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十五章 辛苦惟存一片心

第十五章 辛苦惟存一片心

    …

    大擂棒是鳅鱼**喷来,夹枪棒是巨蟒窠中窜出。大擂棒似连根拔怪树,夹枪棒如遍地卷枯藤。两条海内抢珠龙,一对岩前争食虎!

    斗了十几回合,洪教头怕输了锐气,把棒横起舞动,舞出无数棍影,这招叫做把火烧天势!

    山士奇也横起棒舞动,打出一片棒影,这招叫做拨草寻蛇势!

    洪教头喝一声:“来,来,来!”,便使棒迎头打下!

    山士奇往后一退!

    洪教头上前一步,提起棒,随即又砸下了一棒!

    山士奇看洪教头的脚步已乱了,便把棒从地下猛得向上一挑,旋即猛得横扫使出一招乌龙摆尾!

    洪教头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躲避不及时,进而被棒稍扫中了臁儿骨!

    “啊!”

    洪教头撇了棒,扑地倒了!

    柴进大喜,喊道:“拿酒来,我要跟士奇贤弟吃上一碗!”

    见此,李衍暗自摇摇头,心道:“这位柴大官人还真是有钱任性,自己人被打了,不管不问不说,还要跟打了自己人的人喝酒,仗义豪爽不假,但未免少了一丝人情味,难怪他空有偌大的义名,却一个心腹都没有!”

    阮小七、武松、竺敬,包括广慧,全都上去祝贺山士奇胜了这一战!

    等山士奇来到李衍身边,李衍也拍了拍山士奇的肩膀,还简单帮山士奇整理了一下锦袍。

    那边,羞颜满面的洪教头见柴进看都不看他一眼只顾跟李衍等人说笑,心中一酸,然后踉跄着站了起来,之后一瘸一拐的离开了柴进的庄子……

    其实,求贤若渴的李衍不是没动过收下洪教头的念头,可这洪教头太过心胸狭窄、傲慢狂妄、目中无人,关键是他的本事又不是特别出众。

    所以,犹豫了一番之后,李衍也就打消了收下洪教头的念头。

    ……

    在柴进的庄上只待了两天时间,李衍就带着阮小七等人离开了,并没有等不久之后就将发配到沧州的林冲。

    李衍之所以如此,原因有四:

    一、李衍不能确定林冲过多长时间才能来沧州,而他却不能离开水泊梁山太长时间,别忘了,水泊梁山可是还有王伦那个不稳定因素。

    二、李衍担心洪教头在羞怒之下跑去报官,要知道李衍现在的身份可是巨寇,纵然柴进家有丹书铁劵,可也不能太过招摇了。

    三、李衍急切想亲眼见证一下这个世界到底有没有神仙道法,进而了却自己的一块心病。

    四、现在的林冲,还是那个对朝廷、对高俅抱有幻想的林冲,这点从他舍弃恩爱的老婆、隐忍董超和薛霸这两个想要他命的恶防送公人就不难看出,不经历风雪山神庙,林冲是不会对朝廷和高俅生出绝望的,进而也就不会心甘情愿上梁山,也就是说,现在见林冲也无用,莫不如在水泊梁山静候林冲上山。

    李衍所不知道的是,他前脚刚走,后脚距沧州只有七十来里路程之地,鲁智深对林冲说:“兄弟,此去沧州不远了。前路都有人家,别无僻净去处,洒家已打听实了。俺如今和你分手,异日再得相见。”

    这一路之上,鲁智深要行便行,要歇便歇,董超、薛霸哪敢争辩,甚至连高声说话都不敢,鲁智深念及林冲身上有被董超、薛霸虐待的伤,还给林冲弄了辆车,让林冲可以坐车赶路,好不享受。

    鲁智深又取出一二十两银子与林冲,把三二两与两个公人,道:“你两个撮鸟!本是路上砍了你两个头,兄弟面上,饶你两个鸟命。如今没多路了,休生歹心。”

    董超、薛霸道:“再怎敢?皆是太尉差遣。”

    接了银子,却待分手,鲁智深看着两个公人又道:“你两个撮鸟的头,硬似这松树么?”

    二人答道:“小人头是父母皮肉,包着些骨头。”

    智深抡起禅杖斩向松树,只一下,就打的树有二寸深痕,齐齐折断,喝一声道:“你两个撮鸟!但有歹心,教你头也与这树一般。”

    摆着手,拖了禅杖,叫声:“兄弟保重。”,便自回去了。

    最恨奸谋欺白日,独持义气薄黄金。

    迢遥不畏千程路,辛苦惟存一片心。

    董超、薛霸都吐出舌头来,半晌缩不回去。

    林冲道:“上下,俺们自去罢。”

    两个公人道:“好个莽和尚,一下打折了一株树。”

    林冲道:“这个直得甚么?相国寺一株柳树,连根也拔将出来。”

    董超、薛霸眼珠一动,这与他们之前的猜测正对上了,回去可以交差了。

    ……

    离开沧州,李衍一行人直奔蓟州而去。

    这一日,一行人来到四围都是高山中间只有一条驿路之地。

    广慧认得此地,对李衍道:“哥哥,前面那高山里常常有大伙在内,近日不知如何,因为此地山势秀丽,水绕峰环,以此唤做饮马川。”

    众人向前走了不多远,突然听到有打斗声传来。

    众人都是警觉之人,没用李衍吩咐,除李衍以外,其他人无不抽出短刀、拿起哨棒!

    一行人具是武艺高强之辈,哪能怕这声势不大的打斗?

    阮小七一马当先真奔打斗声而去。

    行不久,就见一伙四五十强人在前面剪径。

    为首有二人。

    其一是一个长汉,双睛红赤,手使一条铁链当作兵器。

    另一是一个长大白净的汉子。

    而他们劫掠的对象竟然是押送一个生得面白肥胖四平八稳之人的两名防送公人。

    等李衍等人到了近前,两名防送公人已经被赤睛汉子打死,白净汉子正在给肥胖之人摘团头铁叶护身枷。

    见李衍一行人出现,赤睛汉子先是一怔,然后拱手道:“小弟饮马川邓飞,江湖上都唤我火眼狻猊,请教好汉们高姓大名?”

    阮小七等人全都看向李衍。

    李衍笑说:“你是火眼狻猊邓飞。”,然后一指长大白净汉子,道:“那他应该就是玉幡竿孟康吧?”

    邓飞和孟康非常诧异,他们混江湖虽然也有一段日子了,可是却并没有什么名气,没想到这个气度不凡的陌生人竟然知道他们!

    这让邓飞和孟康沾沾自喜的同时,不禁有些好奇这个见识广博之人是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