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七十四章 奴家的嫁妆可还丰富?

第七十四章 奴家的嫁妆可还丰富?

    …

    香雾、祥云,黑龙,攀山涉水、翻山越岭,混铁盘龙棍,九只面牛、一只面虎、一碗琼浆……

    突然间!

    李衍感觉到有人在推自己!

    李衍睁开眼睛,随即就看见了一张倾国倾城的脸!

    一旁轮守的阮小七道:“娘子说有要事找哥哥,俺才同意娘子叫醒哥哥。”

    一同轮守的鲁智深也道:“洒家也同意了。”

    这时,李衍才反应过来,这张倾国倾城脸的主人是李师师。

    李衍坐起,然后问李师师:“不知娘子找我何事?”

    李师师道:“寨主请随奴家来。”

    李衍不解,又问:“去哪?”

    李师师不答反问:“寨主难道怕奴家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

    李衍揉了一把脸,然后道:“娘子还是明说吧,我这个人不喜欢节外生枝。”

    李师师幽怨的看了李衍一眼,然后才道:“奴家想带寨主去看看奴家的宝库。”

    李衍反应了一下,然后试探道:“娘子愿意同我等一块离开?”

    李师师悠悠地说道:“奴家还有旁的选择嘛?”

    李衍有些尴尬!

    不过,李衍很快就神情一正,道:“娘子但请放心,不论娘子有多少宝物,只要我李衍一天不死,那些宝物就永远都属于娘子。”

    李师师没接李衍这话,而是道:“寨主可愿随奴家走一趟?”

    李衍站起身,然后一伸手,道:“娘子请。”

    细心的鲁智深怕李衍出意外到时群龙无首,道:“洒家陪哥哥和娘子走一遭。”

    李衍道:“此最好。”

    李师师并没有反对,还冲鲁智深行了一礼,然后扭动腰肢向门外走去。

    李衍给阮小七递了个眼色,示意阮小七注意孙静别让孙静弄出事端来,然后才和鲁智深跟上了李师师的脚步。

    李师师带着李衍和鲁智深来到了醉杏楼一楼的一间放满书架和书籍的房中,随后将几本书从一个靠墙的书架上拿下来,之后扭动书后面的绷簧,“嘎吱”、“嘎吱”一阵响动过后,书架右移,让出了一个仅供一人通过的铁门。

    李师师从腰间拿出一把钥匙将铁门打开,然后迈步进入其中,再然后顺着一挂向下的楼梯进入一个看不清多大的地下室中。

    鲁智深先李衍一步进入其中,然后站在门口处看了一会,才让开门让李衍进来。

    等鲁智深和李衍下到地下室,李师师已经用火折子将地下室内的蜡烛一一点燃了。

    稍稍适应了一会,李衍就看见宝库内整整齐齐的摆着十七、八口大箱子。

    李师师走到离她最近的一口箱子前,然后将那口箱子打开。

    李衍一看,不由得眼中一热——这口籍子中竟然全都是金子!

    李师师又打开了第二口籍子,还是满满登登的金子!

    第三口,满满登登的金子!

    第四口,满满登登的金子!

    一直到第七口,竟然全都是满满登登的金子!

    不说其它,仅这七大籍金子,就不下一两百万贯!

    而后面的籍子中装得无不是古玩字画奇珍异宝,价格不可估量!

    李衍暗吞了口口水,有些后悔刚刚保证不动李师师的财宝了!

    水泊梁山现在已经有五六千人。

    人吃马嚼的,消耗相当大!

    更何况李衍还养兵,这消耗就更大了!

    还好,水泊梁山还没有大战,否则水泊梁山必然会出现财政危机!

    可以说,不当家不知柴米贵。

    以前有周围那些欺乡霸里的土豪们“接济”水泊梁山还好些。

    可是自从水泊梁山替天行道行动取得显著的效果之后,水泊梁山周边的一众土豪们仿佛全都洗心革面变成了大善人,竟全都乐善好施起来,如此一来,来水泊梁山寻求帮助的人越来越少。

    民不举官不究,连苦主都没有,水泊梁山再去替天行道,便师出无名。

    若是强干,水泊梁山好不容易才经营出来的好名声必然很快就败坏。

    而一些“有骨气”的土豪们,比如祝家庄、顾家庄、李家庄,虽不乐善好施,但却联合在一起,弄出上万人马,让水泊梁山纵然有心也无力去攻打。

    也就是说,水泊梁山的日子开始不好过了,得找新的财路。

    而如果能有李师师的这一大批财物,水泊梁山的压力无疑会减小不少,可以慢慢找新的来钱道。

    可惜!

    李衍之前低估了这第一花魁敛财的能力,把话说满了!

    将最后一口籍子打开后,李师师看着李衍问:“寨主,奴家的嫁妆可还丰富?”

    正在懊恼之中的李衍,敷衍道:“娘子有这么多嫁妆,必能找到一个如意郎君。”

    说话间,李衍随意拿起一卷画展开,随即愕然——这卷画竟然是后世中国十大传世名画之一被誉为“中华第一神品”的《清明上河图》!

    见李衍不接她的话茬还敷衍她,然后盯着一幅破画目瞪口呆,李师师暗恼!

    不过,多年的训练让李师师的真实情绪丝毫都没有表现出来,并笑道:“这卷《清明上河图》是一个姓张的书生送给我的,我见内容丰富、画功了得,便留了下来。”

    李衍小心翼翼的将《清明上河图》卷好,然后放回原处,道:“娘子当好好保管此画,其未来的价值不可估量。”

    李师师笑道:“就是王羲之、张旭、顾恺之的真迹我这里也有几幅,它当不得什么。”

    说话间,李师师就从一个箱子里拿出了一卷画递给李衍。

    李衍展开一看,落款竟然是王羲之!

    仔细一看,还好不是被誉为“天下第一行书”的《兰亭序》,而是《十七帖》。

    李衍心道:“这娘们还真有不少好东西!”

    将《十七帖》卷好还给李师师,李衍道:“娘子但请放心,虽然你的宝物惹人眼热,但我还是那句话,只要有我李衍一日,娘子的这些宝物就永远都属于娘子。”

    李师师随手将《十七帖》放进箱中,然后道:“奴家带寨主来我的宝库,就是想将这些身外之物送给寨主。”

    李衍一听,先是一喜,随即又有些迟疑——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他坑了李师师,李师师还给他钱,不可能没有所求,而一次性就送了几百万贯,其所求绝不会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