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七十一章 天使相貌的女魔头

第七十一章 天使相貌的女魔头

    …

    说女子的相貌姿色不输李师师,好理解,说女子的气质也不输李师师,难道女子也像李师师一样优雅?

    当然不是,女子的气质是另一种极端——天真烂漫,神经大条。

    再加上女子那凶残的本性,妥妥的一个女魔头——天使相貌的女魔头。

    李衍问吃的小嘴油乎乎的女子:“还未请教小娘子姓名?”

    女子一边嚼着鸡肉、一边道:“登徒子!等此间事了,再与你清算!”

    鲁智深对女子道:“小娘子休要不识好歹,大官人是因为救你性命才抱得你,怎能找他算账。”

    孙静笑道:“非也非也,性命是小,名节为大,况且……”

    李衍悠悠地说道:“孙大人,我如果是你,就不干这挑拨离间之事!”

    孙静淡淡一笑,道:“抱歉,小可忘了现在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李衍微笑道:“孙大人休要试探,孙大人“孙刺猬”之名我亦听说过,只要孙大人老实配合,必有孙大人发挥才能之日。”——这孙静极有机谋,浑身是计,又深晓兵法。深得高俅喜爱,甚至作到了推官之职,不过不知为何,却不去就任,只在高府中度日,为高俅出谋划策。

    孙静眼睛微微一眯,道:“李寨主好见识。”

    李衍笑说:“不及孙大人,竟一口就猜到我的身份。”

    孙静道:“并不难猜,草莽之中亦不乏英雄,像江南方腊、淮西王庆、河北田虎以及李寨主你,况且你这位兄弟之前已经自报过家门了。”

    李衍瞪了猪队友阮小七一眼,然后转过头看着孙静道:“幸亏把孙大人请过来了,否则用不了三两个月,朝廷的大军就该蹬我水泊梁山的门了。”

    孙静道:“太尉那里可不只我孙静一人能将石碣村与李寨主和水泊梁山联系到一起。”

    李衍不在意道:“没有孙大人这个有心人,他们能否记住我兄弟的狂话都尚未可知,就算记住,又有几人能知道小小的石碣村就在梁山泊边上,等他们查到,少说也要过去一年半载。”

    孙静道:“一年半载以后李寨主就能抵抗天兵围剿?”

    李衍道:“孙大人休要为此事操心,我自有应对之法,当务之急,孙大人还是想想有哪些家人该取去咱们梁山泊。”

    高衙内此次不死也废了,孙静作为总指挥,很难不被高俅父子记恨,兴许会迁怒于孙静的家人也不一定。

    因此,听了李衍之言,孙静的脸顿时就变得阴沉不定!

    见李衍和孙静的话说完,鲁智深冲李衍一拜,道:“原来是李寨主,洒家说怎恁地仗义。”

    李衍道:“大师休要客气,你我并不是外人。”

    鲁智深问:“此话怎讲?”

    李衍道:“林冲兄弟现在就在我处,来此之前,林冲兄弟特意交代于我,让我找找大师,他言,大师为救他,必受连累,希望大师一同去我处歇马,大秤分金银,大碗吃酒肉,同替天行道。”

    其实,林冲并没有提起鲁智深。

    李衍之所以说林冲说过这话,有两层意思:一是帮林冲维护与鲁智深之间的交情,二是借此为由招揽鲁智深。

    说现如今的鲁智深是丧家之犬,有些夸张,但说现如今的鲁智深无家可归,却丝毫不为过。

    如果没有李衍,这个阶段的鲁智深就将流落于江湖,过着居无定所的生活,直到半年以后杨志丢了生辰纲,两个无家可归的人在操刀鬼曹正的帮助下夺下二龙山,才算是有了一个落脚之地。

    再有,李衍在江湖上有大好的名声,在此之前李衍又救过他一命。

    而且水泊梁山上还有林冲那个相熟之人在。

    最重要的是,水泊梁山的所作所为还很对他脾气,

    因此,一向干脆的鲁智深直接抱拳道:“如蒙哥哥不弃,洒家愿与哥哥去做那大快人心之事!”

    李衍回礼道:“必不负大师!”

    随后,李衍为鲁智深引荐阮小七和竺敬,道:“他二人亦是咱们山寨的头领,这个没头脑的,是我的亲随,叫阮小七,江湖上都叫他做活阎罗,那个是竺敬。”

    阉了高衙内的阮小七非常对鲁智深的脾气,鲁智深先冲阮小七道:“兄弟刚刚割高衙内那一刀,足可排进洒家生平前三快事,共饮一碗!”

    阮小七跟鲁智深碰了一碗,然后一饮而尽,道:“哥哥时常提起大师,说大师乃是这世间为数不多的真豪杰,听得俺耳朵都快长茧子,恨不能早见,一睹大师风采,不想这么快就得偿所愿!”

    竺敬也举起酒碗,道:“来的路上哥哥多番说起大师英雄,我嘴上不说,心里却是有些不服气的,不想大师竟能打得八十万禁军都教头无有还手之力,兄弟佩服。”

    见阮小七和竺敬都说李衍很推崇他,鲁智深越发的觉得自己的运气来了,不仅碰到了一伙对脾气的人,还碰到了一个懂他的人!

    不过鲁智深并不是一个喜欢自吹自擂的人,而且李衍到底推不推崇他,他还得亲眼见识,才能最终断定,因此,鲁智深并没有接李衍推崇他这个话题,而是道:“唉~那周昂分明是想游斗拖延时间,并非没有还手之力,算不得我之功。”

    竺敬道:“大师休要谦虚,那周昂如果敌得过大师,怎会选择游斗?”

    鲁智深听言,道:“我纵然能胜那周昂,也未必敌得过丘岳,还是哥哥武艺好,竟打得那丘岳抱头鼠窜。”

    李衍谦虚道:“我是偷袭在先,否则也就五五之数。”

    说话间,李衍也拿起酒碗,几人开始推杯换盏,好不痛快!

    而那女子,应真是饿坏了,竟不停的往口中塞东西,如果放在后世,妥妥的就是一个小吃货。

    孙静则从刚刚闭嘴开始就一直自顾自的喝着闷酒,任谁都能看出,他满腹的心事。

    李师师观察了一阵,开始帮忙调动气氛,以期给她自己的生命安全找个保证。

    慢慢的,李衍等人就发觉到了李师师的不同。

    不同于现在的绝大多数女人,李师师懂得非常多,天南海北似乎都能说上一些,甚至就连江湖上的趣事,李师师也能说上一些,而且说得头头是道,最难得的是,李师师的节奏把握得非常好,既展示出了她的博学,又不给人炫耀之感。

    李师师很配合,李衍也没必要恶了李师师,而且李衍对李师师这个千古名妓多少有些好奇,就跟李师师闲聊了一会。

    不聊不要紧,一聊,李师师非常吃惊!

    这些年来,李师师迎来送往了无数人,其中不乏当世最顶尖的大学士,可即便是那些最顶尖的大学士都没有李衍懂得多,很多时候,甚至见多识广的李师师都只有听的份,这在以前可是从来没有过的!

    如此一来,李师师不禁对李衍这个土匪头子生出了一丝好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