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五十九章 最被低估的高手(上)

第五十九章 最被低估的高手(上)

    …

    杨志vs林冲:四五十合,平。

    杨志vs索超:五十余合,平。

    杨志vs鲁智深:四五十合,平。

    杨志vs呼延灼:四十余合,平。

    杨志vs周谨:数回合,杨志胜。

    杨志vs张清:被飞石击中头盔。

    杨志vs李明:三十余合,杨志胜。

    杨志vs秦英:回合数不明,杨志胜。

    纵观杨志的对战记录,不难发现,杨志的武功没法估量。

    你要说杨志的武功高吧,他却没胜过任何一个高手。

    你要说杨志的武功不行吧,他又先后和林冲、索超、鲁智深、呼延灼等高手打合,并且从未真正一败。

    有人说,杨志是水浒里最被低估的高手,他应该能胜过五虎将中最弱的秦明,他之所以战绩平平,全是因为他“怂”所导致的,说他在面对难以克服的困难时,总想着逃避,从不想办法克服,并举了例子:

    一开始押运花石纲,黄河里翻了船,他不想着承担责任,直接就跑路了。

    后来押运生辰纲,半路被晁盖等人智取,他觉得没脸去见梁中书,还是选择了跑路。

    梁山攻打东昌府,杨志对战没羽箭张清,被一石子打在盔上,又是吓得“胆丧心寒,伏鞍归阵”。

    也就是说,杨志是打得过就打,对手硬点就跑,从未使出过全力。

    其实,如果真是这样,也很正常。

    因为杨志根本就不想当强人,甚至不想当那个只能跑腿的中校副团级的殿帅府制使,他想的是上战场一刀一枪恢复祖宗的荣光,哪能尽全力厮杀?

    恐怕只有最开始跟林冲的那一战,杨志才是尽了全力的,因为林冲想要杨志的命,杨志则想抢回自己的钱物。

    可惜!

    一来,杨志和林冲使得都是扑刀,并没有使他们擅长的枪!

    二来,两人只打了四五十合就被王伦叫停了。

    因此,根本就无法判断杨志的武功到底是个什么水平。

    这次李衍带林冲和卞祥过来,除了跟杨志结个善缘以便将来杨志走投无路的时候直接上梁山,还有就是想看看杨志的武功到底是个什么水平?

    卞祥知道李衍想看杨志的成色,所以一上来就不留手,劈头盖脸就是一棒!

    杨志横棒荡开。

    两人便战到了一处!

    此时残雪初晴,薄云方散,溪边踏一片寒冰,岸畔涌两条杀气,一往一来,斗到五六十合,不分胜败。

    又斗了十余合,林冲小声跟李衍说:“卞祥兄弟和哥哥一样走的是大开大合的路数,并不适合使用这软杆子,怕是不出二十合,就能分出胜负。”

    对战中的卞祥也暗暗后悔,“早知这杨志有些手段,俺就带大斧或是长矛了,恁地时,怎会如此憋屈!”

    听林冲说,不出二十合,杨志就会败,担心卞祥会受伤的李衍给林冲使了个眼色,示意林冲出言叫停这场比斗。

    林冲会意,然后冲杨志喊道:“杨制使请歇息一会,稍后林冲来领教一下制使的杨家枪法。”

    杨志听言,手腕一抖、一摇,他手上的白蜡杆头就出现了一个斗大的圆圈将卞祥的白蜡杆拨开,然后向后退了一步,抱棍道:“承让!”

    卞祥无比懊恼!

    他自觉手段并不在杨志之下,可就是因为没带趁手的兵器出来,反而被杨志死死的压制了,最终不败而败,不禁感到有些憋屈!

    卞祥愤力一搠,将白蜡杆戳入地中三四寸深,然后抱拳道:“一会制使跟林冲兄弟斗过了之后,随俺们回山寨坐坐,俺换件兵器再与制使好好斗上一场。”

    与卞祥斗了六七十合,杨志如何看不出,卞祥使这白蜡杆不合手?

    所以,虽然胜了卞祥,但杨志却并没有因此而小觑卞祥,而是非常有风度的一拱手,道:“洒家随时奉陪,定叫好汉尽兴。”

    杨志随后看向林冲,问:“好汉可是那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人都唤豹子头的林教头?”

    林冲道:“正是小可。”

    杨志道:“洒家在东京厮混时,时常听闻教头大名,可惜无缘相见,不想倒在此地相遇。”

    林冲一抖手上的白蜡杆,白蜡杆头也出现了一个斗大的圆圈,然后道:“我家哥哥想看看制使的手段,制使好生歇息一阵,你我一会再较上一棒,如何?”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

    一见林冲随手就让白蜡杆画圆,杨志便知,碰上了生平大敌。

    有道是,棍怕点头枪怕圆,说得就是林冲这样的用枪高手——随心所欲让枪画圈就能随心所欲的从出其不意的角度攻出,对手不能化解这样的攻击,难以预料的攻击就会连绵不绝,且兼顾着守,这般打下去,可谓是越打越叫对手绝望,最终只能败却,刚刚卞祥就是这么败给杨志的。

    当然,凡事都有例外,所为一力降十会,如果力量够大,大到不怕白蜡杆的反弹力,就不会受到这么大的限制。

    双臂有水牛般力气的卞祥,是有这把子力气的,可白蜡杆这种软杆子让卞祥根本就发挥不出来这样的力量,所以卞祥才会败给杨志。

    杨志一边暗自调整、一边看向李衍,问:“好汉便是那替天行道的至尊宝吧?”

    李衍笑道:“制使怎知是我?”

    杨志道:“并不难猜,此地是梁山泊,还能折服林教头和……”

    卞祥道:“卞祥。”

    杨志冲卞祥点头示意了一下,接着道:“还能折服林教头和卞头领这样的好汉,除了大名鼎鼎的至尊宝,还能有谁?”

    李衍笑道:“制使好见识。”

    听见李衍承认,杨志暗松了一口气!

    人的名,树的影,李衍在江湖上的口碑非常好,已经隐隐超过宋江,与柴进相当。

    而且,水泊梁山家大业大,不可能看上他杨志这点钱物。

    因此,杨志开始相信,李衍三人拦下他,真的只是想会一会他,应该不会有其它意思。

    不过杨志很快就又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他们该不会是看上了洒家祖上的荣光和洒家的手段,想拉洒家入伙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