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十八章 莫不是神仙

第十八章 莫不是神仙

    …

    进入酒店,同到阁儿里面坐定。

    阮小七张罗道:“不必来问,好酒好肉只管上来,一发总算。”

    点菜这种小事,李衍早已不操心了,自有人张罗,他继续跟山士奇请教棍棒之术。

    山士奇是沁州富户子弟,从小不务农业,只爱刺枪使棒,他父母说他不得,只得随他性子,不知花了多少钱财,请师父教他,因此学得了一套很高明的棍棒之术。

    李衍身边高手不少,像武松,像广慧,像竺敬。

    可他们全都是使刀的,而使混铁盘龙棍最顺手的李衍最想学的自然是棍棒之术。

    所以,这一路之上,李衍一直跟山士奇学习棍棒之术。

    不过,山士奇很醒目,全都是以相互切磋的名义教给李衍的。

    李衍有些过意不去,就教了山士奇不少混合格斗的功夫。

    不多时,酒家就上了一桌上好的酒席,两坛酒水。

    对于喝惯二锅头的李衍而言,喝这时的酒,其实就跟喝饮料差不多,很少有喝醉的时候,至多也就是带点醉意,就像上次在饮马川。

    武松等人酒量也都不错。

    所以,两坛酒也就是给他们这些人解解渴。

    喝了一阵又吃了一阵之后,阮小七又提起丢得那些金子,道:“那时迁也真了得,竟能从咱们这些人手上偷走那许多金子!”

    其实,桌上之人,只有无条件相信李衍的阮小七才相信他们丢的金子是被时迁偷去的,其他人,包括武松,对此全都是半信半疑!

    老实说,李衍也拿不准这事是不是时迁干的,更拿不准那个最像时迁的人是不是时迁。

    不过李衍有应对之策。

    这事如果不是时迁干的,那将来李衍就说:没想到这世上还有堪比时迁的神偷。

    这样一来,既抬举了时迁,也能把这事糊弄过去。

    因为有应对之策,李衍继续赞扬时迁道:“那时迁虽不以摧城拔寨的直面冲阵见长,却是刺探情报、敌后破坏的特战高手,他如果能来投咱们梁山泊,咱们梁山泊不亚于平添了两员五虎将。”

    听李衍如此推崇时迁,武松等人全都摇头不已,觉得李衍将时迁这个毛贼夸上天了!

    就在这时,窗户处黑影一闪,随即一个眉浓眼鲜的精瘦汉子凭空出现在阁儿里!

    精瘦汉子一出现,就双手托着包袱,对李衍一跪在地,道:“时迁给替天行道的至尊赔罪来了!”

    武松等人无不大吃一惊!

    这世间竟真有时迁其人!

    而这时迁也正是偷他们包袱之人!

    最让他们吃惊的是,时迁偷了他们二百多两金子竟然又送回来了!

    震惊过后,武松等人不约而同看向走向时迁的李衍,又不约而同想道:“哥哥莫不是神仙,掐指一算就知道天下之事?”

    这一瞬间,李衍的威望立即达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

    李衍也有些飘飘然!

    还真让自己蒙对了!

    更神奇的是,自己猜的那个人还真就是时迁!

    李衍将时迁搀起,道:“时迁兄弟,我已等你多时了!”

    时迁有些诧异,道:“哥哥知道我会来?”

    李衍哈哈一笑,道:“你若不来,就不是我口中那个好汉时迁了。”

    这说的其实是废话,什么叫你不来就不是我口中那个好汉时迁了,这明显是两头堵的话。

    可阮小七等人,包括时迁,却全都被李衍唬住了,以为李衍真的料定时迁会来!

    瞬间!

    李衍高深莫深的光环就更胜从前!

    李衍将时迁拉到桌边,然后亲自给时迁拉开凳子,请时迁坐下,再然道给阮小七等人介绍时迁道:“这就是我跟你们说的时迁兄弟,一等一的好汉!”

    别说武松等人了,就连时迁自己都有些害臊——时迁的出身实在是太低了,低到时迁自己都有些自卑!

    时迁不好意思道:“前段时间我在蓟州府里吃了官司,幸得杨节级相助,才得以脱困,今日他大婚,我想送他点好礼,才冲撞了哥哥!”

    阮小七热心道:“时迁兄弟,哥哥这么看重于你,你莫不如跟俺们上梁山泊替天行道吧,上山的头领都有一千贯的安家费,你不就有了送那杨雄的贺礼么。”

    李衍此行做的最对的一件事就是把阮小七带来了!

    广慧也好,山士奇和竺敬也好、裴宣、邓飞、孟康也好,全都是阮小七帮李衍招募的。

    现在,阮小七又非常是时宜的帮李衍招募时迁!

    就算没有李衍抬举他,一直想找个组织依靠的时迁对于上梁山泊也是千肯万肯的,更何况李衍又这么抬举他?

    至于一千贯金子,时迁并未看在眼里,否则他也不能将两三倍的钱还回来了。

    时迁当即拜倒,道:“只做得些偷鸡盗狗的勾当,几时是了,只要哥哥不嫌弃小弟的出身,从今往后,小弟的命就送于哥哥了,倘若有一天小弟舍不得性命相帮哥哥时,教我遭横事,恶病临身,死于非命!”

    时迁多次深入敌后“作战”,东京盗甲、火烧翠云楼、刺探曾头市、撞钟法华寺、火烧济州、火烧宝严寺、卧底盖州城、火烧独松关、火烧昱岭关,每次都起到了决定战局的关键作用,毫不夸张的说,时迁对于梁山的贡献,即使不是第一,也妥妥入三甲之列,梁山五虎可失二虎,但却绝对不能少了时迁!

    李衍连忙将时迁扶起,亦以誓言道:“为兄此生定不负兄弟!”

    迟疑了一下,时迁道:“禀哥哥,小弟还有一事相求。”

    李衍道:“兄弟但说无妨!”

    时迁道:“我还有一些亲朋徒弟,能否带他们一道上山?”

    书上可没说时迁还有亲朋徒弟。

    不过稍稍一想,李衍渐渐也就明白了。

    时迁还没上山的时候就偷鸡闯下了大祸,引起晁盖不喜,他的两个同伴石秀和杨雄差点因此被晁盖给砍了。

    上山以后,时迁地位一直都不高,即便是他立下了汗马功劳,最终也只排在了倒数第二名,排位尚不及碌碌无为的王定六、郁保四,可以说是梁山泊任人不公的典型案例。

    这种情况下,让时迁怎么举荐他的亲朋徒弟上梁山,看他笑话吗?

    李衍很干脆道:“兄弟只管去请,回山后我会以兄弟为中心打造一个走报机密特种营,让你的亲朋徒弟全都加入你的走报机密特种营,另外凡是我梁山泊的将士,水路军全都算上,只要是兄弟你看上的人,就加入你的走报机密特种营,至于怎么打造这个走报机密特种营,咱们慢慢商量。”

    如果说之前时迁还对李衍对于他的器重尚有一丝怀疑,那么随着李衍此话一出,时迁再无一丝怀疑!

    时迁当即堕泪道:“必粉身碎骨报答哥哥的知遇之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