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三十四章 压寨夫人(上)

第三十四章 压寨夫人(上)

    …

    东昌府一条背街上。

    朱富纠缠一个碧眼重瞳虬髯过腹的汉子说:“我家大官人的宝马非皇甫端哥哥不能医治,求哥哥看在医者父母心的份上移驾我们庄上一趟!”

    朱富身旁的杜迁、邓飞以及一个头圆耳大、鼻直口方、眉秀目疏、腰细膀阔的大汉,也纷纷帮着朱富劝说皇甫端:

    “紫髯伯慈悲,怜我等百里路苦,随我等回庄吧!”

    “兄长但去,钱银之事好说,我家大官人乃是舍遮之人,必不会少兄长的医资!”

    “若请不到贤兄,我家大官人的宝马必死无疑,我们也必受牵连,还望贤兄救我等一救!”

    “……”

    原来,邓飞说完锦豹子杨林入伙,正碰上来赚皇甫端上山的朱富和杜迁。

    于是,几人商量了一番之后,就一同来哄皇甫端上山。

    哪成想,也不知是被皇甫端看出了端倪,还是怎地,皇甫端就是不跟他们走,任他们磨破了嘴皮!

    皇甫端见朱富四人难缠,道:“小人非是不想赚你家的钱银,而是小人有一件要事,暂时不方便离开,几位兄弟还是另请高明吧。”

    见皇甫端根本不吃软的,朱富不着痕迹的给杜迁、邓飞、杨林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们准备来硬的——也就是他们之前说好的找机会麻翻皇甫端,然后带皇甫端回水泊梁山。

    就在这时,皇甫端突然驻足猛回头看向一匹枣骡马,称赞道:“好一匹马!”

    由于皇甫端驻足,朱富等人也跟着停了下来,不过他们看的不是马,而是马旁立着的一个少女,但见:

    那少女生的娉娉婷婷,好象初出水的莲花,说不出那般娇艳,简直闭月又羞花!

    杨林啧啧道:“天下竟有这般好女子!”

    让皇甫端等人万没想到的是,他们这一行人驻足看马看少女的举动,竟惹得一人大怒!

    你道这是何人?

    此人姓刘名广,原在沂州府东光平巷做东城防御,因失了差使而落了职,吃那青苗手实钱追通不过,只得把祖遗的一所房子变卖了赔偿,如今只得领着一家老小搬到偏远乡下居住,路经此地。

    可以说,此时正是刘广满肚子气没处发之时!

    正巧!

    见皇甫端打量他的宝马,杜迁等人又打量他的宝贝女儿!

    刘广立即暴怒,大骂:“一群该杀的贼,竟敢惦记老爷的宝马、女儿,讨打!”

    说话间,刘广就提起双拳向皇甫端冲来!

    见刘广如此霸道,杜迁等人大怒不已!

    虽然水泊梁山军纪很严,可他们现在的身份说到底还都是强人,就算将来成为义军,那他们也都是血气方刚的军人,怎能忍下这种辱骂?

    更何况,虽然杨林准备入伙,但毕竟还没有上山,目前还是快意恩仇说动手就动手的江湖人,如何能忍受刘广的辱骂?

    杨林二话不说,提拳就迎了上去!

    片刻过后,杨林便和刘广战到了一起!

    拳来脚往交手了一小会之后,杨林的心就是一紧——他不是刘广的对手!

    这并不奇怪,刘广虽然暴躁蛮横,但手段却是不弱的,与朱仝、穆弘这些弱八彪实力相当,杨林虽有些手段,但跟刘广却是不能相比的。

    见杨林不敌,杜迁和邓飞立即上前帮忙!

    然而!

    虽然是以一敌三,但刘广仍不落下风,而且越战越勇!

    杜迁一个不查,被刘广一脚踹中大腿,暂时退出了战场!

    见已建功,刘广“哈哈”一笑,继续战杨林和邓飞!

    朱富知道,不能再藏着掖着了,否则他们非全军覆没不可!

    朱富大喊:“动兵器!”,然后就从袖中抽出一短刀也向刘广杀将过去!

    听了朱富的提醒,除了没有兵器在身的杨林没有什么反应,邓飞立即从腰间抽出一条铁链,那边杜迁也从怀中抽出一把短刀瘸着腿向刘广杀将过去。

    刘广托大了!

    他的武功是比杜迁等人高!

    可好虎架不住群狼,更何况杜迁等人还有兵器在手,尤其是邓飞手中铁链,那可是实实在在的中长兵器!

    所以,在朱富也加入战局之后,刘广立即落入下风!

    不一会,刘广就难以支撑,被邓飞一铁链扫中手臂,骨折筋断!

    刘广大骇,随即飞起双脚将杜迁和朱富逼退,然后逃也似的冲向他的枣骡马,再然后一跃而上!

    刚一坐好,刘广就想将他女儿拉上马一块逃!

    可刘广定睛一看,邓飞和杨林已经追杀过来,如果去拉女儿,必会被邓飞和杨林追上!

    迟疑了一下,刘广一咬牙,随即去拉女儿的手一翻猛拍向马屁股,同时大喊:“女儿莫怕,爹爹现在就去搬兵,定剿了这贼窝救你出火海!”

    不得不说,皇甫端的眼光真不差,刘广的枣骡马的确是匹好马——一得刘广的命令,枣骡马一下子就蹿了出去,根本不给邓飞和杨林追杀刘广的机会!

    “杀才!算你这厮跑得快!”杨林唾道!

    这时,想起刘广的女儿还在,杨林下意识的看向少女!

    与此同时,其他人也都看向少女!

    让众人惊奇的是,这少女眼中并无惧色,而是不紧不慢的盈盈一拜,然后轻启朱唇道:“几位叔伯请了。”

    邓飞有些佩服少女的胆色,再加上少女我见犹怜的相貌,不禁都动了恻隐之心!

    少女又道:“几位叔伯容奴告禀:奴家姓刘小字慧娘,刚刚与几位叔伯厮打之人乃是家父,姓刘名广,在沂州府东光平巷做东城防御,今日实受了上官一些气,才冲撞了几位叔伯,如今他臂已断,算是受了教训,此事就此揭过可好?”

    听刘慧娘这么说,邓飞一想也是,他们这边就杜迁挨了刘广一脚,而刘广则被打断了手臂,可以说此生不残也废,算算他们的确不亏,此事这么了了也无不可,便道:“你那爹爹太过霸道,今日若不是我等还有些手段,必吃他一顿好拳脚,你回去后劝他戒骄戒躁,谁人不是爹生娘养。”

    刘慧娘又盈盈一拜,道:“必去劝他。”

    如果按照这样发展下去,那么此事真有可能到此为止,当然,前题是断了手臂的刘广肯善罢甘休。

    可就在邓飞说“那你去罢……”之际,朱富突然开口道:“且慢!”

    邓飞看向朱富,不解道:“兄弟何意?”

    朱富眼珠微微一动,然后看了一旁担心不已又踌躇不决的皇甫端一眼,再然后看向刘慧娘,道:“我观这位小姐与哥哥有一段好姻缘,咱们何不请她回山与哥哥做个压寨夫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