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六十四章 歌舞神仙女,天下第一魁

第六十四章 歌舞神仙女,天下第一魁

    …

    王定六家的酒店中。

    王老丈看着王定六,问:“真要去投那梁山泊?”

    王定六道:“不是同杨林哥哥已说好?”

    王老丈有些犹豫:“那梁山泊到底……”

    王定六道:“多闻李衍哥哥乃是替天行道的好汉,恨不能早见,如今杨林哥哥肯带挈我们,正好去追随李衍哥哥效犬马之力,如何能不去?且整日在这小小的酒店中厮混,能有何出息,阿爹是知道的,我平生只好赴水使棒,多曾投师,不得传受,杨林哥哥说,山上好武艺者众多,还有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教授武艺,我若去了,必能学得一身好武艺,将来或可在江湖上扬名立万。”

    王老丈也是那热血不甘平庸之人,听言,便道:“就听我儿的!”

    这时,一个三旬左右留着三柳掩口黑髯的汉子满脸心事的走入酒店!

    王老丈上前,道:“客官,小店不营业了。”

    汉子听言,抱拳道:“我吃碗水酒驱驱寒就走。”

    王定六是一个好交朋友的人,见汉子似也不凡,便道:“罢了,送你几碗水酒好了,反正也将是无用之物。”

    言毕,王定六就提了一瓮酒、两个酒碗过来。

    将酒碗放在桌上,王定六道:“慢吃。”

    汉子邀请王定六道:“同吃几碗。”

    忙了一早上的王定六,也想歇息一会,便提起酒瓮给汉子和自己各倒了一碗水酒,然后坐到汉子对面两人对饮起来。

    三五碗下肚,王定六忍不住问道:“看大哥满脸愁苦,可是有什么心事?”

    汉子道:“我娘恐命不久矣!”

    王定六不解:“大哥这是何意?”

    汉子道:“前几日,我娘神思疲倦,身体酸疼,头如斧劈,身似笼蒸,一卧不起,我解开其衣一看,只见她鏊子一般红肿起来,我在浔阳百般寻医问药,却无一人能医治我娘之病,后听闻你处神医安道全擅长医治此病,特来请神医与我娘救命,不曾想,刚进城,就听闻,神医并他相好李巧奴将一个叫张旺的汉子和李巧奴家的虔婆杀了,现已不知所踪,寻不到神医,我娘危在旦夕!”

    见汉子孝顺,王老丈不禁生出恻隐之心,随即就欲开口指点汉子,不过却被王定六一个眼神给制止住了!

    汉子也是一个精细之人,王老丈和王定六的表现,全被汉子看在眼里。

    汉子笃定:“此二人必知神医下落!”

    念及至此,汉子离桌冲王老丈一拜在地,道:“小人姓张,名顺,生在浔阳江边,长在小孤山下,作卖鱼牙子,谁不认得?公公救我娘性命,不死,必厚报!”

    张顺此言,有两方面意思,一方面彪炳自己是一个义气之人,另一方面则也有一点威胁之意。

    王老丈听出了前者。

    王定六却是连后者也听出来了。

    恰巧!

    王定六听过张顺的名字,知道,张顺绰号浪里白条,与其兄船火儿张横,是浔阳一霸,常在摆渡到江心时杀人劫财,是个杀人不眨眼的狠人。

    另外,王定六也听说,张顺其人最重义气,是条说一不二的好汉。

    因此,犹豫了一下,王定六并未再阻止王老丈说出安道全的下落。

    王老丈道:“神医去济州府的水泊梁山替天行道去了,你可去那里寻他。”

    知道安道全的下落,张顺大喜!

    不过听说安道全去了遥远的水泊梁山,张顺又大急,道:“我娘的身体怕是拖不到我去济州府找到神医再带神医回江州了!”

    王老丈道:“你娘那病非痈即疽,用绿豆粉可以护心,毒气不能侵犯,江州离此地不远,你可先返回江州以此法保住你老母的性命,然后接了你老母乘船去济州府水泊梁山求医,李寨主江湖驰名,必不会见死不救。”

    张顺一听,冲王老丈一拜在地,道:“公公求母之恩,生死难忘,张顺不死,必报公公!”

    言毕,张顺直接告辞,回江州接老母去了!

    张顺走后,王定六同老父简单收拾一番,便投水泊梁山去了。

    ……

    山河形胜,水陆要冲,层叠卧牛之势,崔嵬伏虎之形,金明池上三春柳,小苑城边四季花,十万里鱼龙变化之乡,四百座军州辐辏之地。

    李衍一行人到东京汴梁时,恰逢正月十四。

    黄昏十分,明月从东而起,天上无云,李衍扮作闲良官,阮小七和竺敬扮作小厮,只留十名哨探在客栈中看守行李。

    三人混在人群中进入封丘门,游遍六街三市,来到正街上,家家门前灯笼高挂,照耀如同白日,正是楼台上下火照火,车马往来人看人。

    整条街上,大小勾栏几十余座,有些甚至可容纳数千人,又多有货药、卖卦、喝故衣、探博、饮食、剃剪、纸画、令曲之类。

    套用孟元老的话——终日居此,不觉抵暮。

    别说阮小七和竺敬这两个土包子,就连李衍也震惊于东京汴梁的繁华!

    又走过一条街,李衍见两边都是烟月牌,来到中间,见一座高台上彩灯集结,左右各挂一个牌子,牌上各有五个字,写道:“歌舞神仙女,天下第一魁。”

    进入茶坊里坐下,李衍问茶博士:“外面好生热闹,却是为何?”

    茶博士答道:“那是东京上厅联合一众青楼举办的选花魁。”

    李衍了然,道:“原来如此,却不知,哪家小姐呼声最高?”

    说起名妓,说起花魁,李衍自然而然的想到李师师这个连宋徽宗都折服了的千古名妓。

    茶博士道:“沈莲香小姐,赵惜玉小姐,孟冬儿小姐,皆是此届大热人选。”

    李衍忍不住问:“没有李师师小姐吗?”

    没等茶博士回答,十几个闲汉簇拥着一个油头粉面眼露淫光的青年进来。

    青年一进入茶坊,就开始扫视妙龄女子。

    见这伙人到来,茶博士叫苦道:“这花花太岁怎到我家茶坊作孽!”

    说话间,茶博士就撇下李衍三人小跑着前去招待高衙内等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