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十六章 饮马川三杰

第十六章 饮马川三杰

    …

    没让邓飞和孟康好奇太久,李衍就一拱手,道:“在下李衍,见过两位兄弟。”

    听了李衍报上的大名,邓飞和孟康先是一怔,很快孟康就很激动得跟邓飞说:“哥哥,这位好汉莫不就是水泊梁山替天行道的至尊?”

    邓飞恍然大悟,随即一拜在地,道:“请问好汉可是那水泊梁山替天行道的至尊?”

    阮小七照例替李衍应道:“正是俺家哥哥!”

    邓飞连忙扔下铁链上前,热情至极道:“平日只听得哥哥大名,不想今日在此拜识尊颜,还请哥哥上山一聚!”

    饮马川三杰,武功虽然都不高,但却的的确确算得上是义气好汉,尤其老大铁面孔目裴宣。

    裴宣是六案孔目出身,极好刀笔,为人忠直聪明,分毫不肯苟且,正是缺少良吏的李衍目前最缺少的人才之一。

    而且,裴宣此人并不恋权,戴宗随便替晁盖和宋江一招,他就带着邓飞和孟康以及所有家当投奔梁山,然后尽职尽责做个并无实权只是维护表面司法公平的军政司。

    邓飞此人,义气,又不恋权,光明磊落,伙同孟康救下了裴宣之后,因裴宣年纪最长,便将饮马川寨主之位让给裴宣,三打祝家庄时,邓飞与马麟、欧鹏、王英一同担任先锋,并在混战中将受伤落马的欧鹏救回,栾廷玉诈败引诱秦明,用绊马索将其绊翻生擒,邓飞纵马去救,结果也被绊马索绊倒,被祝家庄擒获,征讨方腊时,索超追赶守将石宝,却被石宝用流星锤打死,邓飞纵马去救,却因石宝马快,措手不及,被一刀砍做两段,邓飞先是主动让位于裴宣,上梁山后又多次在战斗中救人,最终又死于救人,纵观邓飞这一生,当得起“好汉”二字,邓飞唯一的污点就是赞诗中有“多餐人肉双睛赤”之句,常被视作食人魔君,甚至被认为是“《水浒传》中唯一明确表明吃食人肉数量非常巨大的吃人魔王”,但纵观全书,并未有他吃人肉的记载。

    孟康也是性情中人,最难得的是他不但有巧夺天工的造船绝技,又擅长水陆两栖作战,是非常难得的人才。

    这三人都是最理想的马仔。

    因此,李衍也不推脱,直接笑道:“那我们就叨扰两位兄弟了。”

    这时,邓飞想起什么,道:“哥哥等等,我给哥哥引荐一个好汉。”

    言毕,邓飞就把肥胖囚徒请了过来,道:“这位是我不久前在这直西地面上遇着的一个哥哥,姓裴,名宣,祖贯是京兆府人氏,原是本府六案孔目出身,极好刀笔;为人忠直聪明,分毫不肯苟且,本处人都称他铁面孔目。亦会拈枪使棒,舞剑抡刀,智勇足备。为因朝廷除将一员贪滥知府到来,把他寻事刺配沙门岛。那沙门岛,乃人间地狱,裴宣哥哥去了,必是九死一生。不从我这里经过,我亦要去救他,从我这里过,焉能放他过去?”

    李衍冲裴宣一拱手,道:“久仰裴宣兄弟大名,恨不能早见!”

    裴宣犹豫了一下,才拱手道:“至尊造福一方,大善!”

    李衍能理解裴宣,此时的裴宣应该是还没有做好落草为寇的心理准备。

    这也正常,毕竟裴宣的身份跟别人不同,他是一名极为正直的六案孔目,而李衍等人在他眼中全都是大罪之人。

    对此,李衍不仅没有任何不喜,相反还暗暗高兴,这说明裴宣还没有丧失他的忠直。

    当下,邓飞就让小喽啰牵过马来,请李衍、阮小七、武松、广慧、山士奇、竺敬、裴宣都上了马,奔山寨而去。

    到了山寨,邓飞请李衍等人进入聚义厅,俱各讲礼罢,谦让李衍正面坐了,次是裴宣、阮小七、武松、广慧、山士奇、竺敬、邓飞、孟康,九筹好汉,宾主相待,坐定筵宴,当日大吹大擂饮酒。

