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三十一章 容人之量

第三十一章 容人之量

    …

    当晁盖还在东溪村当保正、吴用提着教鞭当学究、宋江还在为出人头地绞尽脑汁的时候,年纪相仿的王伦已经在水泊梁山闯出一片天地,名不见经传的水泊梁山正是在王伦的领导下才变得远近闻名,实力远在同时期的少华山、清风山、二龙山、桃花山等山头之上。

    借吴用之口描述当时的水泊梁山:“如今山寨里好生兴旺,官军捕盗,不敢正眼儿看他。”——吴用的言语之中饱含着羡慕与景仰。

    再借用阮小二这个渔霸的话:“这几个贼男女聚集了五七百人,打家劫舍,抢掳来往客人。我们有一年多不去那里打鱼,如今泊子里把住了,绝了我们的衣饭,因此一言难尽。”——阮小二的话用充满对当时的水泊梁山的愤恨和无奈!

    单从吴用和阮小二的话中,就不难听出,王伦比绝大多数寨主优秀。

    能把一个默默无闻的山头在短时期之内打造成天下闻名的山头,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没有非凡的见识和卓越的领导能力是办不到的。

    况且当时王伦能够倚重的手下只有杜迁和宋万这两个被证明了的碌碌无为的头领——那时的朱贵只是刚刚上山没多久的小头目。

    所以,王伦的能力可见非同寻常。

    另外,王伦对当时社会的政治形势很可能已经作出了正确的判断。

    书生出身的王伦很可能比大老粗晁盖和被权术蒙憋了双眼的宋江更清楚地认清了当时的社会形势,并且正确地判断出水泊梁山所应处的位置和今后的发展方向。

    一般来说,一个反政府武装最终的出路只有两条——要么被剿灭,要么被招安。

    政府如果要集中力量去剿灭一个山头,强悍如方腊也是抵挡不住的,更何况当时实力微薄的梁山?

    至于招安这条路,宋江等人后来惨烈的下场就是最好的印证。

    既不想被剿灭,又不想被招安,那么还有没有第三条路可走?

    王伦很可能已经注意到,当时身处内忧外患中岌岌可危的北宋,不可能对多如牛毛的山头进行一网打尽,他们只会对那些做大做强、已经威胁到政权稳定的匪患进行重点打击,宋徽宗御笔亲书的四大寇就很能说明这点。

    而对于那些小股的山头,政府则没有精力去一一过问。

    保持一定实力不能被官军或其它山头轻易剿灭,又不树大招风引来官军的重点打击,却最有可能驾驶梁山这艘战船在惊涛骇浪中生存下来。

    晁盖性格豪爽,却是既无王伦的守成之规,也无宋江的进取之策,水泊梁山在他手中必难逃被剿灭的命运。

    宋江貌似雄才大略,但他却是在拿兄弟们的性命去换取自己的功名前程。

    生活在北宋末年这个乱世,要么如王伦般独享自己的世外桃源,要么如方腊般开疆破土,成则建不世功勋,败也不枉英雄一场,千万不能跟着宋江这种投机分子,自以为是反对奸臣乱党的斗士,流血牺牲,到头来却是做了奸臣乱党的走狗。

    总而言之,王伦并不是一个雄才大略的诸侯王,却是一个守成的大才。

    说了这么多,其实真正想说的是,杀了王伦,可惜了!

    这也是李衍目前所想!

    对于水泊梁山这个势力的建立,王伦可以说是功不可没,甚至可以说,没有王伦,水泊梁山绝不可能发展的这么快!

    因为一个并未真正实施的念头就将王伦灭杀了,是不是有些过了?其他人会怎么想?会不会有兔死狐悲物伤其类之感?

    更重要的是,如今的水泊梁山少不了王伦这个管理人才,如果杀了王伦,水泊梁山的发展必定会慢下来,兴许还会倒退!

    最重要的是,事实已经证明,王伦根本就翻不起来浪,而且有了这次血淋林的教训之后,王伦恐怕再也不敢惦记寨主之位了,尤其随着水泊梁山不断开展,未来的王伦将只会是众多头领中的一个——很普通的一个!

    “刘邦为得天下能容下多次背叛他的雍齿、曾经追杀过他的季布、多次劝说韩信反汉自立的蒯彻、骂他是夏桀商纣的周昌,谋划刺杀过他的贯高,你难道连一个微不足道的王伦都容不下吗?”

    念及至此,李衍纵身一跃跳入水中!

    虽然不是海军陆战队的蛙人,但身为一名海军,怎么可能不会水?李衍不仅会水,而且水性很不错,当然,跟阮氏三雄、张顺这些潜水健将却是不能比的。

    见李衍跳下水,阮小七先是一怔,随即连忙也跟着跳入水中……

    ……

    “难道小可这一生就这么完了吗?”

    王伦不甘心!很不甘心!极不甘心!!!

    “小可已经服输,小可已经给你歌功颂德,小可甚至都情愿给你当忠犬,你为什么就不能给小可一个机会?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尽管不甘,可王伦的意识还是越来越模糊……

    就在王伦准备跟这个世界彻底告别之际,他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人——李衍!

    这一瞬间,李衍的形象在王伦眼中无限放大,最后几乎等同于主宰他命运的神!

    找到王伦之后,李衍扭动了几下身体就来到了王伦身后,然后一提王伦的领子,就带着王伦浮出了水面。

    重获新生的王伦,无比贪婪的大口大口的吞噬空气,就仿佛这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空气是绝世美味一般!

    不多时,阮小七也跃出了水面,随即快速向李衍和王伦游来!

    见到阮小七这差点要了他的活阎王,王伦也顾不上呼吸这绝世美味了,连忙道:“小可情愿给哥哥当忠犬,求哥哥饶过小可这一次!”

    李衍看着王伦的双眼悠悠地说道:“只此一次,再有下次……”

    王伦极为干脆的发誓道:“再有下次,让小可千刀万剐、挫骨扬灰!”

    李衍道:“好,如果真有下次,我会帮你完成你的誓言。”

    王伦心里一凛!

    不过很快王伦就坦然道:“小可绝不会给哥哥这个机会!”

    这时,阮小七来到李衍身边,然后帮着李衍将王伦拖回小船之上。

    刚一上船,阮小七就道:“这样不忠不义的猪狗就该喂鱼,哥哥救他作甚!”

    王伦脸上浮现出了一丝尴尬,同时王伦的心也提了起来!

    李衍一瞪眼,道:“王伦兄弟唤我哥哥,他是猪狗,我是什么,还不快给王伦兄弟赔罪!”

    听李衍这般维护他,王伦提起的心才算是彻底放下!

    阮小七小声嘟囔道:“哥哥千般好,就是恁地大肚!”

    虽然不情不愿,可不敢违背李衍命令的阮小七,还是勉强一拱手,道:“哥哥让俺给你这厮赔个罪,俺就先给你这厮赔个罪!”,随即阮小七语气一转,狠声又道:“可有一样,你这厮如果还敢动歪心思,七爷认识你这厮,七爷的刀可不认识你这厮,你这厮就是逃到天涯海角,七爷也一定要找到你这厮然后给你这厮戳上一百个窟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