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七章 阮氏三雄

第七章 阮氏三雄

    …

    来到阮小二家门前,只见枯桩上缆着数只小渔船,疏篱外晒着一张破鱼网,倚山傍水,约有十数间草房。

    朱贵叫一声:“二哥在家么?”

    不多时,只见一个人从一间草房中走出来,生得如何,但见:

    眍兜脸两眉竖起,略绰口四面连拳。胸前一带盖胆黄毛,背上两枝横生板肋。臂膊有千百斤气力,眼晴射几万道寒光。休言村里一渔人,便是人间真太岁。

    见门外是几个不认识的生面孔,阮小二拱手道:“几位找小人何事?”

    朱贵还礼道:“我家哥哥想跟你们三兄谈笔买卖……”

    李衍拦下戒心很强的朱贵,道:“跟二哥,没必要藏着掖着!”,然后冲阮小二一拱手,道:“我是李衍,这次过来是想邀贵弟兄上山入伙的。”

    招募好汉得对症下药,阮氏三雄都是义气痛快的好汉,而且都是渴望过上不怕天、不怕地、不怕官司、论秤分金银、异样穿绸锦、成瓮吃酒、大块吃肉生活不想再当渔霸的好汉,跟他们遮遮掩掩反而容易坏事!

    果然!

    一听李衍报出的字号,阮小二先是一怔,反应过来之后,语气立即变得恭敬,道:“请问好汉可是那替天行道的至尊?”

    说起“至尊”这个绰号,李衍也有些无语!

    李衍本不想要绰号的,作为一个二十一世纪的人,觉得弄个咋咋呼呼的绰号很傻,可杜迁和宋万坚持说:混江湖的怎么能没有绰号,这不堕了咱们梁山泊的威风嘛!

    事实上,作为水泊梁山的寨主,李衍要是没有一个响亮一点的绰号,也的确是不利于宣传,进而不利于水泊梁山的发展,毕竟他们是混绿林界的,君不见方腊、王庆、田虎还分别有“铁臂金刚”、“双头太岁”、“陆地追风小陈平”的绰号嘛?

    想通这些,李衍就随口道:“那就叫“至尊宝”吧。”

    杜迁和宋万私下里一研究,觉得“至尊宝”这个绰号不够霸气配不上梁山泊寨主的身份,于是商量了一番之后把“宝”字给去掉了。

    等李衍知道的时候,“至尊”这个绰号已经叫了出去。

    绰号这种东西,一旦叫开,基本上就没有改的可能了。

    李衍也不能因为这点小事就教训一心为自己的杜迁和宋万,最后只能叫这个带有浓浓反意的绰号了。

    李衍道:“正是兄弟。”

    听李衍承认自己是水泊梁山之主,阮小二纳头便拜,道:“俺们弟兄听哥哥的大名耳朵都快长老茧了,这几日正寻思着去投哥哥,只是一直寻不着带挈俺们的人,哪成想哥哥亲至来寻俺们,真是折煞俺们了!”

    这就是李衍闷头发展了大半年才开始招募好汉的原因。

    所谓的好汉,其实比普通人还现实,有实力有名气,他们纳头便拜,就像他们对宋江一样,没实力没名气,他们鸟都不鸟你!

    李衍连忙上前将阮小二扶起,道:“都是自家兄弟,恁地客气作甚?”

    阮小二激动道:“诶,俺听哥哥的!”

    李衍问:“五哥和七哥在家吗?”

    阮小二道:“俺这就去寻他们,他们要是知道哥哥来了,必定风风火火赶来!”

    李衍道:“一道去吧,我也拜拜老娘。”

    阮小二连忙引李衍和朱贵来到泊岸边!

    枯桩上缆的小船解了一只,便扶着李衍和朱贵下船去了。

    树根头拿了一把桦揪,朝岸上一撑,船就射入湖中!

    在湖中划了一会,只见阮小二把手一招,叫道:“七哥,曾见五郎么?”

    李衍看去,只见芦苇丛中摇出一只船来,但见船上之人:

    疙疸脸横生怪肉,玲珑眼突出双睛。腮边长短淡黄须,身上交加乌黑点。浑如生铁打成,疑是顽铜铸就。世上降生真五道,村中唤作活阎罗。

    阮小七头戴一顶遮日黑箬笠,身上穿个棋子布背心,腰系着一条生布裙,一边撑船、一边问:“二哥,你寻五哥做甚么?”

