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四十六章 绿了

第四十六章 绿了

    …

    阳谷县陆路兵马司前。

    一个面如重枣凤眼蚕眉美髯过腹的大汉抬头张望,同时问身旁一个面如冠玉唇如抹原的青年:“你父的伤势如何?”

    “哎!”

    青年叹然道:“郎中看过说,恐难再使刀枪了。”

    大汉听后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之色!

    刘广的武艺虽不如他,但也是一个少有的高手,将来或许可以成为他有力的助力,如今就这么废了,委实是可惜!

    再一看这青年,似乎也有些武力。

    而且,这青年似乎还有一个武艺相差无几的哥哥。

    大汉又提起精神,道:“江湖上有两名神医。一名‘安道全’,建康府人氏,人称‘当世华佗’,祖传内科外科,尽皆医得,以此远方驰名。另一名‘孔厚’,曲阜县人,孔子后人,医道高明,堪比那安道全。找到这二人,或许能医治好吾兄的伤。”

    青年听后大喜,道:“等找到舍妹,小侄就亲自去请这二人为我父医治手臂!”

    大汉点了点头,算是称赞青年的孝道。

    就在这时,远处来了一伙人,为首之人骑在枣骡马上,正是面色惨白神情阴郁的刘广,他身边还有一个面如冠玉唇如抹原的青年为他牵马。

    见到大汉,刘广立即下马,然后急走了两步,同时道:“怎敢劳烦云彪兄弟出来相迎!”

    这边,大汉也就是云天彪也急忙迎了上去,道:“贤兄说的这是甚么话,我与贤兄数年不见,如何能不想早见贤兄?”,说到这,云天彪看向刘广的左臂,关心道:“贤兄这手臂……”

    刘广一脸惨笑,道:“怕是废了。”

    云天彪道:“我刚跟刘麟贤侄说过,建康府的安道全和曲阜县的孙厚应该能医治贤兄的手臂。”

    听言,刘广眼中闪过一丝希望,道:“当真?”

    云天彪点点头,道:“那二人皆有神医之名。”

    刘广大喜,不过很快就又欲言又止:“为兄此次前来实是有一事相求……”

    云天彪豪爽道:“贤兄但说无妨!”

    见云天彪豪爽,刘广便直言道:“兄弟在这周遭地界名威誉盛,为兄想求兄弟帮忙找找小女阿秀!”

    云天彪有些迟疑!

    当今世道,一方面是封建社会商品经济的迅速发展,一方面是破产失地农民的游民化,而地方治安中虽然强化了对盗贼的惩罚,但是出于防止军事割据的考虑,大大减弱了地方军的战斗力,导致地方治安不良,盗贼群体壮大也就在所难免。

    在北宋第四位皇帝宋仁宗时期,名臣欧阳修就说过,当时天下盗贼太多了。

    而到了现在,情况就更糟糕了。

    《事林广记》一书,曾专门介绍过宋朝出门旅行的注意事项,比如规划路线时不要轻易抄近道,尤其是那些山路、沿途没有客店或者树林草丛多的路线,更是要规避。再比如,要注意从正规途径雇佣来路清晰的车夫伙计,哪怕贵一点也要在所不惜,而且一定要签署契约等等。尤其书中还特别写道,坐船行水路的时候,要签署雇佣契约,而且禁止船工携带私货或者顺脚搭载其他人。

    这些足以说明,宋朝的治安之差。

    不夸张的说,仅这京东西路就有几十伙匪盗,而这还是有名的,加上那些无名和小股不成伙的,怕是有几百伙。

    云天彪只是景阳镇的陆路兵马总管,芝麻绿豆大的官,而刘慧娘还是在东昌府被人掳走的,这让他云天彪去哪里找?

    见云天彪迟疑,刘广又道:“兄弟来信时不是曾说欲与为兄做个儿女亲家,只要兄弟能将小女救回,为兄就与兄弟结了这门亲,认了云龙贤侄这个女婿。”

    一听刘广此言,云天彪的脸瞬间就绿了,心道:“你那女儿已被强人掳走了几十日,如今保不齐已经成了强人的压寨夫人,退一步说,就算你那女儿没成为强人的压寨夫人,名声也已经受损,如何配得上我儿云龙?你这不是痴人说梦!”

    不过云天彪很快就神色如常,然后语气诚恳道:“贤兄这说得是哪里话,非是小弟不肯帮忙,而是小弟实不知从何处帮贤兄查起,毕竟那东昌府离我们阳谷县有一两日的路程,东昌府周围又大大小小十几伙强人,而小弟只是区区阳谷县的陆路兵马总管,没有调令,连辖区都出不得。”

    “这……”

    虽然隐隐感觉到云天彪有推脱之意,可云天彪说的也的的确确是实情。

    云天彪岔开话题道:“贤兄,刘麟贤侄只说了令爱被人掳走,却并没有说是如何被掳走的,那日到底是怎么回事?”

    听云天彪此问,刘麒和刘麟也竖起耳朵,他们也想知道那日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刘广脸上尴尬一闪而逝,随即将早就想好的说辞说了出来:“那日我与小女正在东昌府的一条背街上行走,一伙贼人贼眉鼠眼的打量我的宝马和小女,我当机立断像那伙贼人杀将过去,那伙贼人的武功倒也寻常,就是人数众多,又欺我无兵器在身,后来一小贼偷袭于我,用铁链将我的手臂打断,我见势弱,便打翻了几个小贼逃了出去,可怜小女被贼人隔了几十丈,无法相救,哎!”

    云天彪问:“贼有多少人?”

    刘广脸不红心不跳道:“四十有余。”

    云天彪道:“那是救不得。”

    刘广眼中含恨道:“我赶回客栈,立即取了兵器并两个犬子返回去救小女,可惜贼已无踪,几经周折被我等打听到了贼中一个碧眼重瞳虬髯过腹的汉子是当地的一名兽医,然后杀到他家去,可那贼窝已经人去屋空,犬子一把火烧了那贼窝,我等随后去报官,可恨那些贪官污吏只收钱银不办实事,查了三十几日,连蛛丝马迹都未查到,迫于无奈,我等只能来找兄弟你想想办法。”

    云天彪皱眉道:“如今贪官污吏日渐增多,不遵纲常,肆意妄为,于上蔽塞圣听,于下欺压良善,良才不得提拔重用,悲乎哀哉,望有朝一日官家能再开圣听,还大宋一个朗朗乾坤!”

    刘广符合道:“是极!”

    云天彪又道:“贤兄先且在我这里住下,令爱之事,咱们慢慢再商议,另外让二位贤侄去找一找安道全和孔厚,看看能不能将贤兄的手臂治好。”

    “哎!”

    刘广叹然道:“也只能是如此了!”

    就在这时,远处又来了一伙人——两个汉子赶着一辆双马大车。

    车上这两个汉子,让人啧啧称奇!

    其中一人面目丑陋,头脑可笑,三寸丁谷树皮,怎能用一个“丑”字来形容。

    另一人则又是另一个极端,身躯凛凛,相貌堂堂,一双眼光射寒星,两弯眉浑如刷漆,胸脯横阔,有万夫难敌之威风。

    一见这凛凛身躯的汉子,云天彪和刘广齐声道:“端是一条好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