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六十章 最被低估的高手(下)

第六十章 最被低估的高手(下)

    …

    “他们该不会看上洒家祖上的荣光和洒家的手段,想拉洒家入伙吧?”

    念及至此,杨志冲李衍一拱手,道:“多闻李寨主时常替天行道,洒家亦钦佩,恨不得入伙与寨主一块做那大快人心之事,奈何,洒家是三代将门之后,五侯杨令公之孙,需得边庭上一枪一刀博个封妻荫子,也与祖宗争口气……”

    李衍哈哈一笑,道:“制使多虑了,我只想看看杨家枪和我兄弟的林家枪,哪个才是当世第一枪。”

    杨家枪一直有“天下第一枪”的美誉。

    有说它是由几十年之后的杨妙真所创,也有说它在很早以前就存在,杨妙真只是将它改良和并发扬光大。

    何人何时所创的杨家枪,无定论,有待考证。

    但是杨家枪却的的确确是影响最深的枪术流派。

    戚继光在《纪效新书.长兵短用说篇》中指出:“杨家枪变化莫测,神化无穷,天下咸尚之。”

    俞大猷在《剑经》中也说:“山东、河南各处教师,相传杨家枪法。”

    吴殳在《手臂录》中进一步指出,“杨家枪,学之易,用之利,大有益于行阵。”

    杨家枪,有虚实,有奇正,有虚虚实实,有奇奇正正。其进锐,其退速,其势险,其节短,不动如山,动如雷震。

    后世在杨家枪法的基础上又发展出了马家枪法和沙家竿子这两种很有名的枪法。

    总之,杨家枪就是天下第一枪。

    如果非要说有一种枪法能挑战杨家枪的天下第一枪地位,那么这种枪法就是……别误会,不是林家枪法,而是少林枪法。

    少林高僧在棍法的基础上,吸收各家各枪之精华,融会贯通,创出以枪为主,兼用棍法,枪棍合一,刚柔兼施,风格独特的少林枪法。

    因少林枪法系统合理,精妙实用,理明法备,受到武林人士的珍视,很快就传遍大江南北、黄河两岸。

    而林冲所习的枪法,其实主要就是少林枪法,至于所谓的林家枪法,那只不过是李衍为了激杨志全力以赴而临时起的名。

    不过话又说回来,以林冲之能、之名,自创一套林家枪法,也不是不行,问题只不过在于江湖朋友认不认而已。

    现如今李衍将两人的比斗升级成两种枪法的比试,这让极为重视祖宗荣光的杨志不得不尽全力,否则杨家枪可能就会成为“林家枪”的垫脚石,那样的话,他杨志可就是杨家的罪人了。

    李衍将比斗升级,让林冲也认真起来——如果借此机会让江湖上多出一个“林家枪”,那对他林冲而言,只有无限的好处,没有丝毫坏处,林冲怎么会不争取这个机会?

    卑鄙的李衍!

    只因自己想看看杨志到底有多少实力,就将两个高手挑拨得必然全力以赴!

    夕阳西下。

    已经调整好了的杨志将腰刀摘下丢到雪地中,然后轻轻摇动他手中的白蜡杆,道:“林教头,让洒家领教一下你的林家枪法!”

    言毕,杨志凝神聚气,敛身扭步,一条白蜡杆围着林冲摆动起来,成“拨草寻蛇”之势。

    林冲点点头,一棍劈去!

    这一棍,配得上一个枪棒高手的一击,力透棍尖,有千均之势,却沉稳而柔韧,并且沉稳得攻中带守,柔韧得能随发随控随心所欲,一棍之内四面八方全都被笼住了!

    杨志手腕一转,“啪”地一声,他的白蜡杆便与林冲的白蜡杆相交!

    这声音并不大,但林冲却感到虎口一发麻!

    林冲明白,这是一股更为柔韧的力加上他自己的力递到他自己的手心!

    杨志得势不饶人,手腕再转,白蜡杆尖便向林冲的正中扎去!

    虽然在攻击,可杨志却感到他自己的白蜡杆依然被林冲的白蜡杆粘着!

    与此同时,林冲手腕一抖,将手上的白蜡杆旋了起来,白蜡杆尖猛得顺着杨志的白蜡杆削下!

    不过跟杨志的感觉差不多,林冲也感到他自己的白蜡杆被杨志的白蜡杆粘着!

    见林冲削他手,杨志只能放弃攻击,手腕一摇改为去卸林冲白蜡杆上的力!

    因被杨志卸去了攻力,林冲也攻不成了,也只能摇动白蜡杆与杨志互卸对方白蜡杆上的力。

    如此一来,两根白蜡杆就缠搅到了一起!

    “啪!”

    “啪!”

    “啪!”

    “……”

    两人一连交手了数十合!

    这二人的打法叫李衍愕然不已——这两个当世枪法高手交手,一点都不好看,不是你的白蜡杆搭着我,便我的白蜡杆缠住你,两根白蜡杆各自画着圈绞着对方,就跟那太极推手一般!

    见李衍似乎不太懂其中的门道,卞祥道:“月棍年刀一辈子的枪,这枪说的就是林冲兄弟和杨制使手上的白蜡枪,白蜡枪耍起来看似招式万千,实则无外乎拦、拿、扎三招,林冲兄弟和杨制使无论攻防任意一招皆是由这三种招式变换的,因他二人皆是个人高手,一招里面攻连着守,守带着攻,所以看起来并不花哨,但实则却是凶险异常,只要一个微小疏忽,就算没有枪头,也可能直接就定出生死!”

    李衍又看了一会,才看出了一些门道,然后问卞祥:“他二人谁占在上风?”

    卞祥道:“还不明朗。”

    两人又斗了几十合,前后加起来一共斗了近百合。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之前跟卞祥斗过一场的缘故,杨志身上渐渐开始白气腾腾,他手上的白蜡杆的震动幅度也开始变小。

    反观林冲,依旧气定神闲,除了鼻翼处白气阵阵,与动手之初并无太大差别。

    又斗了十来回合,杨志心知,再不分胜负,他就铁定败了!

    这个念头一出,杨志当机立断,冒险向后跃出了一步!

    因为向退得太过匆忙,杨志的白蜡杆被林冲的白蜡杆搅得差点飞出了杨志的手中!

    最后关头,杨志拼着手腕受伤,才硬生生的停住了他的白蜡杆!

    不过虽说如此,可杨志的门户已开!

    此时,只要林冲赶上前来,很可能就会占个大便宜!

    李衍身边的卞祥双目灼灼道:“胜负就在下一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