    阮小二道:“李衍哥哥来招咱们上梁山快活,俺特来寻你二人!”

    阮小七看向李衍和朱贵,最后将目光停在气度更像老大的李衍身上,问:“哥哥可是那替天行道的至尊?”

    李衍拱手道:“七哥请了!”

    见李衍承认,阮小七扔下桦揪就拜:“前些日子,俺还跟两个哥哥说,人生一世,草生一秋,俺们不能一辈子打鱼营生,不曾想,哥哥今日就亲自来招俺们!”

    从阮小七的话中不难听出,这哥仨盼望有人识他们这三条好汉,可以说是盼星星盼月亮,这也就不怪吴用一来找他们,他们就屁颠屁颠的跟晁盖和吴用去劫生辰纲了!

    可惜!

    这哥仨的命不太好!

    哥仨忠心耿耿跟的老大晁盖,死得太早了。

    轮到宋江当家之后,宋江又带了李俊、张横、张顺、童威和童猛上了梁山,李俊等人是宋江的嫡系,李俊和张顺更是救过宋江的命,更为重要的是李俊、张顺等人也都很有本事。

    因此,尽管哥仨在高俅等几次攻打梁山泊之际率水军大出风头数建立奇功,可仍难以避免被宋江排挤。

    其实细想想,这也正常。

    哥仨是随晁盖上梁山的,在水上的实力可以说少有人能够相比,所以,上梁山之后梁山水军一直由他们哥仨控制!

    但这哥仨是晁盖的人,宋江当然对于他们不放心,毕竟,宋江取代晁盖可以说就是一场阴谋!

    而且,梁山泊出入防御都必须依靠水军!

    宋江自然不敢把这样的重任交给他们哥仨!

    最后,阮小二因不愿做俘虏极有气节的自刎而亡,阮小五亦战死于江南,阮小七遭小人陷害,带着老娘安度晚年,算是三兄弟中结局最好的一个!

    可悲!

    可壮!

    至终,哥仨都不曾背叛过水泊梁山,亦不曾背叛过他们曾经的誓言,哪怕他们遭到了不公平的对待!

    李衍还礼道:“我早闻三位兄弟的大名,可惜一直抽不出身来相见,今番我欲发展水军,第一个想到的便是三位兄弟,遂特来拜访!”

    阮小七大喜,道:“俺们弟兄定不负哥哥!”

    两只小船汇集到一起,然后划到个去处。

    那地团团都是水,高埠上有七八间草房,阮小二叫道:“老娘,五哥在么?”

    从其中一间草房中走出一个满脸褶皱的婆婆。

    婆婆气道:“说不得,鱼又不得打,连日去赌钱,输得没了分文,早上讨了我头上钗儿,去镇上赌去了。”

    阮小二笑了一声,便想把船划开。

    李衍突然道:“且慢!”

    阮小二和阮小七全不解的看向李衍!

    李衍道:“容我拜见一下老娘。”

    言毕,李衍冲朱贵一伸手。

    朱贵非常醒目的将他一直拎着的一个沉重包裹交给李衍。

    李衍拎着包裹下了船来到了婆婆面前,然后将包裹放在了婆婆手边的木架上,道:“老娘,拿去打点首饰。”

    阮小二和阮小七连忙下船阻止李衍,异口同声道:“哥哥,这可使不得!”

    李衍笑问:“如何使不得?”

    阮小二道:“俺们弟兄与哥哥是义气相交,休叫金银坏了咱们兄弟的义气!”

    李衍道:“这不是专门给你们弟兄的,凡上我梁山泊的好汉,都有一笔安家费,普通士卒二十贯,头目一百贯,头领一千贯,你们三弟兄是我从无数好汉中选中的水军头领,如何不能拿这三千贯金子?”

    听闻李衍请他们是去做头领的,而且还是从无数好汉中选中的,阮小二和阮小七全都大喜过望——与水泊梁山相距不远的他们如何不知,李衍手下只有王伦、杜迁、宋万、朱贵四个头领,其中朱贵还是几天前才提拔成头领的,而他们弟兄一上山,李衍就让他们全都担任头领,他们如何还看不出李衍对他们的器重?

