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七十八章 我不占你便宜

第七十八章 我不占你便宜

    …

    没兵器的陈丽卿,在李衍这就是hello kitty!

    连五招都没到,李衍就将因屁股疼痛而行动不便的陈丽卿擒下!

    陈丽卿今天实在是太鲁莽了,万一皇宫有守卫,身处于地道之中的李衍等人没准就得被瓮中捉鳖,连跑都没地方跑!

    当然,如果皇宫有守卫,估计陈丽卿也不敢溜进皇宫中。

    不管如何,李衍的肺都快气炸了!

    打了陈丽卿一顿屁股,李衍的心情才好了那么一点点,气也才消了那么一点点。

    可陈丽卿却没完没了!

    这让李衍刚刚压下的火一下子又烧了起来!

    同时,李衍也想起了刚刚他许下的誓言——今天她非得打服陈丽卿这个惹事精不可!

    于是,李衍将陈丽卿按到自己腿上对着她已经肿起了的屁股又是一顿爆抽!

    不过抽着抽着李衍的手就慢慢的停了下来。

    这不仅仅是因为陈丽卿的哭声越来越委屈,还因为李衍终于意识到自己出格了。

    内外各处,男女异群,不窥壁外,不出外庭。出必掩面,窥必藏形,男非眷属,互不通名。

    这段出自《女论语》的话已经说得清清楚楚,男女授受不亲。

    《烈女传》里,胡氏为亡夫守节,谨守男女授受不亲,以五十一岁老妇之年,身患重病也不肯请医生诊治,原因就是因为医生是男人,而医生诊病须碰病人的手(切脉),所以不治而死,另一个陈氏不仅生前不与任何男子见面,死后还不准男人走上楼抬她的尸体,还有一个柴氏,与丈夫不幸被一伙流贼抓住,贼兵见柴氏生得年轻美貌,不由欲火攻心,一个人上前捏了捏柴氏的手,柴氏立刻用牙将这个不认识的男人捏过的肉咬下扔掉,另外一个贼兵又扳了一下柴氏的胳膊,柴氏又如法炮制,一口咬掉了胳膊的那块肉,结果,被贼兵用刀活活砍死。

    现阶段男女大防虽然还没有明朝那么疯狂,但程朱理学已经出现了几十年,并且被大力推广,因此,男女授受不亲已经出现,并且备受当代人推崇。

    在这样的情况下,李衍打了陈丽卿的屁股,陈丽卿自然得跟李衍没完没了!

    趁李衍愣神,陈丽卿挣开了李衍,随即满脸通红眼角含泪的陈丽卿又冲上来要来跟李衍拼命!

    此时哪是跟陈丽卿纠缠不清的时候,因此,李衍道:“行了,别闹了,我娶你还不行嘛。”

    陈丽卿应声而止!

    过了好一会,陈丽卿才道:“谁……谁要嫁给你!”

    李衍道:“你确定?”

    陈丽卿咬牙切齿道:“我先杀了你,然后自杀!”

    言毕,陈丽卿就要再跟李衍动手!

    李衍道:“你杀得了我吗?”

    其他人,陈丽卿都有信心杀了,就算杀不了,也能斗上一斗。

    唯独李衍,陈丽卿真真是力不从心!

    因此,听李衍这么一说,陈丽卿并没有再上来“送死”——她怕再被李衍擒下,然后打她屁股!

    李衍又道:“世间有那么多好吃的、好玩的,你都没吃过、没玩过,甚至是没见过,在这大好年华就要死去,多可惜……我这个人很开明,你如果嫁给我,我不会强逼你在家相夫教子,你会比现在还自由,想吃便吃,想玩便玩,你还可以带兵,我想,像我这样的男人,你在大宋应该找不到第二个了。”

    听李衍这么一说,已经别无选择的陈丽卿,不禁有些心动!

    可她嘴上仍道:“婚姻之事乃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哪是你我说得算的!”

    李衍大笑道:“我娶个压寨夫人还需要别人同意?我自己愿意就行了,至于你,就当是被我抢上山的,不就得了?”

    “哼!”

    陈丽卿“哼”了一声,抗议李衍霸道!

    过了一会,陈丽卿轻轻咬了咬下唇,又道:“可你已经娶了阿秀,如何能娶我?”

    李衍不想再在此事上浪费时间了,道:“恁地啰嗦,不嫁就放马过来,把你擒下带到山上,你照样得给我生儿育女!”

    陈丽卿贝齿直咬,一向只有她这么蛮横,万没想到她竟然也有被蛮横的一天!

    可陈丽卿又实在是打不过李衍,最终,她只能把头扭到一旁,用沉默抗议李衍这个蛮不讲理的土匪头子。

    一味的强硬,也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李衍来到看都不看自己一眼的陈丽卿身边,然后手轻轻一搂陈丽卿的腰,同时柔声道:“从见到你的那一刻起,我就喜欢上了你,那时我就对我自己说,你是我的!”

    生长于封建社会的陈丽卿哪里听过这么直接、这么毫不加掩饰的情话?

    顷刻之间,陈丽卿的心就像有只小鹿在乱撞!

    陈丽卿挣开李衍的搂抱,啐道:“登徒子!”

    李衍并没有死皮赖脸的继续搂抱陈丽卿,而是道:“是我孟浪了,那我将它与你赔罪。”——说话间,李衍就将那柄稍窄一些的长剑从腰间解下递给陈丽卿。

    陈丽卿眼热李衍腰间这两把长剑有一会了!

    而且,现在的陈丽卿也的的确确需要一样东西来掩饰她自己的尴尬!

    所以,迟疑了一下,陈丽卿就从李衍手上接长剑,然后“唰”的一下子将剑拔了出来!

    瞬间!

    一声凤鸣便从长剑中传出!

    与此同时,李衍感到身体一寒!

    借着火把散发的火光,李衍看那剑:

    此剑乃是三指开锋,一指厚的脊梁,镜面似的明亮,远望却是一汪水,照耀得陈丽卿的脸都变成青色的了!

    陈丽卿盯着剑柄上的那两个古篆字看了许久,然后对着洞壁猛得一挥长剑!

    让李衍瞳孔一缩的一幕出现——原本斧锤难破的坚硬洞壁,就像变成了豆腐一般,被长剑轻易的就划进去了半尺多深,如果李衍他们早就有这柄长剑,之前李衍也不用冒险用蛮力破开洞顶的防护层了!

    陈丽卿也没想到她手上的宝剑竟然这么锋利!

    她将宝剑拿到眼前,然后一边仔细端详着这把宝剑、一边喃喃道:“真是那剑?”

    就在李衍想问这到底是什么剑的时候,陈丽卿嫣然一笑,道:“是与不是,又有何妨,杀得了人,便是好剑!”

    言毕,陈丽卿用长剑将她从皇宫中带出来的包袱挑起扔给李衍,道:“我不占你便宜,用它换你的宝剑!”

    李衍接过包袱打开,发现里面竟然是三盒糕点!

    李衍心道:“皇宫里那么多宝物你不拿,却只拿几盒糕点,我是说你傻呢,还是说你傻?”

    李衍将最上面的那盒糕点打开,从中拿了一块桂花糕放入口中,然后边嚼、边含含糊糊道:“好吧,我就用这口削铁如泥的宝剑跟你换这几盒糕点。”

    没想到,陈丽卿听了这话之后,却将糕点都抢了回去,只给李衍留了一盒,道:“这两盒是我的,那盒才是你的!”

    李衍一脸无奈的摇摇头,然后漫不经心的打开了仅剩的那盒糕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