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六十三章 圣地

第六十三章 圣地

    …

    那人前脚刚进入李巧奴家,后脚杨林就将路人打发了,然后抽出他随身带着的笔管枪来到了李巧奴家门前。

    不长时间过后,李巧奴家就传出了争吵声,紧接着争吵声就升级成了打斗声!

    就在杨林思量着要不要进入其中之际,衣衫不整的安道全逃了出来!

    原来,幸得李巧奴死死抱住了那汉子,安道全才得以逃脱!

    “撞见”杨林,安道全大喜,连忙道:“兄弟快随我去救救小姐!”

    杨林也不废话,提着笔管枪就随安道全进入李巧奴家中!

    刚一进门,二人迎面就撞上了那人!

    安道全小声道:“此人叫张旺,江湖上都叫他作截江鬼,时常在那江里劫人,不是善男信女,兄弟万万小心!”

    杨林一听,眼中杀机迸现,随即拈着笔管枪抢将上去!

    见来人是刚刚提醒他的杨林,张旺隐隐觉得中计,可杨林根本不给他细想的机会!

    张旺无奈,只能随手抄起一根烧火棍与杨林厮打!

    枪来棍往,只十几合,张旺便不敌。

    张旺其实是有些功夫的,否则他在附近也不能有偌大的名声。

    不过张旺的功夫主要在水上不在陆地上。

    而杨林好歹是原来的水泊梁山的马军小彪将,水泊梁山第一万金油,乱军中砍了八十万禁军都教头丘岳脑袋的好汉,名副其实的二流武将!

    更何况,杨林还有兵器在手,而张旺却只有一根两尺多长烧火棍。

    又斗了十几合,杨林一枪搠中张旺的胸口,为来往建康的客商除了一害!

    起初见杨林为他出气,刚刚吃了张旺几记老拳的安道全还兴奋不已,大有大仇得报之感!

    等杨林将张旺搠死,安道全瞬间傻眼,喃喃道:“兄弟苦了我也!”

    不仅安道全,就连李巧奴和虔婆也都傻眼了——按照宋朝的法律,人虽然是杨林所杀,但她们也都脱不了干系!

    虔婆失声道:“杀人了!杀人了!杀……”

    杨林见状,手中笔管枪向前一递,虔婆就再也喊不出声来!

    李巧奴看后,神魂都快飞出体外,进而也张开了嘴准备喊人!

    安道全眼急手快,一把捂住了李巧奴的嘴,随即压低声音,道:“你不要命了!”

    经安道全这么一提醒,李巧奴才反应过来,随即不敢再出声了!

    见李巧奴冷静下来,安道全忍不住埋怨杨林:“兄弟怎么恁地莽撞!”

    杨林道:“我见神医被张旺打伤,不忿,才一时没个轻重,这虔婆大喊大叫分明是想害死我等,且我又听到虔婆邀张旺晚上来与小姐厮会,此事皆是由虔婆贪心而起,留虔婆不得!”

    安道全犹豫了一下,道:“兄弟跟我而来?”

    杨林倒也光棍,道:“我本想再劝劝神医,不想撞到此事。”

    虽然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可这都火烧眉毛了,安道全也来不及细想,道:“如今该如何是好?”

    杨林道:“只有两条路可走。若是声张起来,我自走了,神医怕是就要去替张旺和虔婆偿命;神医若想无事,去家取了药囊,随我回梁山泊,保管神医下半生逍遥快活!”

    安道全一时拿不定主意!

    见安道全踌躇,杨林大急!

    突然看到被安道全护在身后的李巧奴,杨林顿时又生一计,道:“神医慢慢计较,待我先杀了小姐!”

    安道全大惊,忙道:“为何要杀小姐?”

    杨林提起还在滴血的笔管枪,道:“若放她离开,必去报官,恁地时,神医与我再想逃离这建康府,怕是难比登天,还是杀了最好!”

    安道全听言,忙将李巧奴紧紧护在身后,道:“此事万万不可,若杀小姐,我情愿同死!”

    杨林故作为难,道:“那如何是好?”

    安道全搜肠刮肚,道:“若不然带小姐一道去?”

    杨林大笑道:“小姐就此从良,与神医做个续弦,此皆大欢喜!”

    李巧奴对安道全还是有些感情的,否则她也不会抱住张旺让安道全逃跑。

    刚刚安道全舍命护她,也全被李巧奴看在眼里。

    最重要的是,杨林连杀两人,已吓得李巧奴不敢违抗杨林的命令。

    所以,杨林擅自做主将她许给安道全做续弦,李巧奴连个“不”字都不敢说,随后更是在杨林的监视下和安道全一起将家中的细软卷了当作盘缠,然后换上男装与杨林和安道全一道去安道全家取了药囊,再然后随杨林和安道全出了城。

    三人一路向北,摸黑来到了江边。

    在南岸见到树林中隐隐有灯光,向光而行,走了不多远,再看,却是一个村酒店,原来是一个老丈半夜里起来榨酒,灯光是从破壁残缝中透出来的。

    杨林带安道全和李巧奴上前敲门。

    开门时,见到老丈,杨林纳头便拜。

    老丈问:“这般晚了,你三人为何要来到江边?”

    杨林道:“家中有急事,想连夜过江回家,不想太晚,觅不到艄公。”

    老丈将杨林三人请进酒店,给三人烫些热酒驱寒,然后道:“你们是何地人?”

    杨林道:“他二人是本地建安府人,我是山东济州府人。”

    老丈喜道:“山东济州府有个水泊梁山,你可知道?”

    杨林道:“岂能不知,我家便在那梁山泊边。”

    老丈道:“他山上李寨主,不劫来往客人,又不杀害人性命,只是替天行道。”

    杨林抚须笑道:“确是如此,每次替天行道还分润穷苦百姓。”

    老丈向往道:“李衍这伙端的仁义,只是救贫济老,那里似我这里草贼?若得他来这里,百姓都快活,不吃这伙滥污官吏薅恼!”

    杨林听罢,道:“公公不要吃惊,小人便是锦豹子杨林,梁山泊的头领之一。”,然后介绍安道全,道:“这是你处安神医,此次随我上山入伙,那是他家娘子。”

    老丈听言,冲安道全一拜,道:“久仰神医大名,不想神医也要上那替天行道的梁山泊,大善!”

    随便遇见一个卖酒的老汉都视水泊梁山为圣地,已然别无选择的安道全,转念一想:“去水泊梁山行医似也不坏。”,甚至就连同样别无选择的李巧奴都对水泊梁山生出了一丝归属感。

    老丈又道:“你们既是水泊梁山的好汉,我教儿子出来,和你们相见。”

    不多时,后面走出一个后生来,看到杨林便拜道:“小人久闻哥哥大名,只是无缘,不曾拜识。小人姓王,排行第六;因为走跳得快,人都唤小人做活闪婆王定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