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七十三章 要不然娘子同我等一块离开?

第七十三章 要不然娘子同我等一块离开?

    …

    “不知娘子可有送我等离开之法?”

    听了李衍所问,李师师道:“若只是一两人奴家倒是可以试试,可……”

    李衍看了看自己七人,目光又在胖大的鲁智深身上停留了一下,也觉得有些为难李师师了!

    李衍问鲁智深等人:“你等可有办法?”

    竺敬道:“外面那几千官兵若是不撤,咱们恐插翅难逃。”

    阮小七道:“恁地麻烦,让娘子给咱们准备些兵器,咱们杀将出去。”

    陈丽卿赞成道:“对,杀出去!”

    李衍无视这两个没长脑子的家伙,看向颇有智谋的鲁智深,询问:“大师可有办法?”

    鲁智深道:“洒家在大相国寺管菜园时,认识一伙泼皮,为首二人,一个叫做过街老鼠张三,一个叫做青草蛇李四,他们虽然不成气,但很是义气,洒家能逃过高俅那厮追捉,全赖他们通报,若是能联系上他们,或可逃脱。”

    李师师道:“那奴家派使女去找他二人?”

    李衍想了想,道:“不妥,他二人是底层泼皮,娘子高高在上,贸然派人去找,必引起旁人怀疑。”

    鲁智深也知此是正理,然后沉默不语。

    李衍将头转向孙静,问:“孙大人可有教我?”

    孙静道:“救七人之法无,救陈小娘子主仆之法却有。”

    李衍暗中摇头,“这孙静还真不容易死心,都这个时候了,竟还想着挑拨离间。”

    孙静继续道:“陈小娘子主仆只需扮作娘子的使女随娘子去上香,绝无一人敢拦下问询。”

    没等李衍说话,颇讲义气的陈丽卿,就道:“我可不会干独自逃跑之事,况且我若是折了李衍,如何与阿秀交代!”

    李衍看着孙静道:“孙大人这是笃定我等逃不脱了?”

    孙静迎着李衍的目光,道:“除非李寨主能带着小可等人上天入地,否则……”

    李衍脑中灵光一现,然后微笑道:“我若是能带着你们逃脱,孙大人又当如何?”

    孙静盯着李衍看了一会,然后道:“看来李寨主是想到了逃脱之法。”

    李衍承认道:“孙大人真是无趣,我还想以此来折服孙大人。”

    孙静没接李衍招揽的话茬,而是道:“小可真的很好奇寨主如何带小可等人离开?”

    李衍笑道:“还是孙大人提醒的我。”

    孙静想了想,不是很肯定道:“上天入地?”

    李衍点点头,然后看向李师师,道:“娘子这里有条地道,我说的可对?”

    李师师一惊!

    过了好一会,李师师才不答反问道:“李寨主为何会有此一说?”

    相传:

    宋徽宗喜爱李师师,但他却不能将李师师接到宫中,因为他是皇帝,是大宋的最高统治者,是封建统治阶级的代言人。他前有满朝文武,后有六宫妃嫔,上有七庙列宗,下有皇子王孙,他不可能去挑战封建的规律,便是有心也无力。

    可宋徽宗又实在是爱煞了李师师。

    于是,宋徽宗时不时的就瞒过后宫嫔妃,溜出去与李师师幽会。

    因为这样躲躲闪闪的终归不便,于是宋徽宗的心腹太监张迪献了一计:秘密挖一地道通向李师师所住的醉杏楼,如此不易为外人察觉圣上的行径,也可保圣上的安全。于是,一条直接通到了李师师的醉杏楼的地道在无人知晓的情况下挖成,在那之后宋徽宗便常常从地道里走过去与李师师幽会。

    见李师师没否认,李衍心下一松!

    李衍冲李师师一拜在地,道:“求娘子救我等性命!”

    李师师真的很想知道李衍是怎么知道这条地道的,要知道这条地道可是刚刚才建成不足一个月,而且为了保证这条地道不被外人知道,也可以说是为了保证宋徽宗的生命安全,那些挖建地道的人全都被张迪派人坑杀了,也就是说,只有寥寥可数的几个人知道这条地道的存在,而知道这条地道的人,可以说全都是宋徽宗的心腹,并且全都懂祸从口出,应该没有人敢泄露这条地道,况且这条地道挖建成的时间真是太短了,短到宋徽宗也只不过才走过一次而已!

    沉默了许久,李师师才道:“它是通往皇宫的,并不能帮到你们。”

    听见李师师承认她这有条地道,所有人,包括孙静,全都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李衍——他们也跟李师师一样,想知道李衍是怎么知道这条地道的!

    而这其中只有陈丽卿敢问李衍,“你是如何得知此地有地道的?”

    李衍顺嘴胡诌道:“是昨夜九天玄女娘娘于梦中告诉我的,不过一时被我忘了,刚刚孙大人说上天入地,我才想起。”

    李衍以为自己只是胡诌了一个冷笑话,可他没想到,其他人听完,全都大吃一惊,紧接着众人看李衍的目光似不同于之前,包括面粗心细的鲁智深,包括见多识广的李师师,包括神经大条的陈丽卿,也包括浑身是计的孙静,而阮小七和竺敬则兴奋不已!

    见到众人的表现,李衍突然想到:“也许我该找个懂得装神弄鬼的家伙来帮我维护统治。”

    暂时压下这个念头,李衍又道:“大家白天轮番休息,晚上咱们就从地道离开。”

    李师师长了长嘴。

    李衍打断李师师道:“我等不必走到地道的另一端,只需从中找一合适之地挖开,便能逃脱……谢过娘子的救命之恩。”

    李师师咬了咬下唇,随即眼中开始泛红!

    见此,心中有愧的李衍,下意识的将目光移向别处!

    不错!

    李衍他们这些人是可以从这条地道逃脱性命!

    可这却极有可能会害了李师师的性命!

    李衍他们从地道的某一段破开逃脱,绝不可能一点蛛丝马迹都不留下,进而很可能会被宋徽宗或者是宋徽宗的亲信发现,然后查到李师师的头上。到那时,哪怕宋徽宗再喜欢李师师,恐怕李师师也难以逃脱性命。因为李师师在暴露出这条地道的同时,其实也是将宋徽宗的性命交了出去,此事太过严重,哪个皇帝能忍?

    退一步说,就算昏庸的宋徽宗能忍,宋徽宗周围的人也绝不可能忍——他们都是靠着宋徽宗才能够富贵,宋徽宗若是有个好歹,他们轻则富贵到头,重则连命都将没了,君不见六贼最后的下场?因此,哪怕宋徽宗有心放过李师师,宋徽宗周围的人也一定会想方设法让宋徽宗处死李师师。

    所以,李衍等人若是从这条地道逃走,李师师很可能逃不过一条白绫或是一杯毒酒!

    迟疑了一会,到底不是铁石心肠的李衍,道:“要不然……娘子同我等一块离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