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四十三章 强媒硬保

第四十三章 强媒硬保

    …

    “那我梁山泊的纪律就不要了?”

    王伦暗道:“来了,这才是最重要的!”

    组织了一下语言,王伦道:“老父老母一直想要个女儿而不得,刘小姐聪慧可爱,小可想代老父老母收她做个义女,于小可做个义妹,再求老父老母将刘小姐许配给哥哥,众头领都是媒人,岂不大善。”

    一听王伦出的这个馊主意,李衍脑中立即闪过宋江将扈三娘许配给王英那一幕,随即心里开始腻味:“什么破主意,按你这个破主意,我不就成王英了嘛,怎么,你还想当宋江?”

    让李衍没想到的是,竟然还有人给王伦捧臭脚!

    杨林第一个跳出来道:“此乃大善!恭喜哥哥和王伦哥哥成为一家人!”

    邓飞道:“恭喜哥哥!贺喜哥哥!”

    朱贵道:“休道巧,今日就是个良辰吉日,依小弟看,哥哥和嫂嫂今日便结为夫妇吧!”

    杜迁道:“此乃咱们梁山泊的大喜事,当大办!”

    阮小七道:“恁地麻烦作甚,直接入洞房最好!”

    宋万道:“七郎此言差矣,咱们梁山泊一直无大喜事,操办一下也好,让小的们也跟着快活快活。”

    阮小五道:“不错,也该让日日操练的小的们快活快活了。”

    随后,阮小二、山士奇、竺敬、孟康、卞祥等在山上的头领也纷纷劝李衍纳了刘慧娘。

    甚至就连管纪律的裴宣都说了一句:“哥哥当早婚生子。”

    见众好汉全都附和王伦,李衍不由得犯嘀咕:“这帮家伙该不会是盼着我犯错吧?”

    还真让李衍猜对了。

    王伦他们这些人本来就是强人或是准备当强人渴望过上那不怕天、不怕地、不怕官司、论秤分金银、异样穿绸锦、成瓮吃酒、大块吃肉生活的。

    结果,李衍将他们带到了另一条路上,还弄出来了三大纪律,又弄出来了一些其它条条框框,并且还带头遵守。

    这让他们过上了不一样又有盼头生活的同时,又多多少少都感到有些受约束!

    这还是其次,更重要的是,这让他们感觉跟李衍有很大的距离感,因为李衍表现得太过完美了一些,都有些像神不像人了,让他们想亲近却又不敢亲近。

    而李衍若是有点小瑕疵,比如好色,那么就会让他们松一口气,进而也就踏实一些。

    说得形象一些,现在的李衍有点往项羽高冷的方向跑了,而他们更喜欢李衍成为刘邦那样接地气的头头。

    好半天,李衍才想通这些,随即暗暗抹了一把冷汗,“差点跑偏了!”

    项羽虽然英雄,但能得天下的却是刘邦。

    李衍喜欢项羽这样的英雄不假,但想成为的却是胜利者刘邦!

    所以,李衍很快就下定决心,一定要做出改变!

    另外,李衍所不知道的是,在这个时代,势力主都是凌驾于他所指定的法律法规之上的,势力主所指定的法律法规都是用于约束别人的没有约束自己的,势力主不仅可以不尊守,还有特赦权,而且没有人觉得这样做不对。

    如今纳了刘慧娘,除了获得一个顶级军师、一个能工巧匠、一个美人以外,又多了几桩好处:

    一、自污一下,接点地气,省着没等天下打下来,就成孤家寡人了。

    二、借着这个机会给一众好汉松松绑让他们喘口气,慢慢适应这个不一样的水泊梁山,免得他们因为不适应而离去。

    三、借着这个机会颁布一些收揽人心的政策,给一众好汉点甜头,比如给他们也都成个家,让他们全都有老婆孩子有牵挂,这样一来,一定会大大增加水泊梁山的凝聚力——当然,这并不是说李衍会纵容军纪败坏,相反李衍会更加严抓军纪,这是人类几千年来用无数鲜血总结出来的强军之法,李衍怎么会不遵从?只不过,李衍会将军队和生活分开,然后在生活方面放放手,毕竟,人不能绷得太紧了不是?

    四、借机笼络献了刘慧娘的杜迁、邓飞、朱富、杨林——这并不难,李衍甚至不需要做什么就能办到,因为,只要李衍收了刘慧娘,他们就会想:“嫂嫂都是我献的,我跟哥哥不是外人。”

    五、成为王伦名义上的妹夫,缓和与王伦之间的隔膜,之前与王伦的那些不开心,就算不能因此而彻底烟消云散,也一定能在很大程度缓解——其实,这也是王伦的目的,否则他不会假公济私让他父母认刘慧娘当义女了。

    有这么多好处,本就垂涎刘慧娘的李衍怎能不为?

    李衍看向刘慧娘,问道:“刘小姐,你意下如何?”

    见李衍同意了,王伦等人无不大喜!

    不等刘慧娘开口,王伦就抢先道:“哥哥差矣,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婚姻这种大事哪能由义妹自己做主,再者,义妹乃是一未出阁的小姐,怎好答哥哥这话,哥哥孟浪了,此事小可会禀明老父老母,他们会一力为哥哥操办好此事的,哥哥毋须担心。”

    朱富随后道:“哥哥乃当世英雄,嫂嫂高兴还来不及,如何能不愿?”

    阮小七也道:“就是,哥哥愿意娶她,那是她修来的福气,咱们梁山泊不设妓营,要不然……”

    阮小七身边的广慧不着痕迹的给了阮小七一肘,打断了阮小七的话!

    阮小七这才如梦初醒发觉他自己失言了,连忙道:“哥哥休怪,俺刚才多吃了几杯,说得都是屁话,屁话!”

    阮小二随后道:“哥哥见谅,七郎他就是一个粗鄙!”

    山士奇也道:“哥哥原谅七郎这一回,他有口无心!”

    其他人也纷纷给阮小七求情……

    其实,阮小七的话糙理却不糙。

    妓营由来已久,最早可追溯到春秋时期,准确一点说应该是始于越王勾践,不过一直到了汉武帝的时候,才把设营妓作为一项制度定下来而已,历六朝、唐、宋而不衰,如今正是盛行之时,如果李衍不插手,用不了几年,著名抗金女将梁红玉就会是营妓之一。

    如果水泊梁山也有妓营,那么以刘广的所作所为,刘慧娘被抓住了之后扔进妓营真是太正常不过了。

    也就是在李衍的水泊梁山,否则刘慧娘就是被人随便处置的命。

    呃……在李衍这,好像也差不多。

    李衍当然知道阮小七是什么人,怎么会因为他无心的半句话而怪罪于他?

    李衍看着阮小七笑问:“兄弟该不是在怪我不设妓营吧?”

    见李衍没生气,阮小七道:“哥哥说建,就建,哥哥说不建,就不建,俺们都听哥哥的。”

    李衍道:“妓营是万万不能建的,那会消磨将士们的意志,也会成为部队的沉重负担,不过兄弟们也都老大不小的了,不能不成家,嗯……回头我会派人将与咱们梁山泊交好地区的媒婆都请上山,为兄弟们寻找好女成家。”

    大多数人嘴上不说,脸上却是笑得比菊花还灿烂!

    也是,都是身强力壮的好汉,怎么会不想女人怎么会不想娶妻生子?

    就在这时,已经想到自救之法的刘慧娘,轻启朱唇道:“寨主,奴家有话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