    这时,一个斜戴着一顶破头巾鬓边插朵石榴花披着一领旧布衫露出胸前刺着的青郁郁一个豹子来里面匾扎起裤子上面围着一条间道棋子布手巾的汉子划船过来!

    但见:

    一双手浑如铁棒,两只眼有似铜铃。面上虽有些笑容,眉间却带着杀气。能生横祸,善降非灾。拳打来,狮子心寒;脚踢处,蛇丧胆。何处觅行瘟使者,只此是短命二郎。

    阮小七一边挥手、一边冲来人大喊:“五哥,李衍哥哥来请咱们上梁山做头领了,还给咱们三千贯金子当安家费!”

    阮小五先是一怔,然后快划了几下来到岸边,再然后上岸!

    在李衍和朱贵身上打量了一会,阮小五挠挠头,他有些分不清李衍和朱贵中谁才是李衍?

    其实这也不怪阮小五,实在是李衍太过年轻——从面相上来看,李衍至多二十六、七岁,实际上,李衍今年才二十四。

    看出了阮小五的尴尬,李衍拱手道:“五哥请了。”

    阮小五连忙施礼,道:“俺们愿意跟哥哥让山,休提安家费!”

    阮小二也道:“俺们愿意跟哥哥上山,不要哥哥的安家费!”

    阮小七道:“给个三二两吃酒就行,这三千贯也太多了。”

    自打得知包裹里有三千贯金子,阮母就不停的打量那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包裹——鱼贱,打多少都起不来价,还少不了科差,所以打鱼的人人赤贫,阮小五和阮小七又好赌,家里就更穷了,不夸张的说,阮母连金子都没见过,如何能不眼红这三千贯金子?

    顺便说一句,这也是阮家哥仨削尖了脑袋转行的原因之一。

    忽听哥仨说不要这三千贯金子,阮母大急!

    看了焦急的阮母一眼,朱贵笑说:“休道多,前几日寨里做了一笔买卖,每个头领都分到了一千贯,头目都有一两百贯,没下山的兄弟,包括兄弟的老小,也个个都有钱银拿,我那日刚当上头领,亦分到一千贯,也拿到了一千贯安家费,所以三位兄弟无需推辞。”

    听朱贵说一笔买卖每位头领就都分到了一千贯,哥仨无不心生向往!

    阮小七道:“难得哥哥爱俺们,也罢,俺们就收了这安家费,将来为哥哥卖命便是!”

    阮小二也道:“是这个道理!”

    见阮小二和阮小七都同意要这钱了,老娘又眉开眼笑的,阮小五道:“那就收了,从今往后俺们弟兄三个的命就卖给哥哥了!”

    ……

    与阮家哥仨喝了半宿酒,又和阮家哥仨约好他们三日后上梁山,李衍和朱贵便返回了梁山泊。

    李衍和朱贵走后,哥仨继续吃酒。

    阮小二道:“如今山东、河北英雄豪杰虽多,却无一人像李衍哥哥一样替天行道尽干大事,咱们弟兄终于时来运转了!“

    阮小五道:“咱们弟兄空有一身本事,却一直无人识,叫咱们做了这许久打鱼的营生,今日终于出头。”,阮小五把手拍着脖项又道:“这腔热血,该卖与哥哥这个识货的!”

    阮小七道:“水里水里去,火里火里去,咱们若舍不得性命相帮他时,残酒为誓:教咱们都遭横事,恶病临身,死于非命!”

    阮小二又道:“俺这里有个计较。”

    阮小七问:“甚么计较?”

    阮小二说:“咱们弟兄寸功未立,一上山就全都担任首领,怕人不服,说咱们全是靠哥哥的爱,才当上这头领的。”

    阮小五皱眉道:“确是恁地。”

    阮小七急道:“二哥,你有话便讲,恁地不痛快!”

    阮小二道:“听哥哥说,梁山泊水军积弱,急切里又难以扩充,咱们何不邀些朋友一块上山聚义,到那时,同饮美酒,同穿锦衣,同分金银,岂不美哉?”

    阮小七大笑道:“我当是甚么难事?以咱们兄弟的义气,拉上百八十人一同上山聚义何难之有!”

    阮小五也道:“此事不难!只是需要些时日,三日怕有些不足。”

    阮小二道:“无妨,三日间能聚集多少,算多少,其他的以后再做计较。”

    阮小七一脸期盼,道:“到时定叫哥哥大吃一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