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八十一章 怀璧其罪

第八十一章 怀璧其罪

    …

    “听说了吗?盗圣于上元节夜里潜入皇宫之中神不知鬼不觉的盗走了官家的一件至宝。”

    “盗圣是谁,他盗走了官家的甚么至宝?”

    “呃……盗圣就是盗圣,盗中之圣,来无影去无踪,轻功天下第一,至于他盗走了什么至宝,俺哪知道,俺也是听宫里的人说的,不过,据说,那宝物世间仅有,价值连城,谁若是能得到它,便富可敌国。”

    “真的假的?”

    “你不见全开封府都在戒严?就是在捉拿那盗圣。”

    “捉拿盗圣啊,我还以为戒严是因为李行首失踪了呐。”

    “李行首?哪个李行首?”

    “世间有几个李行首?”

    “你是说,和今上打得火热的……”

    “不可高声,耳目觉近。”

    “李行首失踪了?怎么可能?”

    “如何不能,娼妓跟人私奔不是常有之事?”

    “可……李行首……官家……”

    “李行首不是娼妓?官家喜欢李行首还能将李行首接进宫中给她封个妃嫔?”

    “哎……可惜了,也不知便宜哪个了!”

    “反正不是你我。”

    “你我哪有这般好命……算了,不说了,对了,这得禁多久,月底我还想去密州给我叔公过大寿。”

    “这还真不好说,怕不抓到那盗圣,是不会善罢甘休。”

    “那可如何是好。”

    “这有何难,开个路引便能自由出入。”

    “……”

    “……”

    也不知是谁走漏了风声,关于皇宫被盗一事,在京师传得沸沸扬扬。

    而当世最有名的名妓李师师的神秘失踪,又为这些传言平添了无数话题和猜测,甚至有人干脆猜李师师就是跟盗圣私奔的。

    总之,一时之间,京师好似人人都谈这两件事。

    ……

    大相国寺后身的一条背街上。

    汤隆随着一个泼皮来到一户破落人家前。

    泼皮四下看了看,见左右无人,才“啪啪啪”一打门。

    好一会,一个懒洋洋的声音道:“谁呀,一大早就来俺家吵闹,还让不让俺好好睡觉了!”

    泼皮压低声音道:“是我。”

    一听泼皮的声音,门立即从里面打开,随后从中又探出一个泼皮来。

    看了看汤隆,又看了看两人身后,打开门的泼皮复又看向汤隆问道:“他便是汤隆哥哥?”

    敲门的泼皮道:“进去再说。”

    将汤隆引进院内,敲门的泼皮才冲汤隆道:“哥哥,我来为你引荐,这是我兄弟李四,江湖上都叫他做青草蛇。”

    汤隆冲李四一抱拳道:“见过李四兄弟,哥哥在哪?”

    李四连忙回礼道:“见过哥哥……寨主哥哥正在里间等哥哥,哥哥请随我来!”

    言毕,李四就引着汤隆和那个泼皮也就是过街鼠张三进入草房。

    进入草房之后再转入里间,汤隆就看见了坐在上首的李衍,李衍左右是阮小七和竺敬这两个他认识的头领,其他则全都是他不认识的面孔,而这其中最让汤隆侧目的便是一个胖大和尚以及能吸引任何男人注意力的陈丽卿和李师师,至于慢慢品茶的孙静倒是没那么显眼。

    原来——

    李衍和陈丽卿从皇宫回去后,鲁智深已经将剩下的四口籍子抗了回来,而阮小七和竺敬也打通了地道。

    李衍等人运气不错,他们打通那段正好在那片林子中,而且离道路不远。

    见此,李衍打发阮小七和鲁智深分别去找留守在客栈的十名哨探以及张三和李四。

    与此同时,李衍等人将那些籍子全部从地道中取出,并搬到了路边。

    因为是上元夜,所以出入很容易。

    没过多久,阮小七就带着留守在客栈的十名哨探和几辆马车回来。

    等李衍等人将李师师的二十多口籍子(其中一些是李师师的私人物品)装上马车,鲁智深引着张三和李四也回来了。

    李四家以前小有资产,可惜染上赌习,结果赌得倾家荡产。

    好在!

    李四最后幡然醒悟,勉强将祖产留下,算是还有一个遮身之地。

    前段时间鲁智深被高俅追缉就是躲在了李四家。

    闹出了这么大的事,客栈指定是不能再住了,所以,鲁智深提议一行人住到李四家。

    出于对鲁智深的信任,也因为没有更合适的地方落脚,李衍当即就同意了。

    随后一行人便来到了李四家,并住了下来……

    李衍为汤隆与鲁智深等人相互引荐之后,汤隆直接冲李衍一拜在地,道:“求哥哥救我大兄性命!”

    李衍不解道:“你大兄?徐宁?”

    汤隆道:“正是。”

    李衍将汤隆扶起,道:“兄弟慢说,徐宁怎么了?”

    汤隆起身后不答反问:“哥哥可曾听说上元夜皇宫被盗一事?”

    李衍不动声色道:“听说了,这与徐宁有何干系?”——李衍已经咛嘱过鲁智深等人,地道中之事,仅限于他们八人知道,不许外传。为了更好的封锁消息,李衍甚至做主将陈丽卿的女使翠儿许给了阮小七,并且还给李师师复了王姓,并帮李师师改名王楠,身份就是李衍的义妹。

    “哎!”

    汤隆叹然道:“那夜我大兄负责守卫赵官家的寝宫。”

    李衍心道:“这世间竟有这么巧的事?”

    汤隆接着道:“其实此事并不怨我大兄,我大兄是接到了赵官家亲随张阁长的命令才撤离了守地。”

    李衍道:“既然恁地,为何还要牵罪于徐宁?”

    汤隆道:“坏就坏在那短命的张阁长死了,现在是死无对证,我大兄无法洗脱擅离职守之罪……其实,这都是借口,花儿王太尉曾想用三万贯钱买我大兄的镇家之宝雁翎砌就圈金甲赛唐猊,我大兄舍不得那赛唐猊,便回绝了那花儿王太尉,结果被那花儿王太尉记恨在心,才寻了这个机会构陷我大兄,恰逢赵官家心情不好,就亲判了我大兄刺配沙门岛。”

    就算没有汤隆的关系,仅凭徐宁那八彪第二的武艺,李衍也必定会救他。

    所以,李衍很干脆的说道:“兄弟放心,我必救你大兄出火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