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七十二章 大姨姐

第七十二章 大姨姐

    …

    正月十五,清晨。

    醉杏楼,李师师的卧房外。

    李师师的使女轻声道:“娘子,天晓,好起了?”

    房内沉静了好一会,李师师慵懒的声音才传出来:“起了,准备洗漱事物吧,再备桌酒席。”

    使女应道:“诺。”

    李师师又道:“外面怎么回事,吵了我一夜。”

    使女道:“昨夜高太尉螟蛉之子高衙内遭人刺杀,有人见到那些刺杀高衙内的贼人逃到了咱们街上,然后不知所踪,所以从昨夜开始官兵就在咱们街上挨家挨户搜捕那些贼人。”

    李师师问:“得搜几日?咱家来过了吗?”

    使女道:“有娘子在,谁敢搜咱家……搜几日,奴婢不知,但奴婢听大娘说,咱们街上加派了几千官兵,看来不搜到那伙贼人,高太尉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李师师道:“这京师又不是他高太尉的,岂容他这么胡来。”

    使女试探道:“要不我拿娘子的名刺找一下高太尉?”

    李师师“想了想”,道:“我没必要做这个恶人,且等两日再做计较,嗯……知道行刺之人是谁么?”

    使女道:“其中一人是个和尚,曾在大相国寺挂单,法号智深,另外还有两个女贼,是一对主仆,主人叫陈丽卿,绰号女飞卫,仆人叫翠儿,陈丽卿之父乃是本处的南营提辖陈希真……”

    “砰!”

    “啪!”

    “唔唔!”

    李师师的房内突然传出了一些怪声!

    使女听到后关心道:“娘子,你怎么了?”

    李师师道:“不小心打翻了衣架刮倒了花盆。”

    使女问:“用奴婢收拾吗?”

    李师师压低声音道:“贵人还未起。”

    使女了然,道:“那奴婢晚些再来收拾。”

    房内静了一小会,李师师又道:“刺杀高衙内的怎么还有女子?”

    使女道:“怕是高衙内又犯了好色的老病。”

    李师师问:“既知道是谁,为何不去抓,反倒在咱们街上搜个没完?”

    使女道:“怎么没去,可惜被那陈希真逃了,听说还被那陈希真杀了十几个官兵。”

    李师师道:“知道是谁都抓不住……让他们离我这醉杏楼远些。”

    使女应道:“我这就去说。”

    ……

    使女走远。

    陈丽卿挣开抱着她捂住她嘴的李衍,娇红着脸道:“你若再敢对我无理,我必杀你!”

    李衍仿佛没听到陈丽卿的话一般,一边上下打量着陈丽卿、一边心道:“原来是俏李逵,我说怎么这般嗜杀。”

    见李衍不理她还盯着她看,陈丽卿的脸更红,道:“再看,我就将你的双眼剜下!”

    李衍笑说:“你可以试试。”

    陈丽卿听言,竟真提起双拳向李衍攻来!

    如果陈丽卿有兵器在手,李衍也许还会惧她三分。

    没有兵器,连武松、林冲、鲁智深都不是他李衍的对手,更何况一个小小的陈丽卿?

    而且,陈丽卿最大的优势神力在李衍这里也毫无作用。

    可以说,陈丽卿被李衍克得死死的!

    因此,连十合都没到,陈丽卿就又被李衍擒下!

    陈丽卿拼命的挣扎,却丝毫都不能挣开李衍!

    等陈丽卿不再挣扎,李衍才道:“你若是不再跟我动手,我就放了你。”

    陈丽卿将头往边上一扭,道:“随你!”

    陈丽卿将皮球踢给李衍,李衍反倒是有些为难——不放陈丽卿吧,鲁智深等人都在一旁看着,影响自己的形象,放了陈丽卿吧,陈丽卿又会没完没了,太过麻烦,一不小心,还会引出事端,进而惊动官兵!

    眼珠微微动了动,李衍道:“我刚才看你,并不是要轻薄于你,实是诧异你我乃是亲戚。”

    说话间,李衍将陈丽卿放开了。

    听李衍说两人是亲戚,陈丽卿没再跟李衍动手,而是道:“休要胡说,我与你是亲戚,我怎会不知!”

    李衍道:“我且问你,你是否有个姨夫姓刘名广?”

    陈丽卿奇道:“你怎知我姨夫名讳?”

    李衍道:“你姨夫家有一女,名慧娘,小名阿秀,可对?”

    陈丽卿更加诧异不已,道:“你竟然连我表妹的小名都知!”

    李衍道:“有甚么好奇怪,你表妹阿秀是我娘子,你是我的大姨姐。”

    陈丽卿一脸难以置信道:“你娶了阿秀表妹?”——说这话的同时,陈丽卿心中竟没来由的有些不舒服!

    李衍笑道:“七八个月后,你就要做姨娘了。”

    陈丽卿有些悻悻又有些好奇,道:“你们何时定的亲,为何不告知我家。”

    李衍当然不能说“我强娶了你表妹”,而是说:“去岁完的婚,至于为何没告知你家,我却不知。”

    知道两人是亲戚,陈丽卿有些不自在,道:“既是亲戚,我就不再计较之前的事了,你以后对我……”

    毕竟是未出阁的黄花大闺女,所以,再怎么神经大条,有些话也是难以说出口的。

    李师师看出了这一点,出言打圆场道:“李寨主,陈家妹妹,你们且先收一收声,我那使女就快走席了。”

    ……

    使女带人上了一桌上好的酒席放在外室,然后告辞离开。

    等使女等人离开醉杏楼,众人齐动手将酒席搬入李师师的卧房中替换掉昨夜的残席,然后开始食用早饭。

    李师师看了被随意摆放在一旁的残席一眼,然后冲李衍道个万福,道:“非是奴家不留几位,实是我一人食不了这许多,咱们只进不出,不需一两日,就会引起怀疑,且……官家偶尔也会来奴家这里,所以几位最好早作打算。”

    李衍心知,李师师所言不假!

    不同于一两个人好藏、好掩饰,他们可是七人,而且其中还有鲁智深、陈丽卿、自己这三个大饭量之人,竺敬和阮小七的饭量也不小,若是不能尽早离去,仅从吃上都会被人查觉到。

    再者,万一哪天宋徽宗过来,谁能阻拦?谁又敢阻拦?

    而街上有几千官兵。

    一旦露出马脚,他们必然是插翅难逃。

    李衍冲李师师行了一礼,道:“不知娘子可有送我等离开之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