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二十二章 该不会是叫我造反吧

第二十二章 该不会是叫我造反吧

    …

    “且慢!”

    李衍应声而停!

    不过李衍并没有回头。

    李衍已经证明,这个世界没有神仙道法,所以,罗真人在李衍心中的地位已经打了个九九折,由原来的奇人变成了一个神棍。

    但话又说回来,因为之前罗真人的名气实在是太大,以至于李衍还是停了下来听一听罗真人能说出什么话来。

    过了好一会,罗真人才道:“虽然居士不信贫道,但相逢便是有缘,贫道还是送居士四句话……红尘路遥身是客,宝鞘难掩剑光寒,鲲化为鹏海浪翻,社稷更换太平天。好走,不送!”

    “红尘路遥身是客,身是客……身是客,是啊,我算是这个时代的客人吧,可我这个客人却不能回去,这老天,等等,社稷更换太平天……这老家伙该不会是叫我造反吧?”

    等李衍回过头去看罗真人,发现这老家伙已经背对着李衍打坐了。

    如果不是隐隐还能看见自己刚刚造成的指印,李衍没准会改变对罗真人的看法。

    现在嘛,李衍只是暗道了一句:“这老家伙多少还是有点门道的,难怪会有这么大名气!”,然后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松鹤轩……

    ……

    虽然没能找到石秀,可先后得了广慧、山士奇、竺敬、裴宣、邓飞、孟康、时迁,还结识了武松和柴进,最重要的是解开了李衍心中的疑惑,李衍也算是不虚此行了。

    如今蓟州事已了,也是时候返程了,毕竟水泊梁山还有一大堆事等着他李衍。

    离了二仙山九宫县,取大路而行,到晚寻店安歇,行了五六日,李衍等人来到了一个去处,地名唤做武冈镇。

    见街市人烟辏集,李衍勒马,然后对骑在一匹黄骠马上的时迁道:“时迁兄弟,你去打听一下,周围哪有酒店,咱们歇歇脚,再赶路。”

    刚进入宋境不久,李衍他们碰到了一伙走私辽马的马贩子。

    这批辽马一共三十五匹,个顶个的是好马,让阮小七等人眼热不已,进而动了劫下这批辽马的心思!

    不过最后却被李衍拦下了。

    李衍给水泊梁山的定位是义军不是强盗,因此不能干这种无理强抢掠的事,当然,“有理”的话,还是照抢不误,也就是说得师出有名。

    而且,李衍也想跟这些马贩子建立长期合作关系。

    所以,李衍出高价将这批马全都买下了,并跟这些马贩子说,有好马就送去济州府梁山泊边上的东山酒店,必高价收购。

    说到这里,有人可能会奇怪,李衍这一行人为什么不骑马北上蓟州?难道是水泊梁山没马吗?

    水泊梁山的确缺马,但还不至于没马,经过大半年的积攒,有买的,也有抢的,梁山泊的好马劣马加到一起也有一两百匹,自然不能少了李衍这个寨主骑的马。

    那李衍他们到底为什么不骑马赶路,反正徒步走这么远的路?

    这个自然是有原因的。

    首先,最简单的一个原因,不会骑——不仅李衍和阮小七带来的五个哨探不会骑马,就连李衍和阮小七也不会骑马,经过大半年有意识的训练,李衍其实还好点,勉强能骑,阮小七则是完完全全的不会骑,不仅李衍、阮小七他们不会骑马,大名鼎鼎的武松也不会骑马,而且武松还特别畏惧骑马,看样子是准备一辈子都不骑马了,广慧跟李衍差不多,勉强能骑,他们这一行人当中,只有山士奇、竺敬以及时迁是真正会骑马的。

    其次,能走马的道路基本上都是官道,如果不走官道,多是崎岖的山路河道崖壁,不适合马匹行进,所以步行的速度反而快些。

    再次,骑马太扎眼了,容易露目标,别忘了,他们的身份可是山贼。

    最后,如果是不经常骑马的人,旅途远的话,大腿内侧就会磨的出血,尾骨疼的无法起身。

    那回来李衍他们为什么又买马了?

    首先,这批马太好了,都是上等战马,不买实在是太可惜了!

    其次,因为沿途不用收武松,也不用拜访柴进,李衍准备在合适的地方包一艘大船走水路回去,这样也能节约不少时间。

    再有,还有时迁的二十几个亲朋、徒弟可以照顾这些战马,不用李衍他们费心。

    时迁应了一应,便去找酒楼,李衍等人则下马等待。

    就在这时,一伙人围定一个汉子,看那汉子在那里耍一个大捶。

    阮小七从出生到长到这么大几乎就没走出过他家那一小片,因此难免喜欢凑热闹。

    再说,他们这一行人还要等时迁去找酒店,也没事干。

    所以,引路的阮小七就引着李衍等人跑去看热闹。

    汉子七尺以上的身材,面皮有麻,鼻子上一条大路,他手上耍那个大捶大约有三十多斤重。

    收势时,麻脸汉子一瓜锤正打在压街石上,把那石头打做粉碎,众人喝采。

    麻脸汉子冲看热闹的人拱拱手,同时自吹自擂道:“我这金瓜捶三十八斤重,非好汉耍不得……”

    一个很突兀的声音响起:“这小锤,也敢吹嘘!”

    众人,包括李衍等人,全都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但见:

    一个庄家汉,九尺长短身材,三牙掩口髭须,面方肩阔,眉竖眼圆。

    麻脸汉子见庄家汉的身材壮大,不禁一怔,道:“我借与你,你若使不动时,且吃我一顿老拳!”

    庄家汉也不多言,接过瓜锤,如弄弹丸一般,使了一回,又轻轻放下,面不红,心不跳,口内不喘。

    麻脸汉子看了,倒身下拜,说道:“愿求哥哥大名!”

    庄家汉将麻脸汉子扶起,道:“俺姓卞名祥,种地的,别说你这三十几斤的小锤,就是百十斤的大锤,俺也使得!”

    听了这庄家汉报的姓名,李衍先是一怔,随即一喜,暗道:“这难道是未来田虎的右丞相太师卞祥?”

    麻脸汉子再拜,道:“哥哥真乃世间第一神力!”

    “未必吧!”

    听麻脸汉子说卞祥是世间第一神力,不服气的武松忍不住开口!

    见武松壮硕,卞祥道:“你可敢跟俺比一比力气?”

    遇到李衍之前,比力气,武松就没输过,自然道:“有何不敢!”

    卞祥四下看了看,见一大户人家门前放着两只石狮子,然后道:“就比举这石狮子如何?”

    武松看了看这近五尺高的敦实石狮子,在心中衡量一下,然后道:“可以!”

    言毕,武松就率先向一只石狮子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