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七十五章 义结金兰

第七十五章 义结金兰

    …

    “奴家带寨主来我的宝库,就是想将这些身外之物送给寨主。”

    李衍沉默了一会,然后看着李师师,道:“如果娘子愿意,我愿与娘子义结金兰认娘子当个义妹,不死,必不叫娘子受半点委屈,如违此誓,叫我遭横事,恶病临身,死于非命!”——担心李师师狮子大开口的李衍,先李师师一步开出价码,希望以此封住李师师的嘴令李师师别开出太过分的条件!

    即使城府如李师师,在听了李衍这话之后,神情都不禁是一僵!

    聪明的李师师,如何能听不出来,李衍嫌她是一个妓女,怕她赖上自己?

    李师师不禁有些恼怒,又有些凄凉!

    没错!

    是有很多自诩风流的文人墨客追捧名妓,甚至是为名妓一掷千金、倾家荡产!

    可真让他们去娶他们所追捧的名妓,却又很少有人愿意,尤其是那些名士!

    就跟后世那些富豪与女明星的关系一样——我可以在你们这些女星身上一掷千金,也可以跟你们秀各种恩爱来证明我风流,但你们想进我这豪门,那对不起,不行!

    最多,那些人也就是纳名妓为妾,标榜一下他的风流、他的魅力。

    而妾的地位……

    妾在最早的时候本来就是奴,即便到后来,也是能买卖的。

    在很遥远的部落征伐时代,战争中一旦俘虏人口会怎么办?当然是,让男的去干苦力,让女的留下伺候自己,而年轻貌美的女性,还附带有胜利者发泄的功能。

    拿靖康之耻为例,“妾”更像靖康之耻中被俘的女人,被金人当做侍婢外加**。

    关于妾的地位,最出名大概就是,苏轼拿小妾春娘换马以及春娘写的绝命诗——为人莫作妇人身,百般苦乐由他人。今时始知人贱畜,此生苟活怨谁嗔。

    这里说一下,这些事儿是真事儿,但是不是苏轼干的,还真说不准。

    拿妾换马这事故事的原型,在唐代就有,卖妾换马的那个家伙姓鲍,叫鲍生,唐李玫《纂异记》和其他唐人笔记都有载。

    而所谓的春娘写的绝命诗,其实是唐朝诗人张祜写的诗,被人改了几个字,就成苏轼小妾春娘写的了。

    当然,若说苏轼效仿古人将春娘送给蒋某以换蒋某之好马,也不是一点可能都没有,毕竟,妾的地位真的是太低了,甚至就连诗仙李白都有一句诗“千金骏马换小妾,笑坐雕鞍歌落梅”。

    所以,就算是盛唐,所谓的爱妾也不过就与一匹骏马等同。

    而且,这种事是被封建伦理认同的,还会被传为佳话,甚至就连法律都明确了妾的地位——“夫殴妻者,非折伤勿论”,“妻殴夫者杖一百”,说的是丈夫打老婆,不打残不论罪,但妻子打丈夫,就要杖一百。而“妻殴伤妾者,与夫殴妻之罪同”,妻打妾的论罪,跟丈夫打妻子一样,不打残不算有罪,就算打残,也“减凡人二等”,比正常的打残惩罚轻二等。然而妾若是要打妻,罪就又与妻打夫等同了。

    所以说,一入娼门,几乎就注定了一生的悲剧。

    哪怕混到了李师师这种高度,结局也不能是两样。

    君不见,宋徽宗这个皇帝那么喜欢李师师,最终仍是连一个名分都不能给李师师嘛。

    李师师很快就收敛心神,然后笑道:“与哥哥义结金兰让奴家有一哥哥可以依靠自然大善,其实……奴家只不过是犯了官瘾,想跟哥哥要个官当一当。”

    确实!

    李衍自作多情了!

    虽然李衍的表现还能入李师师的眼,可连宋徽宗这个才子皇帝都折服了的李师师,见过太多太多太多优秀的男人了,按照现在人的价值观,李衍这个土匪头子,跟那些“优秀的男人”根本就比不了,试问,短短的一两天时间,李师师怎么可能看上李衍?

    李师师真正想要的其实就是一个头领之职,不,准确一点说,李师师想要的是一个保证——一个生命和今后生活的保证。

    这是一个走投无路的女人用几个时辰想到的自我保护手段。

    李衍有些尴尬!

    李衍听李师师说宝库内的金银珠宝是她的嫁妆,又听李师师说把这些“嫁妆”全都送给李衍,进而想到李师师有可能是看上了自己。

    可真实情况却是,李师师只想要一个头领之职!

    说真的,李衍真不想收一个妓女,哪怕是千古名妓李师师!

    因此,在尴尬的同时,李衍也暗松了一口气,然后道:“我当是何事,原来妹妹是想同我等一块替天行道,这好办,只要妹妹愿意屈居小寨,就让妹妹也坐一把交椅,就负责……”

    “一个歌妓能负责什么?”李衍有些头疼。

    不过这时候又不好太过迟疑,因为这会显得他李衍很没诚意,所以,李衍很快就又道:“就负责协助我管理山寨。”——李衍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安排李师师,于是就先让李师师给自己当个助理、秘书之类的职务。

    李衍这么安排李师师真不是敷衍或是糊弄李师师。

    如果将水泊梁山比作一家公司,携带巨款加盟的李师师,绝对有资格当一个高管,甚至是一个大股东,以现阶段水泊梁山的规模来算,就是当个二三把手,其实都够资格。

    李衍之所以只给了李师师一个助理、秘书之职,真就是因为李衍不知道怎么安排专业太过特殊的李师师!

    李师师并非真想加入李衍他们这伙强人,更不是真想在水泊梁山这个土匪窝里当多大的官,李师师想要的就是一个保证,所以,李师师并没有去争这个负责协助李衍管理山寨的“官”到底有多大的权力,甚至都没问这个“官”到底是干什么的,就道了个万福,道:“那小妹以后就全都靠哥哥照顾了。”

    可能是见惯了奇珍异宝的李师师并不看重她的金银珠宝,她竟然比李衍想象的还干脆——一跟李衍达成共识,李师师就请李衍叫人过来将她的十八口籍子以及她的一些私人物品搬进地道之中,然后将使女叫来,跟使女说,明日晚些过来叫她起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