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五十七章 半套棍法

第五十七章 半套棍法

    谢谢“上班打游戏”道友打赏,谢谢!谢谢!谢谢!!!

    您的打赏对于我而言,是巨大的鼓励,我会更加用心写这本书!!!

    祝福您:祝您每天都有一个好心情!

    …

    李衍家后院的空地上。

    李衍虎虎生风的耍了一套棍法。

    打完收功,李衍随手将混铁盘龙棍搠进早已经冻实的雪地中,然后问一旁的林冲:“我这套棍法如何?”

    林冲看了一眼李衍那根一百二十斤重的混铁盘龙棍,又看了一眼没入雪地中至少半尺深的那端,眼角直跳,暗道:“哥哥这双铁臂不得有千八百斤的力气啊!”

    想虽然是这么想,但林冲嘴上却丝毫不敢怠慢,道:“这套棍法很高明,再配上哥哥的神力,纵然不能天下无敌,怕是也少有对手。”

    李衍道:“我这个人喜欢直来直去,尤其是跟自己人,所以我就直接问你了,你有没有能教我的?”

    教与授是拉近彼此关系的一个非常有效的手段,尤其是在古代,君不见,自从山士奇教了李衍棍法之后,跟李衍越走越近嘛。

    李衍明白这个道理,林冲也明白这个道理。

    所以,李衍跟林冲说:“兄弟明早来我家一趟,看看我的棍法。”,林冲提前半个时辰就到了,听李衍问他有没有能教李衍的,林冲立即道:“哥哥这套棍法高明倒是高明,就是变化少了一些,若是碰到真正的高手,恐难敌,吾师出身于少林,精通所有少林棍法,后来吾师根据少林棍法自创了一套棍法,取名周侗棍法,威力极大,变化多端,能在马战中使用,亦能在步战中使用,昔年小弟跟在吾师身边学艺时,学得了半套,哥哥若是喜欢,小弟就将这半套棍法演练给哥哥看一看。”

    一听只有半套,李衍不禁有些腻味——虽然明知道,林冲拿出来教自己的东西指定不会差,可只学一半,这对多少有点强迫症的李衍而言,总觉得好像缺点什么!

    林冲似乎看出了李衍不满只有半套棍法,道:“哥哥无需担心,吾师身体极为硬朗,现人就在大名府,它日若有机会,小弟亲自去寻吾师,央吾师教哥哥另外半套棍法。”

    听林冲这么说,李衍顿时好受了不少,道:“那烦请兄弟了。”

    林冲忙道:“哥哥休要客气,小弟本就是山寨的总教头,教人武功乃是小弟的职责所在!”

    李衍笑问:“那你会将这半套棍法教给那些士卒吗?”

    “这……”

    林冲略带尴尬,道:“这半套棍法乃是吾师生平最真的本事,吾师有言有先,不能轻易外传,况且每个人的资质都不同,并不是所有人都适合学这种繁琐的棍法,而且棍也不适合当士卒的兵器……”

    李衍哈哈一笑,道:“兄弟无需紧张,我并没有说让兄弟将这半套棍法外传,我想说的是……谢谢兄弟传我高明的棍法。”

    适当的打趣,有助于拉近彼此之间的关系。

    而且,林冲也听出了李衍语气中诚挚。

    这让林冲兴奋不已,自感,跟李衍的关系更近了一步,他的未来也更光明了一些!

    林冲陪笑道:“是小弟小家子气了……小弟为哥哥演示一遍这半套棍法?”

    李衍道:“好。”

    林冲没敢拿李衍的混铁盘龙棍,他自知耍不动这条一百二十多斤重的铁棍,而是从一旁拿过他带来的一条三米多长的白蜡杆,然后一边撩起长襟掖入腰间、一边道:“说来也是这套棍法跟哥哥的缘分,棍有木制和金属制两种,吾师这套棍法用木棍驱使得用金属棍也驱使得,棍有长有短,长者丈八(四米二),短者不过胸(一米三),所以棍法也有长短之分,吾师这套棍法为迁就马战又不失灵活,特选丈二之棍,与哥哥这条混铁盘龙棍长短所差无几,恰似为哥哥所创。”

    李衍笑道:“也许这就是冥冥之中的天意吧。”

    来到场地中间,林冲两脚开立,右手持棍置于右前方,左掌由身体左侧慢慢向上抬至头部落于胸前方,成童子拜佛式,然后唱道:“高四平势变换活,枪来扎脸用拿法。扎前拳蹲身打下,棍底枪搭袖可脱。中四平势真个奇,神出鬼没不易知。开合纵横随意变,诸势推尊永不移……”

    一边唱,林冲一边耍出一套朴实无华的棍法。

    如果是几个月前的李衍,定是看不出这套棍法的厉害,跟山士奇学了几个月棍法,加上耳清目明,李衍多少看出些这套棍法的高明,进而知道,林冲拿出来的的的确确是干货。

    原本,李衍以为这套变化多端的棍法必有很多式,结果却只有七路,然后就戛然而止了,让李衍有一种意犹未尽之感!

    林冲打完,没等李衍寻问,林冲就主动道:“棍招是死的,人是活的,上等棍法讲究的就是一个灵活多变,吾师所创的这套棍法最厉害之处就是可以随敌人的招式而任意变换,哥哥天生神力,使用棍做武器最适合不过,棍打一大片,以捣劈之神速,棍论一捣一劈,全身着力,身步要相随,虎口对虎口,上下任番飞,嗯……这些我会慢慢给哥哥讲解,这是歌决和棍招,哥哥背熟后最好销毁。”——说话间,林冲从怀中摸出了几张纸递给李衍。

    李衍接过草草的翻阅了一遍,发现有些墨迹还没干透,料定这必是林冲昨夜连夜写下的,然后道:“兄弟有心了。”

    林冲忙抱拳道:“教哥哥棍法,是小弟的荣幸……哥哥先演练一遍,然后咱们再慢慢纠正讲解?”

    李衍抬头看了看天,然后道:“今日先到这吧,我回去将歌决和棍法记熟,明日再跟兄弟请教……一会吃点东西,然后兄弟跟我去会一个人。”

    林冲并没有问去见谁,而是直接道:“是!”

    这时,卞祥提着三根上好的白蜡杆也来到了李衍家后院的空地。

    见卞祥也来了,李衍道:“咱们走吧。”

    言毕,李衍就向外走去……

    林冲和卞祥见此忙一左一右跟上李衍的脚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