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六十五章 小娘子

第六十五章 小娘子

    …

    任何一个时代,人们在酒足饭饱之后都离不开对娱乐的追求,更何况,东京汴梁乃是大宋的首都,在位的皇帝又是最爱玩乐的宋徽宗。

    所以,一年一度的花魁选拔大赛也就成了开封府男人们的一桩盛事。

    此等盛事,花花太岁高衙内如何能错过,哪怕他久“病”缠身。

    一众闲汉簇拥着高衙内走进茶坊后。

    见高衙内四下找看妙龄女娘,一闲汉凑上前,问:“衙内可有中意的好女娘?”

    高衙内悻悻道:“皆是庸脂俗粉,无一人可比林家大嫂!”

    那闲汉说:“是极,林娘子雪肤滑嫩,纤腰盈盈,玲珑浮凸,哪是她们可比的。”

    听闲汉说起林娘子的好处,高衙内不无怨念道:“你说她怎么就忍心拒绝于我,只要她肯跟欢好,我情愿纳她为妾。”

    那闲汉道:“都怪陆谦和富安办事不利,他们若是杀了林冲,林娘子定会绝了念想,任由衙内揉圆捏扁。”

    高衙内一听,也是愤愤不已,道:“早知当初让你去办这事了,也不用生出恁地多变故!”

    那闲汉道:“此事已经过去……衙内,陆谦和富安家娘子的床笫功夫可好?”

    高衙内道:“尚可,过几日让你等也试试。”

    “嘿嘿嘿……”

    “谢谢衙内赏赐!”

    “衙内真乃大雅之人!”

    “……”

    恰在此时,茶博士不开眼上前点头哈腰道:“衙内,喝壶甚么好茶,算小人孝敬衙内!”

    茶博士打断一众闲汉对高衙内的恭维,令高衙内很不爽,道:“我差你几个茶钱?要你请!”

    实话实说,高衙内也就是随口说这么一句。

    可是却架不住想溜须高衙内的闲汉过度解读!

    “啪!”

    一个闲汉给了茶博士一巴掌,啐道:“你个狗东西,也想请我家衙内吃茶!”

    经这个闲汉一提醒,其他闲汉也都反应过来,纷纷冲上前去,然后围着茶博士就一顿拳打脚踹!

    高衙内见之,笑笑,并未理会。

    见到这一幕,阮小七就想起身去教训教训这伙横行霸道之人,不过却被李衍一按肩头给按了回去!

    阮小七压低声音道:“让俺去戳死他,也好解了林冲兄弟娘子之危,为林冲兄弟报仇!”

    李衍示意阮小七看门口那两个始终没动的人,道:“那二人怕是高手。”

    阮小七看去,就见,他二人中的一人膀阔腰细耳大面方,另一人豹头环眼黄发虎须,确是不凡。

    阮小七也知道他在陆地上的三脚猫功夫在高手面前不太灵,最终只能悻悻的坐好,然后看着那些耀武扬威的闲汉咬牙切齿!

    阮小七能忍下,有一人却忍不下!

    一个清脆的声音呵道:“恶贼,官家脚下竟也敢恁地逞凶!”

    李衍看去,只见一个女子,背后随着一个清秀使女,那女子系一条湖色百折罗裙,上面盖着一件猩红湖绉袄子,窄窄袖儿,露出雪藕也似的手腕,下身一条绣菊花长裤,足下一对绣花鞋,身材高挑儿婀娜。

    可惜!

    那女子打扮俊俏,却用青纱蒙着脸,看不见真容,让人浮想联翩!

    女子是一个暴躁性子,说话间,已来到一众闲汉身前,然后伸手便打!

    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女子好武艺,十来个闲汉竟被她三拳五脚就全都放倒了,然后女子径直来到高衙内身前。

    让人很费解的是,面对那气势汹汹的女子,高衙内竟然丝毫不惧,还一脸猪哥像打量于她!

    女子羞恼,三脚两步上前,提拳便要打高衙内!

    就在这时,那豹头环眼黄发虎须大汉迎了上来,一拳击向女子。

    女子并不畏惧,竟与大汉硬碰硬的对了一拳!

    让所有人包括李衍在内目瞪口呆的一幕出现——看似弱不经风的女子竟然一拳就将大汉击退!

    竺敬难以置信道:“这小娘子好大的力气!”

    此时对于未婚年轻女子的正式称呼恰恰是在后世听来有些不正经和调戏味道的“小娘子”,因此竺敬并没有调戏女子的意思。

    女子稳了一下身体,复又像高衙内冲去,看样子,不打高衙内几拳,她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豹头大汉退了四步,才稳住身子,随即有些难以置信,紧接着恼羞成怒,然后提拳又来迎战女子!

    心知这女子力大,不可力敌,豹头大汉放弃其最擅长的大开大合,改跟女子游斗起来。

    女子到底年轻,武艺虽然不错,但却不是真正的高手的对手,而大汉就是少有的真高手之一,因此,斗了二三十合后,女子渐渐不敌。

    见女子不敌,高衙内大喜,道:“休要伤了我的心肝,需得将她好好的擒下,我自有赏!”

    如果高衙内不说这话,以大汉的手段,最多四五十合,就能拿下女子。

    可有高衙内此言掣肘,豹头大汉十分本事只能使出八分,如此一来,再想击败武艺不错又力大无穷的女子,可就有些困难了。

    见豹头大汉“不济事”,连个小娘子都拿不下,高衙内不喜,冲膀阔腰细耳大面方大汉喊道:“胡虞候,还不与我擒下那小娘子!”

    方脸大汉听言,只能上前与豹头大汉夹击那女子!

    那女子对豹头大汉一人都尚且胜不过,如何能胜得过两人夹击?

    若不是高衙内有言在先,那女子不出三五合就得被这两个高手击败。

    阮小七见状压低声音道:“哥哥去救救那小娘子吧。”

    老实说,李衍并不想招惹这场是非,因为他在东京汴梁还有不少事要做,万一被官府张榜通缉,那就会凭空带来不少麻烦。

    可此时若是不出手,李衍努力经营的人设有可能就会崩塌,那样后果更为严重。

    所以,李衍对竺敬道:“你去迎战那个豹头大汉,我解决掉方脸大汉就去帮你。”

    竺敬应道:“是,哥哥!”,然后就欲冲出去!

    可就在这时,变故突起——一个粗犷豪迈的声音突然响起:“堂堂金毛铁狮子竟然联合他人合击一个小娘子,也不嫌羞臊,来来来,酒家陪你二人斗上几合!”

    话音一落,外面就冲进了一个胖大和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