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三十三章 风雪山神庙

第三十三章 风雪山神庙

    …

    拈絮撏绵,裁几片大如拷栳。见林间竹屋茅茨,争些儿被他压倒。富室豪家,却言道压瘴犹嫌少。向的是兽炭红炉,穿的是绵衣絮袄。手拈梅花,唱道国家祥瑞,不念贫民些小。高卧有幽人,吟咏多诗草。

    林冲踏着瑞雪迎着北风飞也似奔到草场门口开了锁,入内看时,暗暗叫苦——那两间草厅已被大雪压倒了!

    钻进破屋,看了看已灭的火盘,拽出一条絮被,林冲寻思:“怎地好?”

    想起离这半里路上有一古庙可以安身,林冲暗道:“我且去那里宿一夜,等到天明,再作理会。”

    把被卷了,花枪挑着酒葫芦,依旧把门拽上,锁了,便向那山神庙走去。

    入得庙门,再把门掩上,傍边有一块大石头,搬过来倚住了门。

    再一看破亩,殿上塑着一尊金甲山神,两边一个判官、一个小鬼,侧边堆着一堆纸。

    林冲把枪和酒葫芦放在纸堆上,将那条絮被放开。

    先取下毡笠子,把身上雪都抖了,又把早有五分湿了的白布衫脱将下来和毡笠一起放在供桌上,然后把被扯来,盖了半截下身,之后一边喝着葫芦中的冷酒、一边啃着硬冷的牛肉。

    正吃时,只听得外面必必剥剥地爆响,林冲跳起身来,就壁缝里看时,只见草料场里火起,刮刮杂杂的烧着。但见:

    雪欺火势,草助火威。偏愁草上有风,更讶雪中送炭。赤龙斗跃,如何玉甲纷纷;粉蝶争飞,遮莫火莲焰焰。初疑炎帝纵神驹,此方刍牧;又猜南方逐朱雀,遍处营巢。谁知是白地里起灾殃,也须信暗室中开电目。看这火,能教烈士无明发;对这雪,应使奸邪心胆寒。

    林冲拿了花枪,就要开门去救火!

    可就在这时,只听得外面有三个人脚步响,并且直奔山神庙而来。

    用手推庙门,却怎么推也推不开,三人便在庙檐下点了一堆火。

    其中一人道:“这条计如何?”

    一个应道:“亏得管营、差拨两位用心!回到京师,禀过太尉,保你二位做大官!”

    又一个道:“小人直爬入墙里去,四下草堆上,点了十来个火把,想走那里去?”

    那一个道:“这会应已烧个八分熟了!”

    又听得一个道:“便是逃得性命,烧了大军的草料场,也是个死罪!”

    又一个道:“我们回城里去罢。”

    一个道:“再看一看,拾得他一两块骨头回京,府里见太尉和衙内时,也知道我们真完备了此事。”

    林冲很快就听出了这三人分别是差拨、陆谦、富安,自思道:“天可怜见我林冲!若不是倒了草厅,我准定被这厮们烧死了!”

    林冲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猛得踢开石头,挺着花枪,左手拽开庙门,大呵一声:“泼贼那里去!”

    三人都惊呆了,以至于连腿都迈不开!

    林冲举手一枪,先拨倒了差拨!

    陆谦乞道:“饶命!”,却是一步也迈不开!

    富安挣扎着跑了不到十步,被林冲从后面赶上,后心只一枪,就搠倒在雪地,血染雪地红!

    翻身回来,陆谦才跑出去了三四步!

    林冲喝声道:“好贼,你待哪里去!”,抓枪横扫,就将陆谦打翻在雪地上!

    把枪搠在地里,林冲用脚踏住陆谦胸口,呵道:“泼贼,我自来又和你无甚么冤仇,你如何这等害我?”

    陆谦哭道:“不干小人事,太尉差遣,不敢不来!”

    林冲骂道:“奸贼,我与你自幼相交,今日倒来害我,怎不干你事?且吃我一刀!”,便把陆谦上身衣服扯开,抽出尖刀向心窝里只一剜,七窍迸出血来,将心肝提在手里!

    回头看时,差拨正爬将起来要走!

    林冲冲过去按住,呵道:“你这厮原来也恁的歹!且吃我一刀!”

    将差拨戳死后,又将差拨的头割下来,挑在枪上。

    回来,把富安、陆谦的头都割了下来。

    把刀搠在地里,将三个人头发结做一处,提入庙里来,都摆在山神面前供桌上,再穿了白布衫,系了胳膊,把毡笠子带上,将葫芦里冷酒都喝尽了,提了枪,便出庙门一路向东……

    ……

    说时杀气侵人冷,讲处悲风透骨寒!

    那雪越下越大,林冲身上单薄,当不过那寒冷,一步高,一步低,踉踉跄跄不知走了多久多远,被一股猛烈的寒风一吹,林冲随着那山涧边倒了!

    挣扎了又挣扎,林冲到底还是没能站起来!

    看着天上飘下的鹅毛大雪,几滴滚烫的泪水从林冲的眼角滚落……

    ……

    也该林冲命不该绝!

    柴进府上的几个庄客路过山涧救了林冲一命。

    等林冲再睁开眼睛,看到的正是柴进!

    柴进问:“教头为何到此?”

    林冲慢慢坐起,道:“哎!一言难尽!”,然后林冲就把火烧草料场一事告诉给了柴进。

    柴进听罢,道:“兄长如此命蹇……但请放心,这里是小弟的东庄,且住几时,然后再做商量。”

    叫庄客取来一套衣裳,又叫林冲从里到外都换了一身新,然后请林冲去暖阁里坐定,再然后安排酒菜款待林冲。

    自此林冲便在柴进的东庄上住了五七日,不在话下。

    却说沧州牢城营里管营首状告林冲:林冲杀死差拨、陆虞候、富安等三人,放火沿烧大军草料场!

    州尹大惊,随即押了公文帖,仰缉捕人员将带做公的,沿乡,历邑,道店,村坊,四处张挂,出三千贯信赏钱,捉拿正犯林冲。

    林冲得知这个消息之后,找到柴进道:“非是大官人不留小人,只因官司追捕甚紧,排家搜捉;倘或寻到大官人庄上,犹恐负累大官人不好。既蒙大官人仗义疏财,求借林冲些小盘缠,投奔他处栖身,异日不死,当效犬马之报。”

    柴进道:“既是兄长要行,小弟有个去处,作书一封与兄长前去。”

    林冲道:“若得大官人如此周济,教小人安身立命。只不知投何处去?”

    柴进道:“是山东济州管下一个水乡,地名梁山泊,方圆八百余里,中间是宛子城、蓼儿洼。如今有一群好汉在那里扎寨聚义替天行道。为首之人乃是小弟之前跟兄长说过的天底下一等一的好汉——铁棍至尊李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