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五十章 万里投主

第五十章 万里投主

    …

    “林教头,我家哥哥已等你多时了!”

    林冲问:“你知道我是谁?”

    朱贵笑道:“你不是豹子头林冲?”

    林冲道:“我姓张不姓林。”

    朱贵道:“莫要胡说,现今壁上写下‘林冲’的名字,你脸上文着金印,如何赖得过?”

    林冲眼中杀机一闪而逝,道:“你真要拿我?”

    朱贵摇头道:“我拿你做甚么?你跟我进来,到里面和你说话。”

    朱贵放了手,林冲犹豫了一下,然后跟在朱贵身后,两人来到后面一个水亭上。

    朱贵叫酒保点起灯来,和林冲施礼,面对面坐下。

    朱贵问道:“刚刚见兄长问梁山泊路头,要寻船去,那里是强人山寨,你要去做甚么?”

    林冲道:“实不相瞒,如今官府悬赏追捕小人,小人无安身处,特投这山寨里好汉入伙,因此要去。”

    朱贵道:“虽然如此,必有人荐兄长来入伙。”

    林冲道:“沧州横海郡故友举荐将来。”

    朱贵叹服道:“哥哥真乃料事如神!”

    林冲不解:“干令兄何事?”

    朱贵坦言道:“实不相瞒,在下朱贵,江湖上都叫我作‘旱地忽律’,我正是梁山泊的头领之一,我哥哥则是梁山泊的寨主铁棍至尊李衍,这家酒店也是我们梁山泊的产业,昨日见哥哥,哥哥就说教头近日必来投,如今果然被哥哥言中!”

    听了朱贵此言,林冲一喜,不过很快又在心中疑惑不已:“他们是怎么知道我的?”

    朱贵为人很是精细,一见林冲的表情,就大致猜出林冲所想,道:“兄弟不必多疑,我家哥哥与柴大官人最是交厚,常有书信往来,今年年中我家哥哥还亲自去了一趟柴大官人的府上,两人把酒言欢多日,自那以后,柴大官人多次给我家哥哥写信,最后一封信于前几日走水路到来,我想有可能就是那封信里说教头要来投。”

    柴进曾跟林冲说过,李衍先他一步路过柴进的庄子,因此,听朱贵将此事说了出来,林冲立即一拜,道:“怎敢劳寨主和朱贵哥哥费神!”

    朱贵将林冲扶起,道:“我家哥哥最爱结交豪杰,他多次说教头好武艺,若能入伙,必能壮大梁山泊,所以教头来入伙,乃是我们梁山泊之幸!”

    林冲暗松了一口气,心道:“看来这李衍倒是一个识货之人!”

    嘴上,林冲却谦虚道:“寨主谬赞了,林冲就是一武夫而已。”

    朱贵道:“险些忘了大事。”

    言毕,朱贵就把水亭上的窗子打开,然后取出一张鹊画弓,搭上一枝响箭,向梁山方向射去。

    林冲问:“此是何意?”

    朱贵答:“此是山寨里的号箭,少顷便会有船来。”

    朱贵又道:“我料哥哥必会亲自来接教头!”

    林冲却有些不信,“此刻月兔高升,寨主怎么会亲自过来?”

    朱贵笑说:“先吃酒,一会便知。”,随即安排鱼肉、盘馔、酒肴,宴请林冲。

    两人在水亭上,吃了一个多时辰的酒,林冲的心有些沉了,心道:“已过这么久,为何没有船来,难道那李衍并非是一个识人的真好汉?”

    朱贵则仍是信心满满,仿佛料定了,李衍必会亲自来接林冲!

    这时,只见对过芦苇泊里一条大船出现,径直到水亭下。

    朱贵见后立即引了林冲出去相见。

    刚到岸边,就见十几个人相继从大船上下来。

    为首之人,至多二十七八岁的年纪,身躯凛凛长七尺,相貌堂堂似堆琼,身穿一领黑缎子征衫,腰系一条茶褐文武双股绦,气质不凡,仪表堂堂。

    再观一众好汉,各个不凡,却又都自发的围绕在为首之人两边。

    林冲笃定,为首之人必是李衍!

    果然!

    被林冲料定!

    朱贵抓着林冲的胳膊上前,道:“哥哥,这位便是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因被高俅陷害,刺配沧州,那里又被火烧了大军草料场,无奈杀死三人,逃走在柴大官人家,好生相敬,因此特写书来举荐入伙。”

    林冲赶紧从怀中取出书信奉上,并道:“小人‘千里投名,万里投主’,凭托柴大官人面皮,径投大寨入伙。林冲虽然不才,望赐收录。当以一死向前,并无谄佞,实为平生之幸。不为银两赍发而来,乞头领照察。”

    李衍将书信收起,同时上下打量了一会林冲,道:“男儿脸刻黄金印,一笑身轻白虎堂。”

    林冲心下一震!

    林冲听出来了,李衍这是在说:“既然都已经成为罪犯被发配了,还有什么看穿的,白虎堂的事,就当过去吧,现在心头可以放开了,白虎堂,闯了又如何!”

    林冲心道:“此人似能看透人心,好生厉害,我当小心谨慎!”

    李衍并没有给林冲过多寻思的时间,而是又热情道:“来来来,我给兄弟介绍一下山上的头领,这是王伦兄弟,你与王伦兄弟亲近亲近。”

    林冲冲王伦一拱手,道:“见过王伦哥哥。”

    与此同时,林冲暗道:“他应该就是柴大官人说的那个不及第的秀才。”

    王伦回礼道:“见过林教头。”

    与此同时,王伦心道:“苦也!他得罪之人乃掌管天下兵马的高太尉,若留他在山上,定会招来官军围剿,我当寻个机会劝哥哥打发他下山,免致后患,只是柴进面上却不好看,忘了日前之恩,如今也顾他不得。”

    李衍又给林冲介绍其他人。

    一一将众头领介绍完,林冲才知道,李衍之所以迟迟才到,是因为李衍将山上的一众头领都聚集起来迎接他!

    如今天色已墨,大多数人都已睡下,李衍为了他一个新投之人,如此兴师动众,让林冲不禁有些感动,同时林冲也信了朱贵所说的李衍求贤若渴、礼贤下士!

    此时并不适合深聊。

    一路提心吊胆奔波的林冲,也带着深深的倦意。

    所以,李衍等人接了林冲回到宛子城,李衍亲自给林冲安排了住处,又亲自给林冲安排了两个精细的使唤人,然后就先行告辞了。

    李衍虽然不算殷勤,却处处透着诚意,让无根飘零的林冲稍稍安心,也让林冲第一次生出:“索性就真入了这梁山泊当个逍遥快活的贼罢了!”,随即林冲不禁又有些自嘲:“不当贼又能怎地,你林冲难道还有其它出路?”

    “罢罢罢,都随它去吧!”

    念及至此,林冲搂着刀坐靠在床头慢慢的睡了过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