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二十章 俏寡妇

第二十章 俏寡妇

    …

    一个青旋旋光头新剃,把麝香松子匀搽;一领黄烘烘直裰初缝,使沉速檀香染。山根鞋履,是福州染到深青;九缕丝绦,系西地买来真紫。光溜溜一双贼眼,只睃趁施主娇娘;美甘甘满口甜言,专说诱丧家少妇。

    一见进来的这个年纪小的俏和尚,李衍脑中立即闪过一个名字——裴如海。

    果然!

    杨雄很快就道:“不瞒几位,大嫂先嫁得本府一个王押司,不幸没了,遂请下报恩寺的僧人来做些功果与他,这个小曾人是师兄海阇黎裴如海,一个老实的和尚,他便是裴家绒线铺里小官人,出家在报恩寺中,因他师父是家里门徒,便结拜我岳父做干爷,长大嫂两岁,因此上叫他做师兄,他法名叫做海公。”

    杨雄说话间,潘巧云已经出来与裴如海相见,两人有说有笑的。

    不过潘巧云是背对着李衍等人的,因此李衍看不清这些荡妇的相貌。

    杨雄引时迁去见潘巧云,道:“大嫂,快来与这叔叔相见。”

    潘巧云转过身,同时问:“大哥,你有甚叔叔?”

    李衍看去,但见:

    黑鬒鬒鬓儿,细弯弯眉儿,光溜溜眼儿,香喷喷口儿,直隆隆鼻儿,红乳乳腮儿,粉莹莹脸儿,轻袅袅身儿,玉纤纤手儿,一捻捻腰儿,软脓脓肚儿,翘尖尖脚儿,花簇簇鞋儿,肉奶奶胸儿,白生生腿儿。

    李衍不禁暗叹:“二八佳人体似酥,腰间仗剑斩愚夫,虽然不见人头落,暗里教君骨髓枯……好一个要男人命的俏寡妇!”

    时迁连忙见礼,道:“嫂嫂请了!”

    见时迁黑黑瘦瘦小小并不算英俊,天生喜爱美男的潘巧云,心中不喜,但看在杨雄的面子上还是挤出了一个笑容道:“奴家年轻,如何敢受礼?”

    杨雄道:“这是我昔日认的兄弟,你是嫂嫂,可受半礼。”

    当下时迁推金山,倒玉柱,拜了四拜。

    潘巧云敷衍还了两礼,便将目光转到身躯凛凛相貌堂堂的李衍和武松身上,笑颜如花,然后问杨雄:“这几位叔叔是?”

    李衍冲潘巧云微微点了下头,便将头转向杨雄,道:“杨节级在蓟州城人熟,我想跟杨节级打听一个人。”

    潘巧云这个俏寡妇虽然很有味道,可李衍却不喜欢这样水性杨花的女人,还是那话,大丈夫何患不能妻妾成群,要这么一个烂货何用?

    至于将来潘巧云和裴如海之间的龌龊,收不收杨雄皆可的李衍,实在是懒得管这闲事!

    见李衍只是看了她一眼就不再看她,武松更是看都不看她一眼,潘巧云暗恨不已,但表面上却是笑容不减,可见她还是有一定的城府的。

    杨雄道:“不知李大官人打听那人是谁?”

    李衍道:“他姓石名秀,江湖上都叫他做拼命三郎,杨节级可曾听说过?”

    杨雄想了想,然后摇头,道:“不曾。”

    李衍不禁有些失望,然后道:“这样啊……那烦请杨节级费心帮我留意一下此人,见到此人,节级务必给时迁兄弟来封信,必有厚报!”

    见李衍对石秀如此看重,阮小七等人全都大为不解,不知这石秀与李衍到底有何瓜葛?

    杨雄非常爽快的应道:“李大官人但请放心,只要有此人消息,必去信告之!”

    ……

    九宫县东五里,二仙山。

    青山削翠,碧岫堆云。两崖分虎踞龙盘,四面有猿啼鹤唳。朝看云封山顶,暮观日挂林梢。流水潺漫,涧内声声鸣玉珮;飞泉瀑布,洞中隐隐奏瑶琴。若非道侣修行,定有仙翁炼药。

    来到二仙山下,见个樵夫,时迁与他施礼,问路道:“借问此间紫虚观在何处?”

    樵夫指道:“只过这东山嘴,再上一段盘山路,然后一直走到山顶便是。”

    此时已是秋残冬初时分,又在北方,日短夜长,李衍一行人来到山顶,已经是红轮西坠。

    松阴里面一条小路,直到罗真人观前,见有朱红牌额,上写三个金字——紫虚观。

    几人来到观前,看那二仙山时,果然是好座仙境。但见:

    青松郁郁,翠柏森森。一群白鹤听经,数个青衣碾药。青梧翠竹,洞门深锁碧窗寒;白雪黄芽,石室云封丹灶暖。野鹿衔花穿径去,山猿擎果度岩来。时闻道士谈经,每见仙翁论法。虚皇坛畔,天风吹下步虚声;礼斗殿中,鸾背忽来环韵。只此便为真紫府,更于何处觅蓬莱?

    广慧止步,道:“佛门子不入道门之地,哥哥勿怪。”

    竺敬不着痕迹的碰了山士奇一下。

    山士奇心有灵犀道:“我辈练武之人,只信自己的拳头和铁棒,不信这鬼神一说,哥哥,我们也不去了。”

    阮小七想跟李衍进去,武松一楼阮小七的肩膀,道:“七郎,跟我们去看看那仙鹤,让时迁兄弟抓一只,咱们烤来吃,如何?”

    时迁道:“好,就让兄弟们看看我的手段。”

    广慧等人皆知,李衍此行是问前程的,这前程既是李衍的前程,也是水泊梁山的前程,此等机密之事,他们这些做小弟的并不方便知道,所以他们全都选择不跟李衍进去。

    见武松等人竟然要干焚琴煮鹤之事,两个道童顿时一头黑线,然后就想说教武松等人!

    李衍从怀中摸出一锭十两重的金子把给两个道童。

    两个道童见之大喜,随后就装作没听见武松等人之言,可谓是市侩气十足,完全没有之前的仙风道骨!

    见此,李衍暗自摇了摇头,再看这仙山道观,除了空气好点装修的不错,再有点原生态的飞禽走兽以及一些念经的道人,倒也没什么太特别的。

    李衍跟着两个道童从廊下入来,径投殿后松鹤轩里去。

    两个道童,报知罗真人,然后传法旨,请李衍入内。

    到松鹤轩内,看那罗真人时,端的有神游八极之表。

    但见:

    星冠攒玉叶,鹤氅缕金霞。长髯广颊,修行到无漏之天;碧眼方瞳,服食造长生之境。每啖安期之枣,曾尝方朔之桃。气满丹田,端的绿筋紫脑;名登玄籙,定知苍肾青肝。正是三更步月鸾声远,万里乘云鹤背高。

    李衍迟疑了一下,然后下拜。

    罗真人语出惊人道:“李居士,老道已候你多时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