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十章 大丈夫何患不能妻妾成群

第十章 大丈夫何患不能妻妾成群

    …

    李衍、阮小七、武松、武大郎以及五个提着礼物的哨探来到张大户家的时候,正巧张大户不在家。

    见李衍他们拿来了不少礼物,张大户的老婆张干娘破例接见了他们这一行人。

    张干娘的一个使女就引起了李衍的注意,但见:

    眉似初春柳叶,常含着雨恨云愁;脸如三月桃花,暗藏着风情月意。纤腰袅娜,拘束的燕懒莺慵;檀口轻盈,勾引得蜂狂蝶乱。玉貌妖娆花解语,芳容窈窕玉生香。

    李衍暗道:“这是潘金莲?如果是,不怪她能到处招蜂引蝶!”

    张干娘问:“不知大官人在何处营生?”

    李衍道:“在下姓李,济州府人,做药材生意。”

    李衍见过世面的气质是掩饰不了的,大户人家出身的张干娘一看便知。

    因此,张干娘客气道:“原来是李大官人……不知李大官人这次来我张家所为何事?”

    李衍道:“我这次过来,一是谢谢主家这些年对我武植哥哥的照顾,二则是嘛……想跟干娘攀一门亲戚。”

    “亲戚?”

    所有人都是一头雾水!

    没用别人询问,李衍就一指张干娘的那个使女,然后问武松:“兄弟,干娘的女儿配给你做娘子可好?”

    李衍的突然又突兀之言,让所有人都是一脸愕然!

    武松偷看了张干娘的使女一眼,然后含含糊糊的说:“这……我哥哥都尚未婚娶……”

    见武松看她,张干娘的使女羞得赶紧低下了头!

    一见武松和张干娘使女的表现,李衍就知道,这是郎有情来妾有意,然后哈哈一笑,道:“这有何难,回去多使些钱银给媒人,让媒人找个合适的女子配于哥哥,届时你兄弟二人一块成婚,岂不快哉?”

    武大郎,三寸丁谷树皮的相貌,贫困的家世,又有他这个闲汉弟弟,以至于三十多岁了都不曾婚娶,武松嘴上虽然不说,但这其实是武松心中很大的一块心病!

    如今有望治了这块心病。

    再者说,张干娘的使女也真是漂亮,明眸皓齿,婀娜多姿,二十三、四的壮小伙怎么可能不喜欢这样的女人?

    最后,武松将滚烫的脸扭到一边,同时一抱拳,道:“此事全凭哥哥做主!”

    见武松害羞了,李衍哈哈一笑,然后道:“好,那此事我就越俎代庖了!”

    就在这时,一个很不悦的声音响起:“此事不妥!”

    李衍三言两语就把武松和张干娘使女的婚事给定下了,惹得一人很不高兴!

    这人是谁?

    还能有谁,当然是张干娘!

    试问,别人三言两语就把你的使女给嫁出去了,而且还硬要说是你的女儿,你能高兴吗?

    李衍冲张干娘一伸手,道:“干娘,请借一步说话。”

    张干娘犹豫了一下!

    不过,想到,这是她家,外面有几十个庄客,她没什么好怕的,张干娘起身走到了一旁,然后道:“李大官人想跟老身说什么?”

    李衍来到张干娘身边,小声说:“干娘,你那使女,风情万种,我见犹怜,乃人间尤物,张员外除非是铁石心肠,否则焉能不对她动心?我断言,干娘将她留在家里,必成祸害……我再说一句诛心之言,干娘难道没听说过,只闻新人笑不见旧人哭?”

    张干娘的心“咯噔”一下!

    她怎么会不知道,自从她的使女潘金莲长大,张大户就对潘金莲百般纠缠?

    要不是潘金莲一直不肯依从,张大户又畏惧于她娘家的势力,可能早就将潘金莲纳为小妾或是外室了!

    她如今已经五十有余,年老色衰!

    而潘金莲才双十年华,美丽漂亮,又聪明伶俐!

    如果让潘金莲进门,未来真有可能会出现她哭潘金莲笑的局面!

    见张干娘脸上阴沉不定,李衍心下一笑,然后趁热打铁道:“干娘,你这使女与我那兄弟乃郎才女貎天造地设,干娘何不发发慈悲,收你这使女做个女儿,然后成全他们,我这里再备上一千贯作为聘礼,咱们两家做个亲家,岂不是你好我好大家好?”

    张干娘能逼得喜欢潘金莲的张大户一直得不到潘金莲最后在愤恨之下将潘金莲嫁给武大郎,其老练可想而知。

    沉吟一会,张干娘眼睛一抬,然后道:“老身非是图你钱财,而是看在武二郎和金莲般配才同意他们这桩婚事的。”

    听闻此女真是潘金莲,李衍暗自一叹:“这就是天意了,老天也让我给潘金莲这个可恶可悲可叹的女人一个机会!”

