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十九章 梁山泊好汉全伙在此

第十九章 梁山泊好汉全伙在此

    …

    虽然只是一屠夫之女,还嫁过一次人,可娶到风韵俏寡妇潘巧云,还是让杨雄乐得屁颠屁颠的,以至于逢人便笑!

    就在杨雄兴高采烈招待宾客之际,有人大声唱道:“时迁时大官人一百两赤金贺杨节级喜!”

    杨雄一怔,随即暗道:“这毛贼发迹了?怎么恁地阔绰?”,然后向时迁迎来!

    时迁落后李衍半步,阮小七等人跟在两人身后,一行人迈步进入杨雄的院子,然后向迎来的杨雄走去。

    一照面,意气风发的时迁就拱手道:“哥哥,恭喜恭喜!”

    杨雄回礼道:“时迁兄弟,为兄可等你多时了!”

    时迁含含糊糊的说:“小弟有点事耽搁了一阵。”,然后时迁就一请李衍,道:“哥哥,我给你介绍一个顶天立地的好汉,山东济州府的李大官人!”

    杨雄不禁暗暗皱眉,哪有介绍人不说名号的?

    不过虽然暗暗皱眉,可杨雄还是拱手笑道:“李大官拜揖!”

    首先不可否认的是杨雄的武艺还是不错的,尽管他能当两院押狱兼充市曹行刑刽子是走了后门,但是如果他自己能力不足的话,也不能服众,更不能让众人送他礼物,前呼后拥着他。只看他的绰号“病关索”,其实就可以知道一二。关索传说是三国名将关羽的儿子,武艺高强,杀敌很猛,是一员猛将。还有杨雄能在一百零八个好汉中位于天罡星之列,排名三十二位,也可以说明他不可小觑。

    其次杨雄的确是一个不拘小节、好交朋友、极为热情的人,救时迁,有恩于杜兴,交好石秀,无不证明这点,尤其是交好石秀,虽说是石秀救杨雄在先,可事后杨雄见石秀与自己意气相投,不仅不计较石秀身份低微与石秀结为异姓兄弟,还邀请石秀去自己家里住。

    总而言之,杨雄这个人其实还算不错。

    但是!

    杨雄跟石秀却是不能相比的。

    倒不是说杨雄的武艺不如石秀,而是杨雄的性格不行。

    杨雄是一个鲁莽的汉子,这一点在处理潘巧云一事上表现的尤为明显。

    石秀撞破了潘巧云和和尚裴秀玉之间的奸情,并将此事告知给了杨雄。

    杨雄得知此事之后,心里很不是滋味,却拿不定主意。

    最后还是石秀劝他说:“捉贼要赃,捉奸见双,我们要等待时机,让奸夫**原形毕露。”

    这个时候杨雄应该默默行动,等候时机,捉奸拿双,但是杨雄偏偏被请去喝酒了,喝醉酒之后,杨雄的嘴就跟没把门一样,什么话都咕噜了。

    潘巧云听了杨雄说的话,当然知道她与裴秀玉的奸情被杨雄知道了。就算没有证据,可能也已经怀疑了。所以立马就找了机会,将此事反转,反而诬告石秀调戏他。要不是杨雄莽撞,哪儿还有后面那许多事。

    最后杨雄又有些偏听偏信,连想都不想就将石秀赶走了。

    这就足以看出,杨雄鲁莽,优柔寡断,耳根子软,意气用事。

    也就是说,杨雄当个听命令的副将还凑合,当不了主将。

    李衍之所以亲自过来参加杨雄的婚礼,为的不是杨雄,而是想看看能不能在杨雄这撞到石秀。

    石秀有武艺,有脑子,却只是一个卖羊杀猪的最底层无产阶级,他怎么会甘心?

    以石秀低微的出身,白道显然是混不进去了,所以他渴望在黑道做出一番事业。

    也就是说,与宋江、秦明、朱仝、萧让这些死活不想上梁山的人不同,也与林冲、鲁智深、武松迫不得已才上梁山的人不同,石秀是少有的几个主动想去当强盗的人之一。

    祝家庄道路难走,于是宋江派石秀杨林探路,石秀不仅成功地从钟离老人那里探明了盘陀路的机关,而且还帮助陷入迷宫的宋江突围,而同去的杨林却直接被抓,显示了石秀超强的情报工作能力。

    不久石秀又假败、甘愿被卧底的孙立俘虏到祝家庄当内应,为打破祝家庄立下了大功,从而也在梁山站稳了脚跟。

    石秀和杨雄被派往大名府打探情况。燕青那时救下了卢俊义,但卢俊义还是被后面追捕的人抓走了。石秀和杨雄遇上燕青,当场决定由杨雄同燕青回梁山求救,而石秀继续前往大名府关注事态的发展。当石秀赶到大名府时,梁中书怕夜长梦多,决定将卢俊义立即就地正法。正当蔡福举刀行刑的千钧一发之际,石秀当机立断,孤身一人云劫法场,“梁山泊好汉全伙在此!”,悲壮义气。

    石秀在水泊梁山的地位全都是他自己拼出来的。

    在这个过程当中,你不能说,石秀没耍过一些小心计。

    但关键时刻,石秀是真舍得拿命去拼!

    有智!

    有勇!

    有义!

    好一个拼命三郎!

    梁山一百零八将里真正的好汉没几个,但石秀却能算得上一个!

    李衍对石秀的评价非常高,认为他是最理想的情报头子!

    可以说,蓟州之行,李衍至少有三分之一是冲石秀来的!

    可惜!

    石秀如今行踪不定,并不好找!

    所以,李衍才来杨雄这碰碰运气。

    李衍拱手道:“杨节级请了,我等不请自来,还望见谅。”

    杨雄爽朗一笑,道:“远来是客,更何况贵客还是时迁兄弟的兄弟!”

    李衍笑道:“时迁兄弟很看重杨节级,这一百两金,可是他的卖命钱,全都送给杨节级当贺礼了。”

    杨雄有些过意不去,道:“兄弟……”

    时迁道:“哥哥休要在意这些黄白之物,你救我出苦海,当得这少许礼物,况且我如今已经找到了一个好去处,未来必不缺金银!”

    听了时迁这信心十足的话,又看了一眼一旁笑而不语的李衍,再一看李衍身后的一众好汉,杨雄不禁有些好奇:“这人到底是谁?”

    虽然好奇不已,但时迁和李衍不说,杨雄又不能强问,杨雄只能对时迁道:“走,兄弟,带你去见见大嫂。”

    就在这时,从门外进来了一个很特殊的客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