去这些兵甲,我还可以卖一批战马给你。”

    说这话的时候,梁衙内一直在看汤隆的反应。

    见汤隆并没有露出吃不下这么多东西的意思,只是怀疑此次交易的真实性,梁衙内心下大喜!

    汤隆想了想,道:“这许多东西,我如何带走?”

    梁衙内笑说:“可雇船离去,只要你付足定金,我会让人将兵甲包括马匹送去你们指定之地,然后钱货两清。”

    汤隆道:“如今开封府在戒严……”

    梁衙内“哈哈”一笑,道:“区区几张路引而已,又有何难,我一力去办……只是这价格嘛,却半分不能便宜。”

    此等大事,汤隆自然不能做主。

    汤隆道:“衙内容我考虑一日,明日再定,如何?”

    梁衙内也知道,这么大一笔交易,汤隆这个使应之人不可能定,道:“静候佳音。”

    言毕,梁衙内就离开了。

    送走了梁衙内,汤隆和凌振又返回酒楼。

    坐下后,汤隆开始思索梁衙内说这些话的真实性……

    凌振盯着汤隆看了一会,道:“义兄,你老实说与我听,你到底是何人?”

    汤隆一怔,随即笑道:“我是汤隆啊,金钱豹子汤隆,原来是铁匠。”

    凌振道:“义兄休要说笑,你到底是何身份,怎会买这许多兵甲?”

    汤隆觉得火候差不多了,也是时候跟凌振摊牌了,便道:“我现在嘛,是水泊梁山监造军甲的头领,这次来京就是为山上招募匠人和买兵甲的,你帮我顾倩的那些匠人,此时已悉数到我梁山泊了。”

    “你害苦我也!”凌振又惊又怒!

    原来,汤隆上京之前,李衍就交给他一个任务——赚天下第一炮手凌振上山。

    因此,一来到开封府,汤隆便托朋友认识了凌振。

    在那之后,汤隆隔三差五就宴请凌振,偶尔还会带凌振去青楼逛一逛。

    没过多久,在汤隆的提议下,凌振就与汤隆义结金兰。

    汤隆跟凌振说,他是济州府李家庄的总管,此次来京,是招募匠人和买兵甲的。

    此时的大宋境内有很多像祝家庄、顾家庄、李家庄、风云庄那样家族式的黑帮,他们有白道身份掩护,有良好的政商关系,另外他们也屯私兵。

    既屯私兵,自然就得买兵甲。

    在甲仗库当差的凌振早就见怪不怪了。

    甲仗库副使炮手是个闲差,除了逢年过节放放礼炮,凌振也没有其它事做,便主动帮汤隆招揽匠人买兵器,毕竟,吃人嘴软,拿人手短。

    前前后后,凌振仗着地熟人熟一共帮汤隆招揽了几十户匠人,再加上汤隆自己招揽的,这几个月时间,两人已经送一百五十多户匠人去了水泊梁山,另外凌振还帮汤隆买了上千兵甲,这些兵甲现在也已经跟着那些匠人返回水泊梁山。

    前几日,凌振的老父过大寿,汤隆给老人家铸了尊三斤重的金佛。

    凌振既长脸面,又有些过意不去,这才厚着脸皮给汤隆介绍了他的顶头上司梁衙内,想要还了汤隆的这人情。

    不想,汤隆的胃口竟如此之大,要上万兵甲!

    什么样的庄子需要这么多兵甲?

    如果这还看不出汤隆有问题,那凌振也白白活了这三十余年。

    所以,凌振才盘问起汤隆的身份来,才知道汤隆是水泊梁山的贼寇。

    汤隆道:“我料那梁衙内必不会亲自与我等交易,它日,就算这宗交易被查出来,也捎不到他,自有人为他开脱,而兄弟你没有梁相公那样的权贵照拂,又是这大宗买卖的牵线之人,一旦出事,怕是难逃身死诛家,甚至有可能为那梁衙内顶缸……兄弟,我看你那放礼炮的小官也别干了,干脆举家跟我上山大口吃肉、大口喝酒、替天行道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