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四十一章 当纳为妻妾

第四十一章 当纳为妻妾

    …

    见李衍被杨林说懵了,朱富连忙上前,然后压低声音说:“小弟与杜迁哥哥去东昌府请皇甫端哥哥上山聚义替天行道,正巧碰上邓飞哥哥和杨林哥哥准备返回山寨,我们四人一商量,就一道去请皇甫端哥哥。我们在街上相商皇甫端哥哥跟我们一同上山之际,刘小姐与她父亲刘广路过,皇甫端兄弟赞了刘广的马一句‘好马’,刘广就提拳来打皇甫端哥哥,我们四人迫于无奈与刘广做了一场,刘广敌我四人不过,被邓飞哥哥打断了手臂,然后留下刘小姐独自一人骑马逃了,临走之前,那刘广还放出狠话,说去搬救兵剿灭咱们,小弟厌那刘广太过蛮横霸道,又见刘小姐与哥哥实在般配,便跟杨林哥哥他们商量请刘小姐上山与哥哥做个压寨夫人。”

    虽然朱富从始至终都没有说他们把刘慧娘弄上山是为了逼迫皇甫端上山,可李衍也听出了这层含义,李衍暗道:“朱富还真有干这种脏活的潜力,不错,值得培养……刘广,刘广,这个名字怎么这么耳熟?皇甫端夸马,皇甫端夸马……被斩,等等,这个刘广该不会就是皇甫端的那个冤家吧!”

    在《荡寇志》(《结水浒传》)中,皇甫端忍不住看刘广的好马,被刘广砍死。

    在《水浒后传》中,皇甫端因为没看管好刘广的马匹,被刘广杀死。

    总之,刘广就是皇甫端的冤家——要拿的冤家。

    想到刘广有可能就是皇甫端的冤家,李衍暗自摇摇头,心道:“还真是冤家路窄!”

    “等等!”

    “刘广的女儿不就是刘慧娘嘛,女诸葛刘慧娘!”

    想到此女有可能是顶级军师女诸葛刘慧娘,李衍猛然看向刘慧娘,随即压抑着激动道:“请教小姐姓名?”

    刘慧娘的心“咯噔”一下!

    见李衍眼中火光冲天,刘慧娘误以为李衍看上她了!

    不仅刘慧娘,其他人,也都认定双眼冒泛光又主动问刘慧娘姓名的李衍,看上刘慧娘了!

    这其中,又以始终都没有说话的王伦最为笃定!

    而且,王伦很快就意识到这是改善他与李衍关系的千载难逢的良机!

    刘慧娘向李衍盈盈一拜,道:“奴家刘慧娘。”

    “真是刘慧娘!”李衍大喜!

    刘慧娘是个顶级军师姑且先不说,关键是她自小心灵智巧,什么自鸣钟表,木牛流马,在他手里都是粗常菜饭,至于李衍现在想要的神臂弩,估计在她眼里恐怕也就是一个玩具,甚至李衍更想要的宝船,她都能帮得上忙!

    以刘慧娘之能,加上李衍的见识,那未来水泊梁山在科技方面绝对会遥遥领先领先任何势力!

    而科技又是第一生产力!

    可见刘慧娘的价值之大!

    更何况,刘慧娘天生一副慧眼,能黑夜辨锱铢,白日登山,二三百里内的人物都能辨识,一切书史,过了眼就不忘记,可谓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晓人和,明阴阳,懂八卦,晓奇门,知遁甲,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

    再看刘慧娘那闭月羞花之貌。

    李衍当即就下定决心:“这个压寨夫人我要了!”

    李衍冲刘慧娘一拱手,道:“一直将小姐当成是皇甫端兄弟的家人,没顾及上小姐,还望小姐恕在下怠慢之罪。”

    聪慧的刘慧娘暗道:“不好!”——她已经听出,李衍并没有放她下山的意思!

    刘慧娘的心顿时就是一揪!

    不过表面上刘慧娘却神色如常!

    刘慧娘道:“寨主言重了,奴家虽是女流之辈,亦经常听闻,水泊梁山的铁棍至尊乃替天行道的好汉,于百姓秋毫无犯,实乃顶天立地的大英雄,今日能得见寨主,实乃三生有幸!”

    被刘慧娘这么一抬李衍,李衍还真有些犯难了——三大纪律和水泊梁山的法律是李衍自己定的,如果李衍自己带头强抢民女,那岂不是说,是李衍自己把规矩打破了,未来若是有人有样学样怎么办?

    那为了水泊梁山的名声和军纪放刘慧娘下山?

    开什么玩笑,把刘慧娘这样的宝贝拱手让人,他李衍不是傻缺嘛!

    一时之间,既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的李衍,陷入了两难之中!

    王伦看准时机越众而出,道:“哥哥,小可有话说。”

    自从上次的事过去,王伦更加勤勉,只是变得小心谨慎了许多,如非职务上的事,一直不曾主动开口。

    换而言之,不仅李衍对王伦有些隔膜,王伦对李衍、对水泊梁山也有些隔膜。

    这并不是一件好事,因为这很容易被有心人离间,而且其他人难免会生出兔死狐悲物伤其类之感,毕竟谁都不希望自己紧紧追随的是一个心胸狭窄之人!

    因此,李衍一直在寻觅机会,改变与王伦之间的关系。

    所以,见王伦主动站出来说话,李衍立即和颜悦色道:“王伦兄弟但讲无妨!”

    见李衍也有心消除两人之间的隔膜,王伦大受鼓舞,道:“小可认为哥哥当纳这为刘小姐为妻妾!”

    李衍眼睛一亮!

    不过嘴上却道:“胡闹!我梁山泊何曾强抢过民女,此例岂能由我而废!”

    一听李衍此言,刘慧娘气得贝齿轻磨!

    水泊梁山的那群莽汉听不出来李衍这其实是在说:“我不是不想纳,只是我定的规矩不让我纳,王伦兄弟你帮我想个两全其美的办法。”,长了棵七窍玲珑心的刘慧娘如何能听不出来?

    刘慧娘在心中羞怒道:“此人无耻!”

    与此同时,刘慧娘也隐隐感觉到今日她怕是在劫难逃了!

    除了刘慧娘以外,所有人之中只有王伦听明白了李衍的真实意思。

    王伦大喜!

    李衍能这么暗示他,那就说明,此事圆满解决了之后,他与李衍之间的关系将更胜之前,他甚至都有可能成为李衍的绝对心腹!

    想通这些,王伦精神一振,道:“哥哥此言差矣,小可有三个哥哥必须纳刘小姐为妻妾的理由,还望哥哥容禀!”

    李衍心道:“不杀王伦,做对了,我这一个理由都找不到,他竟然能帮我找出三个!”

    不过表面上李衍却沉着脸说:“哦?我说错了?那王伦兄弟你倒是说说我哪说错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