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三十章 死不足惜

第三十章 死不足惜

    …

    “王伦兄弟,你是咱们山寨唯一的秀才,比他们这些大老粗有见识,你赞成广慧大师他们当头领吗?”

    李衍和颜悦色的笑眼,在王伦眼中,却是赤果果的杀意!

    瞬间!

    王伦的脊背就被汉水打透了!

    王伦很聪明!

    他知道,此时回答“赞成”已经不能救他自己的性命了,他的下句话有可能就将定他的生死!

    生死攸关将王伦的才智放大了无数倍,适逢此时艳阳高照而雨丝飘洒,王伦灵机一动,道:“同是乾坤事不同,雨丝飞洒日轮中。若教阴晴都相似,争表梁王造化工!寨……哥哥乃是梁山泊之主,又极为英明贤明,小可也认为,简在兄心,哥哥应当乾纲独断!”

    裴宣忍不住一笑!

    好附庸风雅的朱贵也是忍俊不禁!

    王伦把太阳雨这种自然现象附会为是上天对李衍的歌功颂德,这马屁拍的也是真有水平。

    杜迁等人虽然不懂王伦吟的诗,但他们发现平时不苟言笑的王伦竟也拍李衍的马屁,然后也都跟着笑了!

    只有李衍没笑,而是直接道:“既然王伦兄弟也觉得此事可为,那此事就这么定了吧,一会回到山寨,就为广慧大师、山士奇兄弟、竺敬兄弟、时迁兄弟、卞祥兄弟、汤隆兄弟举办庆典。”

    言毕,李衍就不再看王伦,让王伦的心七上八下,不知李衍到底会不会放过他!

    李衍扭头看向杜迁,道:“杜迁兄弟,我有一事想托付于你。”

    杜迁连忙道:“哥哥但请吩咐,上刀山下油锅,我亦在所不辞!”

    李衍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有些急,朱富兄弟要去济州府开办酒店,另外我还有一件要件让朱富兄弟去办,他缺一个相帮之人,兄弟休辞辛苦,且去帮他几日。”

    杜迁先是一怔,然后应道:“好,我一会回山寨交代一番就同朱富兄弟去济州府。”

    朱富恰到好处说道:“济州府那里急得紧,这天已过晌午,咱们吃过就打马上路吧,要不然可就赶不上投宿的客栈了。”

    听了朱富之言,杜迁道:“那咱们随便吃口就上路吧。”

    那边,王伦的心“咯噔”一声!

    杜迁这个没有心计的莽汉看不出来李衍这是剥夺了他的兵权,王伦又怎能看不出来?

    这就足以说明,此事并没有过去,他的未来还尚未可知,也许仍是难逃一死!

    与此同时,王伦不禁有些羡慕杜迁这个莽汉!

    王伦清楚,李衍将杜迁调走,只是以往万一,只要此事一了,杜迁应该还有再启用的机会!

    他呢?

    他会有什么下场?

    ……

    东山酒店厨子的厨艺真不错!

    梁山泊的大鱼也真好!

    吃得广慧几人个个汗流浃背,就着大鱼在大吹大擂之间每人都吃了十来碗酒!

    除一人!

    心中有事的王伦,实在是吃不下去鱼、喝不下去酒,只是不停的盘算怎么才能度过眼前这一关!

    可能是感觉到了李衍对王伦的态度,也没有人跟王伦吃酒。

    这让王伦越发的不安!

    酒至半酣,李衍道:“今日且到此吧,明日拜将成军,不可误矣!”

    一听拜将成军,众人无不精神一阵,然后纷纷放下杯碗!

    李衍起身,道:“回山!”

    待到众人要上船之际,李衍突然叫住了混入人群准备跟大家一同上大船的王伦:“王伦兄弟,你同我坐七郎的小船走,我有话与你说。”

    王伦不愿意同李衍和阮小七坐小船回山,可又不敢不上小船!

    王伦看向宋万、朱贵等人,希望他们中有谁能帮他求求情!

    可也不知是因为王伦平时太不得人心,还是因为其他人也都弄明白了在李衍离开的这段时间王伦曾动过谋朝篡位的心,总之,众人很有默契的全都避开了王伦的目光!

    只有热心肠的邓飞想要张嘴说些什么!

    但还没等邓飞开口,裴宣就将邓飞拽上了大船!

    谋朝篡位这种事,说大太大了,大到可以弑父杀兄,别的事,他们可以掺合一下,这种事,只能是李衍乾纲独断!

    ……

    冰冷刺骨的寒风横扫在毫无遮拦的船身之上,让王伦下意识的捂紧了身上的棉衣。

    在绵亘数百里的大湖中行进了半个多时辰小船驶入湖心之际,刻意加速的大船已经靠岸,李衍示意阮小七将船停下,然后问王伦:“王伦兄弟,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这一路之上,王伦不是没想过主动跟李衍求饶,可他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跟李衍说,才能保住他自己一命!

    是!

    将水泊梁山这个土匪窝比作王朝,有些太过夸张!

    但不管怎么说,这种权力更替,往往都是要死人的,君不见,晁盖夺了王伦的位,宋江谋了晁盖的位,全都付出了人命的代价?

    退一步说,就算不死,那也是终身监禁,父子兄弟尚且如此,更何况是两方世人?

    “哎!”

    长叹了一口气,王伦推心置腹道:“虽然寨主比小可有能力也比小可适合当咱们梁山泊之主,可小可就是不甘心,所以小可忍不住试探了一下,真的就是试探了一下……不到黄河心不心,试过了,小可方知小可真真是太不自量力了……小可想过否认小可动过窥视寨主之位这个念头,小可也想过凭小可的三寸不烂之舌骗过寨主,可小可想了又想,觉得这反而会害了小可的性命,小可已完全清楚,小可只是一孤犬,只有在寨主的羽翼之下,才能苟活,才能一展抱负……杀小可,寨主只能得一时之快,留下小可,寨主可得一忠犬……”

    “噗通!”

    王伦的软话还没说完,再也忍不了的阮小七挥起桦揪将王伦打下了小船!

    对阮小七的性格很了解的李衍,并未诧异阮小七会将王伦打下船。

    事实上,今天李衍如果想要王伦的命,那么动手的一定会是对李衍最忠心的阮小七。

    这也是李衍只让阮小七跟随的原因。

    “求寨主饶……咕咚……饶命……咕咚咕咚……求……咕咚……寨主饶……咕咚咕咚咕咚……命……”

    看着在冰冷的湖水中挣扎求饶的王伦,李衍明知故问:“为什么打他下湖?”

    阮小七愤恨道:“胆敢窥视哥哥之位,死不足惜!”

    李衍沉默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