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十二章 人间地狱

第十二章 人间地狱

    …

    酒店后面的一所草屋内,侧首有一个小门。

    门是开着的,里面有阵阵让人作呕的恶臭传出来。

    阮小七道:“这里莫不就是他们宰人卸肉的地方?”

    想到这里可能就是那人间地狱,李衍顿时就感觉胃里一阵翻涌!

    如果没有这个感觉,李衍也就不进去了,因为看了那人间地狱很有可能会做噩梦!

    有了这个感觉之后,李衍当即就决定进去看看:“未来我十有八、九是要上战场的,如果连这都不敢看,我没准会因为不适应战场上的惨烈而把命丢到战场上!”

    决心一下,李衍就想进入其中。

    武松拦住李衍,然后先李衍一步进去——武松这是怕李衍碰到危险!

    阮小七也拦下李衍,直等到武松说:“里面没危险,不过哥哥最好莫要进来了。”,阮小七才不阻拦李衍。

    已经猜出里面是怎样人间地狱的李衍,并没有听武松的劝,而是调整一下心态迈步进入其中。

    阮小七紧跟在李衍身后也进入了其中。

    密室里很暗,只有一碗油灯。

    过了一会,李衍才适应里面的光线。

    随即,李衍就毛骨悚然并膛目结舌,心中的那种惊骇之感简直无法用言辞来形容!

    首先映入李衍眼帘的,便是那灶边梁上挂着的两条人腿,耳清目明不好的一面在此时显漏无疑,李衍甚至连那大腿上的汗毛都看得一清二楚!

    换而言之,李衍受到的冲击比一般人还要强烈!

    顺着灶梁往两边一看,是五六个或狰狞或恐惧表情各异的人头!

    仔细分辨,这五六个人却是男女老幼都有,最小者也就三五岁!

    再往墙上看,数不清的人皮如同墙纸一般一张一张的粘贴在墙上!

    再往深里一看,无数被剔光肌肉的骨头被堆积在墙角!

    骨堆旁边的那几个木盆里,竟盛满了血水,看上去红腻腻的甚是渗人!

    更远处角落中摆放着一个大木桶,里面满满当当装着数不清的五脏六腑!

    当兵的时候,因为搏斗水平高,李衍曾被选进维和部队在马里驻扎过大半年。

    那段时间,李衍可以说是见惯了乱世,也见贯了生死,甚至亲手杀过乱军。

    可看到这人间地狱,还是让李衍没忍住吐了出来!

    而武松和阮小七则却仿佛没事人一般!

    不得不说,有些人天生就是心狠手辣的冷血战士!

    等李衍吐得差不多了,武松才道:“哥哥,那边还有一个活人。”

    听武松这么说,李衍顺着武松的目光看去,就见亭柱上绑着一个衣服被剥光耷拉着脑袋的大汉。

    这大汉应该是被麻翻了绑在这里准备开膛破肚。

    可能是正赶上阮小七跟孙二娘打起来了,孙二娘叫人帮忙,正准备给他开膛破肚的人把他撇下跑出去助战,他才侥幸捡了一条命。

    李衍道:“救他下来。”

    言毕,不小心又看到那桶五脏六腑的李衍,忍不住又开始呕吐!

    武松和阮小七将那人放下来,然后找到解药,调了一碗,再然后扯住那人的耳朵,灌将下去。

    等李衍终于适应了,那个侥幸的大汉也如梦中睡觉一般爬将起来!

    一见到这人间地狱,再一见到李衍、武松、阮小七这三个陌生人,那人一个鲤鱼打挺跳将起来,随即踉跄着退到了墙角!

    阮小七撇嘴道:“你这呆鸟,早有这般警觉,又何至于被人麻翻差点成了馒头馅!”

    听了阮小七之言,看到他自己一丝不挂的窘境,再想到他在倒下之前酒家一边拍手、一边叫道:“倒也!倒也!”,大汉大致就猜到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李衍擦了擦嘴角,然后说:“汉子,以后在江湖上行走谨慎一些吧。”

    言毕,李衍就走出了这个一定会让他做噩梦的人间地狱。

    见李衍离开,武松和阮小七也跟在李衍身后走了出去。

    ……

    五个哨探又搜找到了不少金银酒器,然后将这些金银酒器连同那五六千贯金珠宝贝全都搬到了他们从后院找到的一辆马车上,再然后将酒店前前后后都撒满食油。

    就在李衍准备让阮小七去催促密室中的大汉出来然后点火烧了这家黑店的时候,一个带着一百零八棵人顶骨做成的数珠的行者提着两把寒光凛凛的戒刀从那草屋内走了出来。

    但见:

    前面发掩映齐眉,后面发参差际颈。皂直裰好似乌云遮体,杂色绦如同花蟒缠身。额上界箍儿灿烂,依稀火眼金睛;身间布衲袄斑斓,仿佛铜筋铁骨。戒刀两口,擎来杀气横秋;顶骨百颗,念处悲风满路。啖人罗刹须拱手,护法金刚也皱眉。

    李衍突然想起一人,就是武松那两把雪花镔铁打成的戒刀的原主人。

    算算时间,正对,李衍暗道:“应该就是那人了,只是……他到底是谁?”

    行者来到李衍等人身前,躬身拜谢:“谢谢几位恩公的活命之恩!”

    武松一请李衍,道:“行者,要谢,就谢我家哥哥,是我家哥哥让我和七郎救得你。”

    李衍道:“休要说谢,都是在江湖上行走的,谁都有落魄的时候,行者你便自去罢,日后行走江湖多加小心。”

    行者摇摇头,道:“洒家一生从未欠过任何人,如今却欠恩公一条命,恁地大因果不了,洒家如何能安心降妖除魔?”

    行者随后又问:“不知恩公高姓大名?”

    这行者能有一百零八棵人顶骨做成的数珠和两把半夜里啸响的雪花镔铁戒刀,实力必定不弱。

    想到这些,李衍不禁动了招揽这个行者的心思,便道:“在下李衍,请问大师法号?”

    行者道:“洒家广慧……最近江湖上风传,济州府的梁山泊出了一个奢遮的好汉,可是恩公?”

    阮小七与有荣焉道:“正是俺家哥哥!”

    这时,武松突然想起一人,道:“我听闻,少林分院屏风岭少林寺有一梵衲僧,法号广惠,那头陀嫉恶如仇,近年来不知铲除了多少江湖败类,该不会就是你吧?”

    广慧一脸惭愧:“是洒家……想不到洒家终日打雁,今日却被雁啄瞎了眼,在这荒郊野岭失了造化,如果不是有恩公搭救,洒家现在恐怕已经变成馒头馅了!”

    阮小七打量了广慧一会,道:“头陀,俺看你也是一条顶天立地的好汉子,莫不如就跟俺们上梁山聚义替天行道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