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六十二章 冲冠一怒

第六十二章 冲冠一怒

    …

    一连在水泊梁山待了十五日,杨志才跟李衍等人告辞,离开了水泊梁山。

    杨志不敢再留了!

    一来,马上就要过年了,正是上下打点的好时机!

    二来,杨志怕再待下去,就走不了了!

    杨志是一个不快乐的人,祖宗的荣光就像一座大山一样压在他身上,而他又始终郁郁不得志,甚至霉运不断。

    杨志还是一个没有朋友的人,不单单是现在,就是之前和以后,杨志也一直没有朋友——如果有朋友,杨志求官被高俅拒绝,盘缠使尽之后,也不能无奈卖祖传的宝刀了。有人可能会说,还有鲁智深和武松,三人不是一块在二龙山落的草,他们总该是杨志的朋友吧?事实上,虽然武松是后上二龙山的,但意气相投的鲁智深和武松慢慢发展出了手足关系,而杨志与鲁智深和武松则一直都没有太深入的互动,所以说鲁智深和武松也不能算是杨志的朋友。

    而在水泊梁山的这十几天,可以说是杨志最快乐、朋友最多的一段时间。

    李衍等人对杨家的带兵之法很是推崇,进而对杨志非常热情,每日都宴请杨志,并虚心跟杨志求教带兵之法,让杨志着实是过了一把人人尊敬的瘾。

    偶尔,杨志也会跟一众头领切磋一下,进而知道,水泊梁山不只有李衍、林冲、卞祥这三位高手,还有广慧、山士奇、竺敬等高手,说山上卧虎藏龙,一点都不过分。

    最让杨志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山上的氛围——积极,乐观,向上,仿佛每个人都对生活充满了盼头!

    杨志甚至在想:“世外桃源也不过如此吧!”

    杨志不敢再在水泊梁山待下去了,他怕水泊梁山消磨他的英雄志!

    李衍并没有强留心中还有“抱负”的杨志,而是给杨志包了一包金子,并领着一众头领送了杨志十里,最后才与杨志依依惜别!

    转身的那一刻,杨志很想就此留下,可祖宗的荣光却不允许他这样,最终杨志还是和他新顾倩的两个庄夫大踏步的向东京汴梁而去……

    回过头再来说李衍。

    其实,李衍有意跟杨志一道去东京的。

    不过——

    考虑到,杨志是一个官迷,并不十分可靠,没准会为了他的前程而将自己这个已经有些名气的寇匪给卖了,最终一向信奉小心驶得万年船的李衍放弃了这个念头。

    在山上热热闹闹的过了一个年,李衍就带着阮小七和竺敬以及两队伶俐的哨探赶着几辆马车离开了水泊梁山,然后顺着大道也向东京汴梁而去……

    ……

    建康府。

    安道全家中。

    杨林和安道全推杯换盏。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杨林复又提起:“安神医无论如何随我回山寨走一遭,我家嫂嫂和我那侄儿的性命可全都系神医一人之手!”

    安道全道:“若论至尊宝,天下义士,去走一遭最好;只是拙妇亡过,家中别无亲人,离远不得,且你嫂嫂乃是体虚之症,又有孕在身,必得长时间针药,以此难出,再者,我建康远,他曲阜近,你等为何不去请那孔厚,这病他也治得。”

    杨林心道:“孔厚乃是朱富去请,请到也非我杨林之功,只有将你安道全赚到山上,才显得我杨林的本事,此乃我上山后的第一件差事,万不可办砸了,否则我焉有面目随哥哥替天行道?”

    念及至此,杨林道:“那孔厚怎比得了神医。”

    安道全很高兴杨林说他医术比孔厚强,不过他仍是不想去水泊梁山走这遭!

    自从发妻死后,安道全心如死灰,仿佛一下子就没了七情六欲。

    直到,一日去那烟花之地给人看病,结识一女子。

    那女子,姓李,名巧奴,虽只有十五六的年纪,却蕙质兰心,玉洁冰清,且聪明伶俐,端端是将他老安的魂给勾了去!

    在李巧奴身上花银无数,安道全才得以一亲芳泽,如今正是恋奸情热,怎能舍得离开一年半载?

    可水泊梁山乃土匪儿狼窝,纵然名声不坏,安道全也不敢明目张胆挑衅,只能道:“再作商议。”

    杨林百般商量,可安道全就是不松口。

    不多时,一个虔婆来找安道全,小声说:“我家小姐有请。”

    虔婆走后,安道全就对杨林道:“有人请我出诊,咱们明日再一道吃酒。”

    对于安道全的托词,杨林有些将信将疑,因此,离开安道全家之后,杨林一闪身到了一株大树后面。

    没过多久,安道全就穿戴一新,从家中走出,然后插了门离开了家。

    杨林见状悄悄的跟了上去。

    七拐八绕,安道全就来到了一户人家。

    “啪啪啪!”

    安道全敲门不久,李巧奴亲自将门打开,道:“怎才来,奴家还以为太医有了新欢!”

    安道全一揽李巧奴的腰,道:“被一人缠上了,想拒他,又畏惧于他……进去再细说。”

    见到这一幕,杨林暗道:“原来是温柔乡中不舍远离。”

    等安道全进门,杨林自言自语道:“这该如何是好?”

    就在杨林思量对策之际,一长大汉子也来到了那李巧奴家。

    “啪啪啪”打门不久,之前来找安道全的虔婆将门打开。

    那人道:“我有一锭大银送与姐姐打些钗环,老娘行个方便,教她和我厮会则个。”

    虔婆眼热那人的大银,奈何安全道此时在她家中,便道:“小姐还愿去了,张大官人晚间再来厮会。”

    那人听说李巧奴不在家,有些悻悻道:“恁地扫兴!”

    言毕,那人收起大银就向杨林这边走来。

    虔婆无奈,只能关上大门!

    见此,杨林计上心头,然后走向一路人,道:“早知便去学医。”

    路人一怔,道:“你……”

    不待路人的话说完,杨林就又道:“我瞧见安神医搂着那院的小娘子进屋厮会,那小娘子长得,啧啧,安神医真真是风流人物!”

    那人听了杨林之言,眼中戾气一闪而逝,愤然道:“骗我去还愿,原来却是与别人厮会,端是欺人太甚!”

    冲冠一怒!

    那人三步并做两步复又来到李巧奴家,然后飞起一脚将大门踹开,随即冲入其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