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八十四章 顺势而为

第八十四章 顺势而为

    …

    “教授既认出我来,意欲何为?”

    闻焕章看了李衍身后一眼,道:“李寨主等的人来了。”

    李衍听言,回去看去,就见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径直向自己这边走来。

    张三看后,小声道:“哥哥,他便是林冲哥哥的岳丈张教头。”

    听了张三之言,李衍站起身来,然后冲来到自己身前的张教头一拜,道:“小侄见过阿叔。”

    张教头连忙还了一礼,道:“不敢!为摆脱高衙内的那些该杀的狗腿,多耽误了些时间,还请见谅……不知二位谁是金钱豹子汤隆?”

    李衍道:“我二人皆不是,汤隆兄弟在忙他表兄之事。”

    张教头问:“那二位是?”

    李衍道:“您老不认识他吗,他是过街鼠张三。”

    张教头仔细打量了张三一会,才道:“你不是跟着鲁大师的那个……”

    张三笑说:“俺现在已经不是闲汉了,俺们几个跟大师上山入伙了。”

    张教头道:“好啊,年轻人还是要干些事的!”,然后看着李衍问:“那阁下是?”

    李衍道:“我是李衍。”

    张教头一惊,随即拱手道:“原来是李寨主,谢过李寨主收留小婿!”

    李衍道:“林冲兄弟能加入小寨,是小寨的荣幸……阿叔,林冲兄弟信上跟阿叔说了吧,不知阿叔意下如何?”

    张教头沉吟了一会,才不置可否道:“小婿未免绝情了些。”

    “哎!”

    李衍叹然道:“他那时也是无路可走……他遭了不少罪,几次险死,幸先后得了鲁大师和柴大官人等人相救,才能活着来到小寨。”

    张教头道:“他信中未说此事,他都经历了甚么?”

    听张教头问林冲这大半年的经历,李衍便将高俅派董超和薛霸如何迫害林冲、鲁智深如何在野猪林救下林冲、高俅又派陆谦和富安如何火烧草料场、柴进如何救了林冲、林冲如何上了水泊梁山简单的跟张教头说了一遍。

    听了李衍的讲述,一直将林冲当亲儿子的张教头老泪纵横,一旁的闻焕章则叹道:“林教头恁地命蹇!”

    这时,张教头才看到闻焕章,忙擦了泪,道:“没留意教授也在。”

    李衍诧异道:“二位认识?”

    张教头道:“我与教授二十年前就认识,那时他刚来开封府,我依稀还记得那时的他是如何的意气风发,不想……”,说到这里,张教头才意识到他自己失言了,连忙道:“教授勿怪,人老了,爱思从前,近日家中又多有变故……”

    闻焕章道:“无妨。”

    闻焕章口中虽然说无妨,但他那落寞即便是张三这个泼皮都能听得出来。

    想想也可以理解,闻焕章身负才学,却一生不得人看重,一晃如今他已经近五十岁了。

    此时不比后世,五十岁还算中年,如今五十岁的人可是真真正正的老人了。

    十年前,闻焕章就开始吟唱白居易的《沐浴》,如今他已改为吟唱孟浩然的《岁暮归南山》,再有十年他该吟唱李白的《秋浦歌》了。

    白发三千丈,

    缘愁似个长。

    不知明镜里,

    何处得秋霜。

    “老了!”

    “朝廷还会启用我这个老人吗?”

    “应该会吧。”

    “蔡太师如今已近古稀,不一样当宰相。”

    “可……蔡太师二十三岁就进士及第,我如何能比?”

    一时之间,闻焕章无限的落寞!

    见此,李衍整理了一下衣襟,然后郑重其事的冲闻焕章一拜在地,道:“教授若愿屈尊,我愿拜教授为军师!”

    水泊梁山不仅缺文人,更缺一个堂堂正正的文人,长此以往下去,风气必定败坏。

    一个势力少不了勾心斗角,但却不能全都是勾心斗角,要有堂堂正正之气镇住歪风,这样这个势力才能健康成长。

    王伦那个有才无德的家伙指定没有这堂堂正正之气,孙静那个三心二意的家伙也指定没有这堂堂正正之气,而屡劝高俅行正途为此甚至被高俅弃用最后丢给宋江当人质的闻焕章却有这方面的潜质。

    所以,李衍很希望闻焕章上山!

    而闻焕章显然已有些这方面的意思,否则他也不能直接点破李衍的身份,更不可能直到现在都不离开,很显然,感觉他自己越来越老再不出世怕是再也没有机会出世的闻焕章,也有上水泊梁山的意向,至少是想看看水泊梁山到底有无作为。

    见李衍直接就拜他为军师,闻焕章暗自点了点头!

    不过闻焕章还是道:“敢问寨主之志,是招安,还是另有打算?”

    在绝大多数人眼中,招安才是最正确的道路,也是强人唯一的好出路。

    也正是因为如此,主张招安的宋江,才能得到更多人的拥戴,最终打败不愿招安的晁盖。

    所以,在率领水泊梁山的一众好汉找到新的出路之前,李衍绝不能暴露自己不接受招安这一想法,否则水泊梁山非出大乱子不可。

    当然,李衍也不能用招安来笼络人心,更不能任由招安这股风刮起,一旦将招安当成念想认为招安才是唯一的出路的人多了,那么就会硬推着李衍往招安这条死路上走,到那时李衍的水泊梁山就会走向宋江的水泊梁山所走的道路,最终覆灭。

    基于这些,李衍道:“顺势而为。”

    闻焕章盯着李衍看了一会,道:“寨主似乎有所保留。”

    李衍不答反问道:“教授觉得我会逆势而为?”

    “呃……”

    闻焕章无言以对。

    过了好一会,闻焕章才道:“寨主容我考虑几日。”

    李衍道:“自然,这是一辈子的事。”

    闻焕章自嘲道:“哪还有一辈子,我若有二十年好活,就是上苍眷顾。”

    李衍劝解道:“姜子牙八十岁当宰相,焉知教授不能成为第二个姜尚?”

    闻焕章神色一动!

    李衍自觉多言,转向张教头,问:“不知阿叔与娘子可愿与我等回山与林冲兄弟团聚?”

    “哎!”

    张教头叹然道:“希望小婿莫要再负了小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