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五十三章 开始不好带了

第五十三章 开始不好带了

    …

    虽然来之前林冲已经尽量将水泊梁山的马往好想了,可他还是低估了水泊梁山的一百四十余匹好马!

    林冲一一抚摸这些马,道:“这些马,不是役马,大多是地道的北地战马,稍加训练就能上战场,寨主……哥哥,这马是哪来的?”

    邓飞替李衍答道:“哥哥前段时间北上结识了一伙马贩子,这马就是他们贩卖给咱们的,他们还会陆续贩来,可惜他们实力有限,一次最多能带来三五十匹,不过好在长远。”

    听邓飞说这样的好马还会再有,林冲心中一动,暗道:“要是能统帅一两营马军,我亦做到了正将之职,他日若蒙招安,也算是有了进身之资。”

    念及至此,林冲的心思活分起来!

    突然间想到朝廷还有高俅那个奸妄,林冲刚刚热起来的心,又迅速凉了下去!

    不过并不是说林冲就不想当这个马都都头,相反,看到这些好马之后,林冲再也抑制不住他那棵功利心!

    说到底,林冲还是那个渴望带兵建功立业然后出人头地的林冲。

    其实这也不怪林冲。

    宋神宗时,主掌训练的军职人员依次有:巡教使臣、都教头、教头。

    巡教使臣属军官,因为使臣是八九品的低级武官,在“使臣”之前可冠以各种名目。

    低于使臣的军阶就是无品的军吏了。

    都教头比教头稍高,最初设置是以两千五到五千比一的比例抽调武艺高强者任都教头。

    教头,最初出现在宋代军中是出于范仲淹的命令,“每指挥选少壮勇健者二十五人,先教之以弓弩、短兵,俟其技精,则补为教头,每人却俾分教十人,以次相授”——也就是说士兵以十到二十比一选取出来,作为教习武艺的教头。

    然而这时只是临时性的练武标兵类岗位,没有正式编制。

    到了宋神宗时才逐渐有了专职的教头,如:

    “开封府界、京东、西将下兵,每十人取一人,令所差去教头习马射。”——这是先十比一选出士兵,再集合接受教头训练。

    “於开封府界、京东西二十六将下各选差少壮轻捷性格可教兵级八人,押赴提举教习马军所教成”、“诸将下牌手步人,每将选蹻捷五人赴步军司”——大约是每几百人选拔出一人,受训成为教头。然后再分批次对被抽调的士兵进行训练。平均下来,每个教头每次教习的士兵也只有几十人。

    除了训练禁军,教头还有一个任务是训练义勇、保甲民兵。

    某次对开封府界的保长进行集中军训,从禁军中抽调训练人员,仅开封一地一次就选派了“禁军教头二百七十,都教头三十,使臣十”——借此也可大致知道巡教使臣、都教头、教头的人数比例。

    而教出来的保长回乡以后训练保甲民兵,也可称为“教头”——当然,这就不是“八十万禁军教头”的范畴了。

    按照上述几百比一的选拔标准,禁军中不说有上千个教头,大几百总是有的。

    “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拎出来说,充其量也就是个高级士官,按照后世的划分,属于专业技术士官,充其量就是一个上士,不属于干部序列。

    对于拥有一身好武艺的林冲而言,当这么一个除了名好听一无是处的上士,怎能甘心?怎能不渴望带兵凭他自己的本事建功立业?

    又一一查看了一会马匹,林冲道:“这些马照顾的真好,山上定是有懂马的高人,求哥哥带我去见他!”

    见林冲识货,李衍暗自点了点头,心道:“让林冲为梁山泊打下马军的基础应该没选错人。”

    你道李衍为什么不选山士奇和卞祥来建水泊梁山的马军,实在是因为李衍信不过这两个没接触过马军的人建立马军——军人出身的李衍相当清楚,一支部队,打下什么底子,未来就是什么底子,很难更改,而林冲,先不说未来有那些辉煌的战绩,只是他曾在禁军里当过马军教头的履历,于马军的建设,就指定比土豪山士奇和庄稼汉卞祥专业。

    李衍将一直陪在一旁的皇甫端介绍给林冲:“皇甫端兄弟,昨夜兄弟见过,天下一等一的兽医,擅长相马,送给我一匹血统纯正的汗血宝马,现在皇甫端兄弟正在用它配种,等小马驹产下后,林冲兄弟先挑一匹。”

    林冲难以置信道:“寨中还有汗血宝马?”

    邓飞一指不远处独自占了一间马厩的狮子骢,道:“它就在那。”

    林冲顺着邓飞的手看去,然后下意识的就向狮子骢走去。

    李衍等人也跟了过去。

    李衍原以为,林冲也会跟其他人一样,被狮子骢的外表所骗。

    但事实证明,李衍错了。

    林冲来到狮子骢身边,看了一会,然后围着狮子骢转了几圈,再然后突然伸出三指手指去按狮子骢的背!

    这时,原来安静吃草的狮子骢猛得回过头去咬林冲!

    林冲见状,不紧不慢的后退一步并收回手。

    狮子骢大怒,就欲去踢林冲!

    李衍呵道:“畜生尔敢!”

    听了李衍呵斥,狮子骢悻悻的又将抬起的腿放下!

    林冲目光灼灼道:“此必是宝马!”

    皇甫端给李衍递过去一个“此人懂马”的眼神。

    李衍冲皇甫端点点头,然后问林冲:“兄弟要不要骑骑看?”

    林冲连忙道:“此等宝马只有哥哥这等人物才能骑得,小人能得一马驹已能从睡梦中笑醒!”

    李衍心道:“若非碰到了‘高衙内看上了他老婆不抢到手就得“病死”而他老婆又是一个宁死不从的贞洁烈妇’这个看似无解的死结,本事高强又渐渐学会媚上和割舍的林冲未必就没有出头的机会。”

    就在这时,远处三个人骑着快马向这边奔来。

    李衍定睛一看,却是山士奇、竺敬以及卞祥。

    一见这三个人骑马奔来,再想到刚刚借故离开的王伦,大致已经猜出是怎么回事的李衍,不禁有些头疼,“队伍大了,开始不好带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