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三十六章 狮子骢

第三十六章 狮子骢

    …

    已得朱贵先回报知,李衍派遣阮小七以及几个小头目棹船去酒店迎接杨林和皇甫端等人。

    朱贵、朱富、邓飞、杜迁陪同杨林、皇甫端包括皇甫端的妻儿以及刘慧娘都到金沙滩岸下船,然后在鼓乐中乘马坐轿迎上寨来。

    到得关下,李衍亲自领着王伦、宋万、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广慧、山士奇、竺敬、卞祥、裴宣、孟康等十一个头领,给杨林和皇甫端等人摆了接风酒。

    共饮几碗过后,李衍左手抓着杨林的手腕、右手抓着皇甫端的手腕,大笑道:“今日得杨林兄弟和皇甫端兄弟加入我梁山泊,我梁山泊兴旺指日可待!”

    “杨林兄弟,小弟可等你多时了!”

    “杨林兄弟,你我且再吃上一碗!

    “杨林兄弟,跟兄弟讲讲你在彰德府的风光!”

    “……”

    宋万等好汉对于皇甫端这个兽医并不看重,相反他们很喜欢杨林这个能说会道的江湖人,不过因为李衍很是看重皇甫端,他们也不敢怠慢皇甫端!

    “皇甫端兄弟,听说你带来了一匹汗血宝马,牵来让我们耍耍撒!”

    “皇甫端兄弟,你那匹汗血宝马叫什么名堂?”

    “不知皇甫端兄弟从何处得到的这匹汗血宝马?”

    “……”

    武人爱马,不亚于爱兵器,一匹好马在关键的时候,能决定一个人的生死。

    不说旁人,就说邓飞。

    如果邓飞能有一匹好马,在纵马去救索超的时候,就不会因为马不行而被石宝一刀砍做两段了。

    更何况,有伯乐之称的皇甫端,还说这是一匹汗血宝马!

    试问,他们这些爱马如命的武人能不动心吗?

    见众人全都追问皇甫端的宝马,李衍眼睛一瞪,道:“皇甫端兄弟的宝马永远都是皇甫端兄弟的,你们不许打它的主意!”,然后李衍看向皇甫端又保证道:“兄弟但请放心,只要有我李衍一日,你的宝马定不会属于旁人!”

    听李衍这么一说,宋万等人无不面带尴尬的一缩头,不敢再惦记皇甫端的汗血宝马了!

    听出了李衍对他的维护,又想到朱富此前说过李衍很重视他,皇甫端心下一松,同时对逼他上梁山的李衍稍稍有了一点好感!

    皇甫端虽然算不得一个太聪明的人,但也明白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更何况,作为一个真正懂马的人,皇甫端并不想他的这匹汗血宝马永远没有上战场的机会!

    因此,皇甫端冲李衍一拜到地,然后道:“不久前小人去了一趟太行山,在山脚下,小人看到它居然被套着嚼子拉一辆盐车翻越太行山,当时,它的蹄子都快磨烂了,身上被拉套勒出了深深的血痕,浑身躺着血汗,我当即就将它买下,听它的原主人说,它的母亲是他家马厩里一匹特别健壮的五色母马,有一日母马跳出马厩跟一匹极为高大神骏的野马跑了,几日后,母马回来,不久就生下了它,它从生下来开始,就特别暴躁,而且不让任何人靠近,他的原主人被它踢断了腿,一气之气就强行给他套上嚼子,让它拉最重的盐车,想要用这种方法将它驯服。”

    皇甫端蔑视的一笑,又道:“如果这样就能驯服它,它就不是汗血宝马了……它从未屈服过,至今为止,无一人骑过它!”

    说到这里,皇甫端冲宋万等人一抱拳,道:“小人不是武人,所以并不需要宝马,诸位好汉谁能骑上它,就将它牵走吧。”

    李衍刚想说话,皇甫端就冲李衍一拱手,道:“哥哥爱护小人的心意小人明白,但真正的千里马是没有养在马厩里的,它们属于战场!”

    听皇甫端这么说,李衍也就不再言语,任由皇甫端去将那匹汗血宝马牵过来。

    不一会,皇甫端就牵来了一匹高大的青白杂毛马。

    一见此马,李衍先是一怔,随即不禁大失所望——它除了高大一些,跟普通的杂毛马几乎没差,与李衍想象当中的神骏的汗血宝马差距不是一般的大!

    不仅李衍,其他人也都觉得皇甫端有些夸夸其谈了,这根本就不是汗血宝马,甚至还有人认为皇甫端可能牵错了马!

    山士奇忍不住道:“这就是汗血宝马?”

    皇甫端点点头,道:“不错,血统极为纯正的汗血宝马。”

    广慧问:“它叫名堂?”

    皇甫端道:“狮子骢。”

    在场的所有人,有一个算一个,集体愕然!

    为什么所有人都愕然?

    只因为这狮子骢实在是太有名了!

    隋文帝时,大宛进贡了一匹汗血宝马,名为狮子骢,十分神骏,可以朝发西京,暮至东洛。

    长安到洛阳六百里路,它一天就跑完了。

    惟郎将裴仁基能驭之——在在《说唐》、《兴唐传》等书中,隋唐第三条好汉裴元庆就是裴仁基的第三个儿子。

    后来,隋朝灭亡,狮子骢不知所踪。

    到了唐太宗时期,宫里又出现了一匹狮子骢。

    这匹狮子骢性子十分暴烈,谁也无法制服。

    这时候有一个才人站出来,言于太宗曰:“妾能制之,然须三物,一铁鞭,二铁楇,三匕首。铁鞭击之不服,则以铁楇其首,又不服,则以匕首断其喉。”

    唐太宗一听心想好狠,从此就不大太搭理这个才人。

    这才人姓武,号媚娘。

    这狮子骢差点毁了一代女皇,怎么能没名?

    但是!

    传说中的狮子骢异常神骏!

    这匹杂毛马除了大点哪有一丝神骏?

    山士奇实在是不信这匹杂毛马就是传说当中的狮子骢,因此道:“它真是狮子骢?”

    皇甫端笑说:“兄弟可以去试试,不过要注意,它的蹄子还没长好,暂时不能剧烈奔跑,兄弟最好点到为止。”

    说到这,皇甫端看向朱富道:“我不跟你们来,就是因为我得精心照顾它,它的蹄子每天都得抹我制作的草药,这样它才能完全恢复如初。”

    山士奇不信这匹杂毛马就是大名鼎鼎的狮子骢!

    退一步说,这匹杂毛马如果真是狮子骢,那更好,他山士奇正好可以驯服它,让它当自己的坐骑!

    所以,听皇甫端让他试试,山士奇二话不说就向杂毛马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