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二十九章 不自量力

第二十九章 不自量力

    …

    李衍没跟杜迁叙旧情,就让杜迁跟王伦入座了,让始终笑容满面的杜迁笑容一僵!

    杜迁实在是搞不清楚李衍为什么偏偏不跟他叙旧情?

    尴尬的站了一会之后,杜迁才有些悻悻的入座了。

    杜迁并没有看到,王伦虽然先他一步入座了,可王伦的神色还不如他!

    王伦跟他自己说:“寨主可能是倦了,也可能是没有什么跟你和杜迁说,不是因为你提议去替天行道、杜迁赞同,这几个月你兢兢业业将山寨打里的井井有条,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寨主是个明白人,不会看不到你的付出和你的能力,再退一步说,你也只不过就是做了一些试探,并没有做出格的事,寨主乃是豪杰,定不会跟你计较,你休要多心!”

    虽然不断给他自己找借口安慰他自己,可王伦很快就又将他自己找得借口一一推翻了!

    李衍没回山寨而是直接来朱贵的酒店,又将他们这些头领全都叫到了朱贵的酒店,这就是一个非常明显的信号!

    李衍可能会有些疲倦,毕竟坐了许久的船,可是却绝不会因此而只差他王伦和杜迁不叙旧情。

    李衍更不可能没话跟他王伦说,要知道,李衍走了以后,山寨的运营和建设可都是他王伦在负责。

    最重要的是,王伦可不是杜迁那样的莽汉,他懂政治!

    政治斗争往往是最血腥的,要想在一个势力站住脚,成为一个势力之主,光凭一身正气,最后只能成为悲情英雄,绝对成不了事!

    李衍只用了一年时间就从一无所有建立了这一方势力,怎么可能是眼里容得下沙子的人?

    而政治斗争当中,最残酷的莫过于首位之争!

    这事往大了说,他王伦动了夺李衍宝座的心,杜迁犯了拥立之罪!

    李衍就是凭此除掉他们二人也有绝对的理由!

    想到李衍有可能会除掉他们,王伦眼中闪过了一丝惧意和一丝悔意,“明知不可为,你还忍不住试试,王伦啊王伦,你这是自寻死路!”

    心不在焉的王伦和杜迁入座了之后,李衍开门见山,道:“山寨若想有所发展,就不能固步不前,我此次北上侥幸结识了广慧大师、山士奇兄弟、竺敬兄弟、时迁兄弟、卞祥兄弟、汤隆兄弟等六位有真本事的兄弟,我欲任命他们为头领跟我等一同替天行道……谁赞成?谁反对?”

    与阮氏三雄和饮马川三杰上山入伙不同。

    阮氏三雄上山时,带来了上百条船几百水军,让水泊梁山的实力提升了一截,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自然是做得头领的。

    饮马川三杰上山时,带来了一百多人、几十匹马、七八辆车子的财赋、一大堆粮草,也让水泊梁山的实力提升了一截,裴宣、邓飞、孟康自然也是做得头领的。

    广慧、山士奇、竺敬、时迁、卞祥、汤隆六人之中,就时迁带来了二十几人,还全都是最下等的毛贼,没有投身之资不说,还没有投身之功,让他们六人直接当头领,多少有些过了。

    如果水泊梁山是一个股份制公司,此时有人跳出来反对,很正常。

    可能是感觉到了什么,也可能是想明白了李衍为什么没跟他叙旧情,杜迁第一个起身道:“山寨是哥哥的,我等具都是依靠哥哥的羽翼快活,有何资格反对哥哥的意思,哥哥让谁当头领,谁就当头领,哥哥不让谁当头领,谁就滚出哥哥的梁山泊,凡事哥哥皆一言可定,我等听令就是!”

    李衍看向杜迁,见杜迁不像作伪,才又看向其他人。

    朱贵随后道:“大音希声扫阴翳,拨开云雾见青天,杜迁兄弟所言极是,咱们梁山泊能有今日的红火,皆靠哥哥洞悉万物之能,我等皆凡人,愚钝不堪,何敢反对哥哥之志!”

    阮小二道:“俺是粗人,不懂参建此等大事,哥哥乃天选替天行道之人,做何事皆都是对的,俺听命于哥哥,定不会错!”

    阮小五、阮小七、宋万嚷嚷道:

    “就是!二哥此言甚得俺心,俺们是一群莽汉,哪懂恁地多,哥哥让俺们干啥俺们照办就是,哥哥还能坑害俺们!”

    “俺们盼好汉上山聚义替天行道,如黑夜盼日,如今众好汉上山聚义,焉有不厚待寒了众好汉心之理!”

    “哥哥一言可定,俺们不敢不从!”

    “……”

    邓飞随后道:“一日哥哥一生哥哥,哥哥但有所令,无有不从!”

    孟康道:“听哥哥的便是!”

    裴宣道:“简在兄心,当乾纲独断!”

    裴宣、邓飞、孟康乃新投之人,如果有私心、有城府,断不会在此时发言,可三人都是一棵公心,亦都是光明磊落之辈,遂先后附合杜迁朱贵等人。

    直至此时,王伦方知自己有多可笑!

    他聚集众人问可否下山替天行道,只有他提前哄骗了的杜迁和不知深浅贪功的邓飞赞同,等朱贵搬出李衍临走之前的命令,就连杜迁和邓飞也立时就改变了主意!

    如今李衍问可否,所有人都高举双手让李衍自己拿主意,他们听令行事!

    由此可见,他与李衍之间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而如此巨大的差距,他还敢窥视李衍的寨主之位!

    简直太可笑了!

    王伦自嘲:“你如此不自量力,难怪会落得这个进退两难的尴尬境地!”

    除了王伦,其他人都发过言了,而且所有人都明确表示听自己的或是赞同广慧等人上山当头领,李衍先是心下一松,随即又有些飘飘然,不无自恋的想道:“老子还真得人心!”

    飘了一会,李衍暗自自嘲了一句:“你终归也只是一个普通人,一样逃不了虚荣!”

    凡事皆由一个人做主,这个人就是有三头六臂最后也得累死,因此这是根本行不通的!

    不过此时并不是推脱的时候!

    所以,李衍责怪道:“你们也得学会动用头脑,否则谁为我拾遗补阙!”,然后看向王伦和颜悦色道:“王伦兄弟,你是咱们山寨唯一的秀才,比他们这些大老粗有见识,你赞成广慧大师他们当头领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