    至于惋惜或后悔,李衍一点都没有。

    虽说潘金莲勾搭西门庆杀了武大郎有她的理由,但她的确主动勾引武松又与西门庆勾搭成奸最后亲手毒死了武大郎,怎么都不可能算得上是一个好女人。

    李衍喜欢美女不假,但是却不想这样有胆毒杀她丈夫的女人在自己身边,万一因为自己太忙,没时间陪她,她忍不住去勾搭别人,然后也给自己一包砒霜,那自己死得可就太窝囊了,倒不如用她笼络住武松这员虎将!

    再者说,大丈夫何患不能妻妾成群?

    李衍施了一礼,道:“干娘慈悲。”

    张干娘道:“只是有一样,你得应承于老身。”

    李衍问:“何事?”

    张干娘道:“今天就让媒人上门。”

    李衍稍稍一想就明白了,张干娘这是想在张大户知道之前就将这件事做死,不给张大户从中作梗的机会!

    李衍道:“这有何难,一会我就使媒人过来,十天内就让他们完婚!”

    见李衍明白她的意思,张干娘暗暗点了点头,心道:“也不知这武家兄弟的祖坟怎么就冒了青烟,竟然结识到了此等人物!”

    张干娘冲潘金莲招了招手,将潘金莲叫到身前。

    已经意识到将要发生什么的潘金莲,羞答答的叫了一声:“夫人!”,迟疑了一下,潘金莲又给李衍施了一礼!

    李衍面带微笑的点了点头,然后就将头别到了武松等人方向,不再多看潘金莲一眼——礼物已经送了,再引起误会就不好了。

    张干娘看着潘金莲说:“你七岁进入我张家,至今已经十四载,你我名为主仆,实为母女,今日我索性就认你当个女儿……”

    潘金莲非常机灵,当即就跪下磕头,然后甜甜的叫道:“娘!”

    见潘金莲如此精明,李衍为武松捏了一把汉,“也不知这能打老虎的武松,到底能不能降住这个胆大的女人?”

    张干娘示意潘金莲起来,然后说:“武二郎是咱们清河县少有的英雄男子,将你嫁给他,老身也就放心了,也算是成全了咱们这十几年的母女情。”

    潘金莲哭道:“金莲舍不得娘!”

    张干娘脸一板,道:“这是什么话,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今年二十有一了,难道要留在老身这里当一辈子老姑娘吗?”

    有了台阶,对武松百般满意的潘金莲便不再吱声了。

    张干娘有意结好看着不凡的李衍,又道:“咱家在西城有一个宅子,就与你做个陪嫁吧,也不枉咱们母女一场。”

    “娘!”

    在这个时代,使女和女儿之间的身份差得不小,有陪嫁与没陪嫁差得也不小,哪怕只是一座值不了几十贯的小宅子。

    孤苦无依的潘金莲,能以张干娘干女儿的身份嫁给武松,还能有一个小宅子当赔嫁,已经是非常不错了。

    所以,这声“娘”,潘金莲叫得还算真心。

    对于张干娘的手段,李衍很佩服,不过这与李衍已经无关了。

    让武松过来拜见一下岳母,李衍就带着武松等人离开了。

    一回到武松家,李衍就让武大郎将县里最有名的媒婆找来,然后给了媒人一百两银子让媒人带着武大郎等人买足下聘所需的东西,再然后让媒人领着相关人等带着一百两蒜头金去张大户家下聘。

    张大户不在家,所以诸事顺利。

    转天,李衍给媒婆包了一锭五十两大银的红包让她给武大郎也找一个合适的姑娘。

    这个媒婆也当真是名不虚传,仅用了三天时间,就给武大郎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姑娘。

    姑娘的年纪有些大,二十有五,相貌也一般,家世更是一般,还有点长短脚,但胜在有贤名。

    看不到潘金莲这张精美的馅饼,武大郎也就乐颠乐颠的捡起了这张炊饼。

    七天后,武松和武大郎同时娶亲。

    李衍作为主婚人参加了这场婚礼。

    武松婚后的第三天,李衍向武松提出辞行。

    令李衍没想到的是,第二天早上上路的时候,武松早已让潘金莲打点好行装——武松要护送李衍北上!

    阮小七水里的功夫厉害,陆地上的功夫,还不如李衍。

    而李衍,拳脚功夫还行,兵器就不行了,也算不上是一个顶级高手。

    再者说,也不能一有事就自己上啊,那多掉价啊。

    五个哨探跑跑腿、拿拿东西、干点杂活还凑合,当保镖,五个都未必能打得过一个。

    因此,李衍身边的确没有一个像样的保镖。

    而这一路之上虎豹强人又的确不少,

    所以,象征性的推辞一番,李衍也就同意武松跟着一块上路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