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三十八章 驯马(中)

第三十八章 驯马(中)

    …

    在竺敬的帮助下,山士奇终于如愿以偿的骑上了狮子骢。

    那这样就能驯服汗血宝马狮子骢了吗?

    开什么玩笑,如果狮子骢如此轻易就能被驯服,那么也就不可能只有裴仁基一人驯服过狮子骢了!

    感到有人骑上了它的背,骐骥一跃,狮子骢就蹿了出去,众人眼前青光一闪,狮子骢就栽着山士奇跑出去了近百丈!

    这时,众人才知道这狮子骢当真是汗血宝马,否则绝不可能有这么惊人的速度!

    狮子骢越跑越快,越跑越快,快到李衍凭感觉判断,它的时速搞不好能达到一百公里!

    这速度太惊人了!

    以至于李衍第一次对这狮子骢动了贪心!

    就在李衍等人准备好好欣赏一下狮子骢的雄姿之际,狮子骢猛然停了下来!

    狮子骢停得是如此突然,突然到如果现在骑在它背上的人是李衍,那么绝对会被它射出去!

    山士奇没有被射出去,他死死的攥着狮子骢的鬃毛,双腿紧紧的扣着狮子骢的肚子,就这么硬生生的挺住了,可见山士奇的骑术之高!

    然而这还不算完!

    见这样都没能甩到山士奇,狮子骢直接就地一打滚!

    而且,狮子骢不紧滚一下,并且是连番打滚!

    不得不说,山士奇也真是一条硬汉!不论狮子骢怎么滚,山士奇就是不从狮子骢的背上下来,哪怕他被狮子骢弄得伤痕累累!

    这一刻,没人再像之前那样笑话山士奇,而是不约而同佩服起山士奇的硬气来!

    与此同时,众人无不希望山士奇能驯服这狮子骢!

    可惜!

    这只能是众人的想法!

    见打滚也不能将山士奇这个讨厌的人类从它自己背上弄下去,狮子骢再次战起来,然后继续奔跑!

    山士奇紧了紧他手上的马鬃,又紧了紧他扣住马腹的双腿——他和狮子骢杠上了,今天非驯服这匹烈马不可!

    不过!

    很快山士奇就发现他这个决心下早了——狮子骢竟然载着他直奔一块巨石撞去!

    刚开始,山士奇还抱着一丝侥幸,认为狮子骢这只是吓唬他!

    可很快,山士奇就发现,这真是侥幸,因为狮子骢不仅丝毫都没有减速,反而又开始加速了,好像真准备跟他同归于尽!

    山士奇骇然,“此马的性子竟这么烈?”

    由不得山士奇不信!

    离巨石只有不到十丈距离之际,狮子骢再次加速!

    不需多,也就三五息过后,这一马一人就会撞到巨石之上,然后双双撞亡!

    山士奇紧张的混身都是汗!

    可狮子骢仍没有半点减速的意思,甚至山士奇隐隐感觉狮子骢好像又加速了!

    在离巨石只有一丈五的距离时,山士奇再也挺不住了——他不敢拿他自己的命赌!

    山士奇一翻身跳下了狮子骢,随即向前滚动卸去惯力,最后靠双腿蹬住巨石,才勉强让他自己的身体停了下来!

    定睛一看,那狮子骢竟然已经到了他身边,并且立起双脚,想要踩死他!

    山士奇赶紧狼狈躲避,李衍等人也赶紧上前去解救山士奇。

    忙活了好一阵,皇甫端才安抚下狮子骢!

    山士奇羞怒,想要再去驯服狮子骢!

    竺敬抓住山士奇的胳膊,道:“非是哥哥本事不济,而是这狮子骢极猛悍,不能驯。”

    李衍也道:“士奇兄弟驯马的本事我等皆看到了,不能驯服这狮子骢非兄弟的本事之过,而是这狮子骢与兄弟无缘。”

    有了李衍和竺敬给的台阶,身体状况大跌到已经奈何不了狮子骢的山士奇,道:“罢罢罢,我与匹汗血宝马无缘!”

    皇甫端帮狮子骢掸了掸浮土,然后道:“还有兄弟想试一试吗?”

    这时,一个等候很久的声音响起:“让俺试试。”

    众人看去,却见是卞祥。

    卞祥虽然是庄家人出身,但很有上进心——上山不久,卞祥就响应李衍的号召开始勤学识字,李衍创建的讲武堂,卞祥是唯一一个每课必到的头领。

    另外,卞祥还勤学马术,每天都至少骑两个时辰的马。

    由此可见,卞祥能在田虎那做到右丞相太师绝非没有道理。

    当然,虽说卞祥每天都至少练两个时辰骑马,但卞祥的骑术仍远远无法跟从小就勤练马术的山士奇相比。

    因此,见卞祥要驯狮子骢,不少人都露出笑意,暗道:“山上骑术最好的山士奇都不行,你行吗?”

    卞祥也不废话,直接来到皇甫端身前,道:“皇甫兄弟,让俺试试,可否?”

    皇甫端道:“它的蹄子还没长好,别让它剧烈奔跑。”

    卞祥道:“放心!”,然后卞祥就来到狮子骢正面,道:“俺跟你比比力气,你输了,以后就跟俺!”

    言毕,卞祥就来到狮子骢的左前侧面,然后伸出双臂去抱狮子骢的脖子!

    也不知是不是狮子骢听懂了卞祥之言存心跟卞祥比一比力气,竟然任由卞祥抱住它的脖子!

    卞祥一喜!

    卞祥的两条臂膊有水牛般的气力,曾经掼倒过一头近两千斤重的大水牛,这狮子骢最多也就一千五百斤,绝比不上被他掼倒的那头大水牛!

    这是卞祥下场驯狮子骢的信心来源!

    卞祥最怕的就是,狮子骢运用它的灵敏躲避比力,那样的话,卞祥可以说是毫无胜机!

    结果,狮子骢竟然没躲跟他比力,这让卞祥如何不喜?

    卞祥全神贯注,用肩扛住狮子骢的脖子,再然后开始通过拧、扛、压等一系列动作企图将狮子骢掼倒使狮子骢四脚朝天!

    可较了一会劲之后,卞祥开始心凉——他竟然掼不倒狮子骢!

    力气比不上狮子骢,卞祥其实早有心理准备,毕竟人畜有别,而且狮子骢又是传说中的汗血宝马!

    卞祥之所以在明知力气不如狮子骢的情况下还跟狮子骢比力,是因为他掌握了掼牛马的技巧——简单一点说就是,使用拧、扛、压等巧劲借力打力。

    这是卞祥苦练了很长时间才掌握的技巧,他就是靠着这个技巧掼倒了那头近两千斤重的大水牛。

    可是这些技巧今天却一点都帮不上卞祥,因为聪明的狮子骢根本就不吃卞祥的巧劲!

    而且,这狮子骢的力气竟然比那头近两千斤的大水牛还要大出许多!

    这种情况下,卞祥也只能靠不断卸狮子骢的力和不断避免被狮子骢掀翻来跟狮子骢比拼耐力,希望在狮子骢力竭之后将狮子骢掼倒。

    一人一马以一个并不太美观的姿势像两个摔跤手一般跤斗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