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五十三章 平衡与厚黑

第五十三章 平衡与厚黑

    …

    远远的看见李衍,山士奇心中一凛,火气也顿时灭了七分,随即停下了马,然后乖乖的从马上下来,竺敬和卞祥亦是如此!

    犹豫了一下,山士奇硬着头皮向李衍走去,竺敬和卞祥互看了一眼,然后也跟在山士奇身后向李衍走去。

    三人一来到李衍身前,李衍就冷着脸对邓飞说:“去将裴宣兄弟请来。”

    邓飞想替山士奇、竺敬、卞祥求情,可邓飞又知道,在水泊梁山,其它事都好说,唯独这军法最无情。

    所以,迟疑了一下,邓飞就冲山士奇、竺敬、卞祥一抱拳,然后就准备去找裴宣。

    山士奇冲李衍抱拳道:“哥哥,无需这般麻烦,一会此间事了小弟自去裴宣哥哥那里领军棍,断不会坏了哥哥‘无战事不得在营中纵马’的军规。”

    竺敬和卞祥随后也异口同声道:“小弟/俺一会一道去裴宣哥哥那里领军棍。”

    李衍道:“知法犯法加十棍。”

    山士奇、竺敬、卞祥同时抱拳道:“是!”

    见李衍一连打了三位领兵头领的军棍却无一人敢不领,林冲心道:“这李衍在这梁山泊端是好威望,我当小心于他相处!”

    李衍道:“说吧,什么事?”

    山士奇看了林冲一眼,道:“哥哥让谁带马都,小弟断不敢有意见,小弟只求跟林冲兄弟使上一棒,让小弟知道小弟哪不如林冲兄弟,好让小弟有个努力的方向!”

    山士奇也觉得他的话说的有点假,一说完就赶紧将头低下,不敢再看李衍!

    李衍看向竺敬和卞祥,问:“你们来干什么?”

    竺敬刚想答话,山士奇就又抬起头,道:“他二人是来追我的。”

    李衍心道:“还好,不全都是脑袋一热的莽汉。”

    不过李衍并未因此而撤销对竺敬和卞祥的处罚,毕竟他们也在营中纵马了,而是问:“是谁告诉你们我任命林冲兄弟为马都都头?”

    卞祥道:“是王伦头领说与我等听的。”

    李衍有点头疼!

    早上已经听王伦劝谏过一次了的李衍,怎么会不知道王伦担心什么?

    其实,从王伦的认知方面来看,王伦所担心的并没有错。

    不过,实际上,王伦却的的确确是错了,嗯……准确一点来说,应该是王伦有些高看林冲在高俅眼中的地位了。

    如果李衍不出现,直到梁山泊打下高唐州斩杀高廉,高俅都从未正视过林冲这个小小的教头,也从未正视过水泊梁山这伙小小的水寇,尤其是林娘子自缢绝了高衙内的念想以后。

    再者,李衍真心不惧怕高俅来围剿。

    别以为李衍狂。

    事实上,只要水泊梁山不展现出攻打州府的能力,朝廷方面就算来围剿水泊梁山,规模也一定不会太大,以李衍手上现有的兵马足够应对了,尤其是在防御的情况下。

    这可是经过充分证实的——晁盖等人抢了蔡京的生日礼物,蔡京大怒,亲自给济州府府尹写了手札,那朝廷方面也只不过就是派了五百人马去抓晁盖等人,结果被阮家哥仨带着几个渔民就全都给端了。自那以后,整整三年时间,朝廷对于水泊梁山都没有大动作。如果不是宋江带人打破高唐州杀了高廉,估计水泊梁山还能有几年消停日子。

    而且,不打仗,水泊梁山也发展不起来。

    因此,即便朝廷方面不找李衍麻烦,等水泊梁山发展到一定的程度,李衍也得想办法让朝廷送点装备和人员来。

    这些,以王伦的见识,是不可能想到的。

    李衍问道:“王伦呢?”

    竺敬答:“王伦头领在后面,他是步行过来的。”

    “哼!”

    李衍哼然道:“他倒是知道军法无情!”

    听李衍这么一说,山士奇、兰敬、卞祥也反应过来,“敢情我们哥仨挨军棍,那个酸儒却屁事没有!”

    恰在此时,王伦的身影从远处出现!

    山士奇、兰敬、卞祥全都怒视王伦!

    对此,王伦丝毫不在意!

    首先,他没有私心,完全是为李衍、为水泊梁山考虑的,他相信,以李衍的才智,一定能看得出来,因此绝不会因为此事而责罚他。

    其次,他心里清楚,李衍喜欢他和武将互掐,最怕的就是他和武将勾结,因此不会因为他算计这些武将而迁怒于他。

    再次,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在水泊梁山,只要李衍不想动他,别人就不敢动他。

    可以说,聪明的王伦已经完全掌握了跟李衍的相处之道。

    来到李衍等人身前,王伦也不去看气呼呼的山士奇、竺敬、卞祥,而是直接冲李衍行礼,道:“哥哥。”

    李衍语气不善道:“有时间在军营里闲逛,你的公务都处理完了?”

    王伦不在意道:“还差一点,小可这就回去处理。”

    王伦猜得没错,李衍不会因为王伦的公心而处罚王伦,另外李衍也的的确确愿意看到文武不和。

    现如今,李衍若是还以义气为重,那么就说明李衍太不成熟了,也不适合当这个寨主,或者也可以说李衍最多只能当一个寨主,绝没有再进一步的可能。

    人类用几千年的血泪总结出来了一个真理:想要维持一个政权的稳定,平衡才是王道,不管你喜不喜欢。

    而且,作为一个真正的“英雄豪杰”,脸皮要厚而无形、心要黑而无色。

    义气只不过就是一块遮羞布,只是驾驭那些重义气的好汉的一种手段。

    你可能接受不了这个,但这就是残酷的事实。

    晁盖重义气吧,但他却死得不明不白。

    而懂平衡、够厚黑的宋江,即便文不成武不就,也能压住一群猛人稳稳当当的当水泊梁山之主。

    所以,走上了逐鹿这条路,就千万别干幼稚白痴的事,因为那不仅会害了自己,也会害了自己全家。

    当然,身为一个有完整情感的人,李衍也难免有自己的喜好,比如李衍喜欢鲁智深、武松、邓飞、阮小七、石秀、燕青这些真重义气的好汉,真跟他们讲义气,那也无可厚非,毕竟,李衍也需要情感寄托。

    李衍一摆手,道:“去吧。”

    王伦听言,又冲李衍行了一礼,然后也不跟山士奇等人打招呼,转身就走。

    王伦刚走出了两步,李衍的声音就从王伦身后传来:“林冲兄弟咱们梁山泊保定了,哪怕会因此而招来朝廷的大军。”

    王伦暗叹了一口气,心道:“以后不能再插手此事了。”,然后转过身冲李衍一拜在地,道:“小可知道了。”,再然后转回身离开了营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