    当下众人饮酒之间,阮小七在筵上说起李衍招贤纳士,结识天下四方豪杰,待人接物,一团和气,仗义疏财,许多好处。众头领同心协力,八百里梁山泊如此雄壮,中间宛子城、蓼儿洼,四下里都是茫茫烟水,更有许多兵马,何愁官兵来到。

    邓飞一拍大腿道:“小弟和孟康贤弟寨中也有一百来人马,财赋亦有七八辆车子,粮食草料不算,倘若哥哥不弃微贱时,愿听哥哥号令效力,未知尊意若何?”

    李衍大喜,道:“必不负二位贤弟!”

    众人大喜!

    酒至半酣,移去后山断金亭上,看那饮马川景致吃酒,端的好个饮马川。

    但见:

    一望茫茫野水,周回隐隐青山。几多老树映残霞,数片彩云飘远岫。荒田寂寞,应无稚子看牛;古渡凄凉,那得奚人饮马。只好强人安寨栅,偏宜好汉展旌旗。

    李衍看了这饮马川一派山景,喝采道:“好山好水,真乃秀丽,你二人如何来得到此?”

    邓飞道:“原是几个不成材的小厮们在这里屯扎,后被我两个来夺了这个去处。”

    众皆大笑。

    九个好汉吃得大醉。

    裴宣突然起身舞剑助酒!

    见裴宣有心事,李衍单独敬了裴宣一碗酒,然后道:“你坚持忠直并没有错,只是对象错了,你如果相信我,我定会与你携手努力打造一个朗朗乾坤!”

    也不知当时已经喝醉了的裴宣是否记得李衍这醉言。

    总之,第二天相送李衍等人到山下作别了之后,裴宣就跟邓飞和孟康回寨收拾行装,整理动身。

    几日后,裴宣、邓飞和孟康就带着李衍写的亲笔信以及所有家当扮作官军南下济州府投梁山去了。

    ……

    离开饮马川,李衍一行人继续北上蓟州。

    此时的蓟州其实是在辽国境内。

    竺敬给了边境守军十两银子,李衍一行人很顺利的离开了北宋境内。

    到了辽国境内,竺敬只给了五两银子,李衍一行十几个人就这么堂而皇之的进入了辽国境内。

    由此可见,北宋和辽国,尤其是辽国,已经烂到骨子里了,难怪用不了几年就亡国了!

    因为与北宋接壤,蓟州的风土人情跟北宋很像。

    进入蓟州城,正行到一个大街,李衍一行人看见远地一派鼓乐,迎面来了一个迎亲队伍。

    领头白马上坐着一个好相貌的新郎——那人两眉入鬓,凤眼朝天,淡黄面皮,细细有几根髭髯。

    听周围人议论:

    “这人是谁?排场恁地大?”

    “你不知?那人祖贯是河南人氏,姓杨,名雄,因跟一个叔伯哥哥来蓟州做知府,流落在此。续后一个新任知府,却认得他,因此就参他做两院押狱,兼充市曹行刑刽子。因为他一身好武艺,面貌微黄,以此人都称他做病关索杨雄。”

    “那他娶得是何家女?”

    “城西潘屠户之女,那妇人是七月七日生的,因此小字唤做巧云,先嫁了一个吏员,是蓟州人,唤做王押司,不久年前身故了,方才晚嫁得杨雄。”

    “……”

    正在听人说李雄和潘巧云的李衍等人,全都没有注意到,不,准确的说应该是全都没有看到,他们这伙人之中不知从何时起多了一个眉浓眼鲜的精瘦汉子……

    ……

    ……

    PS:水浒里有一个很大的BUGG,就是蓟州,此时的蓟州其实是在辽国的统治范围内,这样一来,杨雄在蓟州当两院押狱这个北宋特有的吏职其实是说不通的,这里我弱化一下双方的边防,又以与北宋接壤为由强加解释一番,希望大家别太较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