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三十五章 压寨夫人(下)

第三十五章 压寨夫人(下)

    …

    “我观这位小姐与哥哥有一段好姻缘,咱们何不请她回山与哥哥做个压寨夫人?”

    朱富此言一出,杜迁、邓飞、杨林均是一怔!

    刘慧娘眼中则闪过一丝苦色,可随即就又神色如常,只有她在袖子中紧攥着的手能表现出她的真实内心!

    杜迁小声道:“可哥哥向来不许强抢民女……”

    朱富辩道:“这位小姐可不是什么民女,她是想要我等性命的仇人之女,饶她一命已是便宜她,于哥哥做个压寨夫人有何不可?”

    “这……”

    杜迁有些犹豫不决!

    杨林“哈哈”一笑,道:“如此最好,我正不知拿何物当见面礼见哥哥,如今却是有了!”

    朱富看向杨林,心知这杨林十有八是知道了自己的盘算!

    邓飞犹豫道:“这……会不会坏了哥哥的仁义?”

    杨林将邓飞拉到一边,小声说:“我虽不知为何,但从朱富兄弟的表现来看,哥哥定是极重视这紫髯伯,以至于朱富兄弟甚至不惜动了麻翻了紫髯伯将他强行带回山的念头,如今却是不用这般麻烦了,只要将这位小姐带上山,这紫髯伯就必须得跟咱们上山聚义替天行道。”,杨林提高声音接着道:“那刘广暴躁蛮横,今番被咱们打伤了手臂,又岂能善罢甘休,咱们若是再将他的女儿带走,以那刘广的暴躁脾气,定会没完没了,咱们可不是这东昌府之人,那刘广哪里寻得到咱们,只能寻到不肯离家的紫髯伯,然后向紫髯伯发难,要紫髯伯赔他手臂和女儿,他是官面上行走之人,必有相好的亲朋友,紫髯伯怕是少不得刺配千里,兴许会将紫髯伯刺配到那十死无生的沙门岛!”

    邓飞也知道李衍重视皇甫端,因此,尽管对刘慧娘动了恻隐之心,可是却不敢坏了李衍的大事。

    杨林已经将这话头引了出来,朱富立即顺势劝皇甫端道:“事已至此,哥哥还是跟我等走吧,免得受那牢狱之灾死于非命。”

    皇甫端苦笑不已!

    他就看了一眼别人的马夸了一句那马好,怎么就落到如此田地?

    皇甫端道:“跟你们去了,就能避免那刘广报复?”

    刘慧娘突然开口道:“他们认为凭梁山泊的八百里水泊能抵挡住朝廷的围剿……”

    杜迁等人惊奇不已!

    从始至终他们这些人可都没提过他们是水泊梁山的人,没想到这刘慧娘一语就道破了他们的来历!

    刘慧娘继续自救道:“梁山泊易守难攻不假,但官府若是一心围剿,未必就不能攻破那蓼儿洼、宛子城。”,然后刘慧娘语气一缓,又道:“铁棍至尊规划的发展路线是对的,多做善事,反贪官不反朝廷,等待恰当时机接受朝廷招安,带领诸位叔伯建功立业……奴家劝诸位叔伯一句,不要为梁山泊招惹祸事,破坏了铁棍至尊的招安大计,今日之事,不带走奴家,你我双方并无太大仇恨,不至于不死不休,奴家再寻个机会好好劝一劝家父,此事就此了了,咱们双方今后永不相见……”

    听刘慧娘这么说,杜迁和邓飞不禁有些迟疑,甚至就连杨林都有些犹豫!

    此时就能看出朱富与杜迁等莽夫的不同!

    朱富深知李衍对皇甫端的看重,也深知这是他出头进入李衍眼中的难得良机,如果完不成李衍交给他的赚皇甫端上梁山泊的任务,那么不管梁山泊将来发展到何种地步,他都只能是一个局外人!

    想明白这其中的关键,朱富将刚刚才收起的短刀又抽了出来,然后看着刘慧娘,道:“小姐好口才,有苏秦、张仪之风!然,姑娘的对象却是选错了,实不相瞒,我等接到的任务就是请皇甫端哥哥上梁山泊聚义与我等一同替天行道,其余之事一概不在我等的考虑范围内,至于未来小姐是否会成为我家哥哥的压寨夫人,则得看小姐与我家哥哥有无缘份,也得看小姐能否凭小姐的三寸不烂之舌说服我家哥哥……未了避免被小姐的言语坏事,从现在开始,小姐若是再开口,就休怪小人心狠手辣,小姐应该清楚,于我等的目的而言,其效果相同,甚至更好一些。”

    刘慧娘微微张了张嘴。

    那边朱富眼中杀机暴现!

    试探出了朱富的底线之后,刘慧娘苦笑不已——秀才遇到兵,她也很无奈!

    见刘慧娘很识趣的又闭上了嘴,朱富将头转向皇甫端,道:“今后朱富定找机会于哥哥赔罪,但此事已成,哥哥若不跟我等上梁山泊聚义,怕是少不了被那刘广纠缠,刘广其人哥哥也曾领教,哥哥只看了一眼他的马夸赞他的马好,就遭到他辱骂追打,如今他断了一臂,又被我等掠走了女儿,会如何对哥哥,哥哥可想而知……我家哥哥极为仰慕哥哥的医术,哥哥若是跟我等上山聚义共同替天行道,必会受到最高礼遇,一展生平抱负!”

    形势逼人强,不跟朱富他们上梁山泊,就会面临暴躁蛮横的刘广的报复,惹来滔天之祸。

    他自己倒也罢了,如是连累妻儿该如何是好?

    而且,说不准朱富他们还会用其它方式再逼他上山。

    皇甫端暗道:“罢罢罢,且随他们去吧!”,然后道:“好吧,小人跟你们走,不过小人得先回家一趟。”

    朱富道:“那刘广是骑好马走的,迟恐生变……”

    皇甫端道:“无妨,小人的家就在前头不远处,小人旁的不取,只取浑家和幼子以及一匹马,然后就跟几位大王走,如何?”

    朱富道:“取家人一同上梁山泊倒也无妨,只是那马就不必取了,我梁山泊虽不富裕,但却不缺哥哥一匹马,这样,我代我家哥哥做主,只要哥哥肯跟我们上山,就送五匹马给哥哥,可否?”——带着马匹目标太大,因此,怕坏事的朱富不想皇甫端带马上路!

    皇甫端傲然道:“梁山泊的马加到一起也抵不上我这一匹马!”

    邓飞奇道:“你那是什么马,竟敢口出狂言,难道是汗血宝马?”

    让邓飞没想到的是,皇甫端竟然说:“然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