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六十八章 李若水

第六十八章 李若水

    …

    “咱们怎么办?”

    听见鲁智深询问,李衍眼珠微微动了动,然后突然一指孙静,以命令的口吻道:“你过来!”

    孙静眼睛微微一眯,然后似笑非笑道:“好汉说笑了,孙静哪有自投罗网之理?”

    李衍看着孙静淡淡的说道:“扯掉高衙内的一只耳朵!”

    阮小七听言,二话不说就去扯高衙内的耳朵!

    不过就在这时,一个女声突然道:“让我来!”

    话音一落,不知何时来到李衍等人身边的女子,三步并做两步冲到了高衙内身边,然后一把就将高衙内的耳朵给扯了下来,随即道:“你这不生眼的贼畜生,你道倚着你老子的势要怎么便怎么,撞在我手里,连你爹高俅都剁作肉酱!”

    看了一眼手中血淋林的耳朵,女子随手扔到了孙静等人身前,道:“恶心死了!”

    孙静等人真没想到李衍竟然敢下扯掉高衙内耳朵的命令,更没想到,本该柔柔弱弱的女子,竟如此狠辣!

    李衍也惊讶于女子的狠辣,不过此时并不是计较这事的时候,李衍看着孙静道:“你过来,你方如果胜了,你也许能够免责,甚至还有可能继续受到高俅的重用,你不过来……”,说到这,李衍用大拇指一指一手捂着裆、一手捂着耳朵的高衙内,然后继续道:“你猜你会有甚么下场?”

    孙静心里一苦!

    极有机谋的他怎么可能想不到,哪怕他能抓住李衍他们救下高衙内,作为此事总指挥的他也逃不过高俅的责罚,就算侥幸逃过高俅的责罚,高衙内也会生吃了他,总之,他是不可能有好下场的。

    而正像李衍所说的那样,如果他肯过去一同当人质,兴许还能博个同情分,甚至是翻盘。

    所以,迟疑了一下,孙静压低声音对丘岳等人道:“拖延时间!”,然后就开始整理衣服,做准备赴死状。

    李衍悠悠地说道:“将高衙内的鼻子割掉!”

    孙静忙道:“慢!”

    言毕,不敢再磨磨蹭蹭了的孙静,赶紧向李衍他们那边走去——孙静真怕,因为他磨磨蹭蹭,李衍再将高衙内的鼻子割了,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他可就一点翻盘的机会都没有了!

    一到李衍他们这边,孙静就欲开口!

    可惜!

    李衍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李衍对竺敬道:“他若是敢开口,就直接杀了他,不用再问我!”

    竺敬听言,将孙静扯到身前,然后单手抓住孙静的脖子,大有孙静要是敢开口直接就捏断孙静脖子之意!

    李衍随后道:“咱们走!”

    言毕,李衍就大踏步的向着丘岳、周昂、胡春、程子明挡着的门口走去!

    阮小七和竺敬见状,毫不犹豫的就一个押着高衙内、一个押着孙静跟上李衍!

    鲁智深亦是跟上李衍,而且,为了防止丘岳等人上来抢高衙内,细心的鲁智深还护在阮小七身边。

    女子犹豫了一番,才同她的使女跟上李衍等人的脚步。

    李衍边走边道:“我再走七步,他们如果不把门让开,就将高衙内和孙静宰了,到时候,我等就是死了,也有人与我等陪葬。”

    说话间,李衍就已经走出了四步,然后道:“还有三步。”

    而“还有三步”这四个字一说完,其实就只剩两步了。

    丘岳、周昂、胡春、程子明全都大急,不知如何是好!

    四人相互看了看,同问:“怎么办?”

    后来他们甚至寄希望于被竺敬捏在手中的孙静,希望孙静能给他们点提示!

    可惜!

    现在的孙静自顾尚且不暇,哪敢提示他们?

    这就是李衍将孙静弄到手上的主要原因。

    丘岳、周昂、胡春、程子明都是武艺高强之辈,在任何势力都可当大将,但他们四个却有个共病——少谋寡断。

    加上四人又互不统属没有主次之分。

    所以,将总指挥孙静从对面拿掉,令他们群龙无首,他们立即就变成了一盘散沙,不足为惧,毫不夸张的说,如若再战,他们那边的胜算至少降低一半!

    就在离李衍所说的七步只剩一步时,程子明的大眼珠子动了动,暗道:“这伙人出手狠辣,我若是不让开道路,衙内必定横死,届时太尉必定迁怒于我,说不得会为衙内陪葬……绝不能让衙内因我而死!”,随即连忙退到了一边。

    四人的头脑反应虽然慢了点,但是腿脚快啊,见程子明带头让开道路,丘岳、周昂、胡春全都在李衍迈出最后一步之前将门口让了出来。

    见此,李衍继续大踏步的向门口走去,仿佛毫不在意丘岳等人暴起偷袭!

    看着步伐稳健的李衍,孙静暗道:“此人谋略如何尚不可知,但对人心的了解却是登峰造极,且胆大包天!”

    众人刚出茶坊,那些迟迟不来的官兵,却偏偏又赶来了,并且还堵住了李衍等人前行的道路!

    好在!

    官兵只有一都!

    否则,李衍他们可就一点活路都没有了!

    李衍当机立断,一把从阮小七手中抓过高衙内,然后将高衙内顶在自己身面,道:“随我冲!”

    言毕,李衍就一马当先向着那都官兵冲去!

    边冲,李衍边喊:“高太尉之子在此,谁敢上前!”

    丘岳、周昂、胡春、程子明也在后面大喊:

    “住手,勿伤衙内!”

    “休要放箭,那人手中的乃是高衙内,高太尉螟蛉之子,若是误伤了衙内,高太尉那里定要你等好看!”

    “我乃东城兵马司总管程子明,我命令你等不得伤害衙内!”

    “……”

    那些准备用弓弩射杀李衍等人的官兵,一听李衍和丘岳等人之言,立即变得不知所措,进而错过了射杀李衍等人的机会。

    如果事情照着这样发展下去,李衍等人必能轻而易举的冲出去!

    可就在李衍等人即将冲出一众官兵的包围之际,一个声音突然响起:“我乃太学弟子李若水,你等若是纵容大闹京师之贼逍遥离去,我必参劾你等,叫官家治你等玩忽职守之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