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六十九章 遍看颍川花,不似师师好

第六十九章 遍看颍川花,不似师师好

    …

    靖康之耻。

    金兀术攻下东京汴梁掠走徽钦二帝,李若水也被金兵掠去跟随徽钦二帝。

    金兀术的爹地完颜阿骨打,拿徽钦二帝取乐,筑了一个高台,用干柴点燃把高台?烧热,让徽钦二帝脱去鞋袜站在高台子上。

    高台已被烧红,徽钦二帝哪能受得了?便在台上跳来跳去,好像猴子。

    完颜阿骨打哈哈大笑。

    李若水见状拼命爬上高台把徽钦二帝抱起跳下高台,并大骂完颜阿骨打!

    完颜阿骨打大怒把李若水的舌头割下。

    李若水趁人不备拼命冲到完颜阿骨打身边抱住完颜阿骨打的头把完颜阿骨打的耳朵咬了下来,然后被乱刀砍死。

    大宋的第一忠臣——李若水。

    早年听过评书《说岳全传》的李衍,对李若水的印象太深了,甚至还在懵懂无知年华为李若水落过泪。

    因此,一听李若水自报名号,李衍下意识的就向李若水看去,只见:

    二十出头的年纪,戴一顶抹眉梁头巾,穿一领青沿边麻布宽衫,腰系一条茶褐銮带,生得堂堂正正。

    不知为什么,李衍有些怵李若水,加上李若水又“教唆”那些官兵捉拿李衍等人,李衍心下一紧,随即就拿高衙内当锤去砸胆敢挡自己前面的人。

    李衍其实是多虑了。

    一个太学弟子哪能跟位高权重的高太尉相比?除了个别脑子不太好使的,没有谁听李若水的来拦李衍等人。

    不过因为李衍将高衙内当锤抡,加上之前高衙内受伤又受惊吓,竟然不知是昏了还是死了。

    恰巧,丘岳、周昂、胡春、程子明也追了上来。

    李衍没怎么想,就用尽全力将高衙内扔向丘岳四人,吓得丘岳四人赶紧去接高衙内,无暇来追他们。

    而李衍则趁着这个机会带着鲁智深等人没命的向出口跑去!

    爆竹连响,灯火如龙。

    按照宋朝惯例,正月十三城中便要上灯,正月十七下,一共燃灯五日,城内舞龙舞狮,夙夜不眠。

    正是因为如此,街市间灯火辉煌,人群来往,各种喧闹的声音络绎不绝,以至于,几人没跑出去多远,就被人群给截住了。

    李衍大急!

    只能一边蛮横的拨开人群一边往前冲!

    奈何!

    数十米宽的街道几近摩肩接踵水泄不通!

    因此,尽管李衍已经很粗暴了,可行进的速度依旧不快!

    而后边追击的官兵则越来越近,听那声势,绝不止一两百!

    李衍心急如焚!

    这时,一个女声在李衍身后响起:“让开!”

    言毕,也不等李衍同意,女子就冲到了李衍前面,然后把胆敢挡在她前面的人一把一个提开扔出去,好似丢草把儿一般!

    “啊!”

    “阿也!”

    “放我下……啊!”

    “……”

    一个个人影哭喊着飞起,又纷纷砸向无辜的人群,推倒倾翻的,更是不计其数,呐喊声则化为波纹朝四周霎然推开,霎时间就分开一条去路!

    见此,李衍暗道:“惭愧!”——可不是惭愧嘛,这都到了生死存亡之际,竟然还妇人之仁,他李衍理应检讨!

    女子一马当先带着李衍等人冲出了人群,那些官兵则被复又聚起的人群挡在了身后。

    女子带着李衍等人走街窜巷不知跑了多久,众人来到了一个死胡同。

    见已无前路,李衍上前道:“小娘子,你这是准备带我等去哪?”

    女子道:“我哪知去哪?”

    “呃……”

    李衍愕然道:“你不知道路,竟还带着我等乱跑?”

    女子理直气壮道:“若无我带路,你等能逃得出?”

    李衍听之觉得有理,便很郑重冲女子行了一礼,道:“谢过小娘子的救命之恩!”

    李衍如此郑重反倒是令女子有些不好意思,道:“无……无妨。”

    这时,鲁智深上前,道:“洒家倒是有些留意,咱们应是没跑出太远,尽早找个地方躲避最好。”

    李衍问:“去哪躲避?”

    不怪李衍有此一问,实在是他对东京汴梁太不熟悉了。

    没等鲁智深说话,女子就一指旁边的院墙,道:“这家如何?”

    ……

    大宋的经济水平很高,社会风气又远比从前自由开放,再加上摊上一个极其喜爱歌词诗赋与玩乐的皇帝,再再加上词人们本就喜欢用艳词来品评妓女们的才貌,久而久之,经验愈加丰富的文人骚客们,便开始对比起了各家的各个妓女的优劣高下,谓之“评花榜”,也就是所谓的选花魁。

    这花魁并不是说是个妓女就能参选,这里不单单指那些不够资格的,一些天后巨星级别的妓女,或久饮香名,或早树艳帜,或身份自高,也不许参选,也就是说,这些风月佳人因为段位太高、名声太大,已经光耀大宋,名垂芳史,再参加评选就是日月与萤火争辉、欺负新人了。

    而李师师就是这种情况。

    李师师原本不姓李,乃东京城里一个叫王寅的染布匠的女儿。

    她母亲刚生下她,便去世了,王寅用豆浆代替奶水喂她,竟使她活了下来。

    王寅为了让她平安长大,按照当地的习俗,送她到庙里举行舍身入寺庙的仪式,因为做活佛弟子的在风俗习惯上都被称呼为“师”,王寅便给她取名叫作“师师”。

    师师四岁的时候,王寅因为为朝廷染布延期入狱,后来死掉了,师师也就成了一个孤儿,幸被矾楼的李婆婆收养,从此她便在矾楼里住下来,也改姓李,叫李师师。

    等她长大,不仅模样儿长得美丽,技艺也出众,声名渐渐地越来越响,后来渐渐成为东京城里有名的艺伎。

    不过令她名声大噪的却是著名大学士秦少游的一首诗——远山眉黛长,细柳腰肢袅。妆罢立春风,一笑千金少。归去凤城时,说与青楼道。遍看颍川花,不似师师好。

    而令她的名字响彻古今的却是,她于几年前被大宋此时最高的统治者宋徽宗看上了。

    现如今她虽然才只有二十二岁,可是已经达到了一个从事娱乐业的女人所能达到的最高高度,是公认的天下第一魁,根本不需要别人来评选,也没有人有这个资格。

    今天她之所以还来参加“选花魁”这个大型选秀活动,是因为这个活动的主要举办方是矾楼,而她再怎么说也是矾楼的人,自然得露上一面,这样大家的面上才最好看。

    当然,只是一面,她虽然是一名可以抛头露面的歌妓,但她官家女人的身份却不允许她跟其她歌妓一样随意抛头露面。

    所以,活动一正式开始,她就离席返回了她的鸟笼——醉杏楼。

    ……

    ……

    ps:孩子要报名少年宫,得提前一天排队,晚上还得通宵排一宿,实在是没时间码第二章了,所以今天只有一章,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