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五十一章 好大的野心

第五十一章 好大的野心

    …

    清晨。

    熟悉的较场喊叫声将林冲惊醒!

    林冲下意识的握紧手中的刀!

    好一会,林冲才反应过来,他已经入了水泊梁山,随即握刀的手才慢慢又松了下来。

    这时,门外有人喊:“主人,天晓,好起了。”

    林冲听得,慌忙走出房来,见门外站着的是昨日李衍派给他使用的两个小厮——两个小厮,一个拿着洗漱用具,另一个则捧着一套崭新的衣物。

    林冲连忙施礼,道:“麻烦二位了!”

    一小厮道:“主人是主,小人二人是仆,今后小人二人具得靠主人快活,主人跟小人二人客气做甚!”

    林冲一想也是,然后从怀中摸出二两银子分给两个小厮,说:“莫嫌少。你们同我说说……咱们梁山泊。”

    两个小厮也不跟林冲客气,各自接过一两银子收起。

    一小厮道:“主人想知道什么,尽管问便是,小人定知无不言。”

    另一小厮犹豫了一下,道:“主人是否先行洗漱一番,然后再慢慢计较?”

    听了这小厮之言,林冲才意识到,他有些心急了!

    在两个小厮的伺候下,林冲好好洗漱了一番,又从里到外换了一身。

    等林冲换好以后,一小厮问:“主人是在房中食,还是去食堂食?”

    林冲问:“食堂是何地?”

    那小厮答:“将士吃饭之地,主人必是带兵大将,可去食堂食一日三餐。”

    另一小厮道:“主人也可以在自己的房间食,前面有小食堂,小人可以为主人取来。”

    那小厮又道:“不过小人觉得主人最好去食堂食,因为寨主和一众带兵的头领都在食堂里食,尤其是寨主,自从这食堂建立之日起,只要在山寨,寨主每日至少有一餐是在食堂食的。”

    林冲奇道:“寨主如此自贱身份作甚?”

    两个小厮一齐摇头,表示他们也不清楚。

    一个小厮道:“寨主不仅自己在食堂食,还强令当差的带兵头领也必须跟士卒同食同寝。”

    另一小厮道:“寨主时有惊人之举,事后无不被证明寨主英明,想必这同食同寝也一样。”

    林冲暗道:“看来这李衍在寨中的威望很高。”

    林冲问:“你二人可知寨主会如何安排于我?”

    一小厮道:“带兵或是当教头吧。”

    另一小厮道:“小人希望寨主能让主人带马都,那样我二人面上也跟着有光,不过这怕是很难。”

    林冲不动声色问道:“这是为何?”

    这小厮道:“小人听说,山士奇头领和卞祥头领都在争带那马都,为此,二位头领一直在暗中较劲,听说卞祥头领还跟寨主要了一卷兵书去读。”

    另一小厮道:“那也无用,马都最终怕还是会落到山士奇头领手中,毕竟,山士奇头领是山上最懂马的头领,又有竺敬头领支持他,而且传过寨主棍法跟寨主最是亲近,卞祥头领怎争得过。”

    先前那小厮不同意道:“这可说不准,这几次下山替天行道,卞祥头领都是身先士卒,战功第一,寨主不会不考虑这些的。”

    另一小厮道:“山士奇头领也不差,前日攻打项家庄,山士奇头领冒箭第一个冲上了庄墙,连斩了项家庄的五名弓箭手,才打破了项家庄。”

    林冲暗中摇头:“村夫短见,马军哪是这么好建的,没有三二百匹好马,何谈建立马都!”

    林冲道:“走吧,咱们去食堂食早饭。”

    一小厮道:“小人二人却是没有资格去食,小人二人连大营都进不去,只有头领和将士才能进入那大营。”

    另一小厮道:“小人可将主人送到那营门处,主人进营后可自去寻那食堂。”

    林冲心道:“还算有规矩。”

    ……

    出了住房,再转将过来,见座大关,关前摆着枪、刀、剑、戟、弓、弩、戈、矛,四边都是擂木炮石。

    三人进得关来,两边夹道遍摆着队伍旗号。

    又走了一段路,方才来到营门口。

    林冲看这营地,四面高山,中间镜面似的一片平地,方圆足有三五百丈。

    林冲暗道:“好大一座营盘,三五万人操练也足够了,这李衍好大的野心!”

    打发两个小厮离开,林冲就欲进营!

    万没想到,却被守营的士卒给拦了下来。

    林冲并未强求,而是想回身去追两个小厮,先回住处再说。

    恰巧,邓飞打营门前路过,热情道:“没想到林冲哥哥起来得这般早,早知恁地,就去找哥哥一块食早饭。”,然后将林冲接了进来。

    林冲道:“连续赶了十数日路,有些累了,才起来晚了,让邓飞兄弟见笑。”

    邓飞笑说:“哥哥无需这般,不当职时,随意就好,没人理会的……哥哥食早饭否?”

    林冲道:“还未。”

    听言,邓飞便引林冲去食堂。

    边走、林冲边打量那些操练的士卒。

    很快,让林冲吃惊的一幕出现——一座一丈高的绿台,旁边有个竹梯,每个从竹梯爬上高台上的兵卒,双手抱头,背向后,笔直倒下,底下有四名兵卒联手将他接住,然后将他直立放到地面上。站稳之后,他立即去换一个接他的兵卒,而被他换下的兵卒则爬上高台,然后也向他一样背向后笔直倒下。依次类推……

    邓飞道:“那是背摔,训练士卒的勇气、胆量、责任感,最主要训练士卒信任他们的战友,在战场上放心将背后交给战友。”

    林冲问:“这是寨主想到的?”

    邓飞笑说:“旁人谁能有这等才智。”

    林冲道:“寨主真乃大智之人!”,随即又将头转向那些令行禁止动作如一的士卒,由衷道:“真乃精锐!”

    邓飞道:“这些是新兵,最近才招募的。”

    林冲不信道:“这……如何可能!”

    邓飞道:“这些士卒是哥哥从蓟州回来后陆续招募的,训练时间最长的都不足两个月,带他们训练的杜迁哥哥,还有一营是宋万哥哥在带,他二人是专门负责训练新卒的。”

    这时,林冲才看见不远处背手站立的杜迁,进而想起昨夜李衍对杜迁的介绍,这才有几分相信这是新卒!

    不过这样一来,林冲更为吃惊,心道:“两个月真能练出这等精锐的士卒?”

    林冲又看向杜迁,心道:“观此人言谈,并无特殊之处,万没想到竟是一练兵大才。”

    猜出林冲想法的邓飞,笑说:“这是哥哥的练兵之法,杜迁哥哥和宋万哥哥只是按哥哥的练兵之法练兵。”

    听邓飞说这是李衍的练兵之法,林冲脑中闪过李衍那张高深莫测的脸,心道:“此人果然厉害!”

    突然想起,新兵都如此精锐,那战兵又该如何了得?

    紧接着,林冲又想到,眼见这位邓飞头领就是带战兵的,忍不住问:“邓飞兄弟,你统带的士卒呢?”

    邓飞倒也没有隐瞒,道:“我都晚上要下山替天行道,所以放他们休息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