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六章 小可不及也

第六章 小可不及也

    …

    论功行赏完。

    王伦起身,道:“寨主,山下接引好汉的兄弟反应,因为咱们山寨没有一个醒目的接引地点,一些好汉找不到上咱们梁山泊的方法,然后转投他寨,我想咱们是否可以在山下开一间酒店,一来接引好汉上山,二来增加点寨里的收入,三来也可以打探消息。”

    李衍暗道:“王伦的能力还是有的。”

    思量了一会,李衍道:“一间有些小家子气,也有疏忽的可能,毕竟咱这水泊有八百里……这样,在水泊东南西北四面各建一家酒店,另外济州城里也安排一家酒店,方便打探朝廷的消息。”

    想了想,王伦觉得李衍所说的的确更稳妥也更大气,便道:“好是好,可……小可怕是管不过来。”

    李衍看向朱贵,道:“朱贵兄弟,你辛苦些,一并管理了吧。”

    这可是大好事,别的不说,若待此事实施,他朱贵在山寨里说话的分量一定不下于杜迁和宋万!

    而且,别忘了,他朱贵可是刚刚才当上头领!

    所以,朱贵的心情可想而知!

    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激动,朱贵深施了一礼,道:“为寨……为哥哥办事,斩头沥血俺亦无悔,只是咱们蓼儿洼与那济州城之间的距离实在不短,我怕首尾难顾,耽误了哥哥的大事……如蒙不弃,我想保举一人为哥哥去打理济州城里的那家酒店!”

    李衍和颜悦色的问:“不知朱贵兄弟要向我举荐哪位好汉?”

    朱贵道:“禀哥哥,非是我为自己弟兄谋权,实是我弟弟朱富在家乡沂水县西门外也开了一家酒店,而且他是一个机灵心细之人,更难得他是个干净之人,没有官司在身,应该能胜任去济州城打探消息之职,如果哥哥用他,我立即修书一封,招他上山入伙。”

    李衍有些诧异!

    按书上所说,朱贵自从上了梁山以后一直都没有推荐他弟弟朱富上山,直到李逵回家接老娘时,也就是三年后,他才在迫不得已之下推荐朱富上山。

    如今朱贵怎么这么快就主动推荐朱富上山了?

    稍稍一想,李衍心中渐渐有了答案。

    王伦时代。

    最开始朱贵只是一个头目,后来因为引林冲上山才得以成为头领,可又因为弄来了林冲这个麻烦,恶了王伦。

    那时,朱贵自己都是一个受气包,将朱富弄上山,不能受到重用不说,没准还会引起心胸狭窄的王伦猜疑。

    所以,朱贵始终不说他自己还有一个弟弟。

    晁盖时代。

    朱贵的身份变成了前朝遗臣。

    而且,晁盖也看不起转身就弃了旧主王伦投降他晁天王的朱贵,导致朱贵的地位更低。

    自然更不可能引荐朱富了。

    宋江时代。

    宋江领来了一大票强人上山,两朝遗臣朱贵的身份地位再创新低,亲自招募的韩伯龙,在没犯任何错甚至是在维护梁山的利益的情况下,被李逵说砍就砍了,事后,不仅李逵没有任何表示,宋江这个老大也连问都没问一句。

    可能是见他自己的身份地位实在是太尴尬了,朱贵才寻着机会想相助宋江手下头号打手李逵,也算是向宋江纳上了投名状,可偏又赶上李逵这个惹事精被抓,不得不将朱富卷入其中才能救下李逵。

    这样朱贵才推荐朱富上山。

    此时朱贵应该是察觉到了自己对他的器重,才提前主动推荐朱富上山,以报自己对他的提携之恩!

    李衍笑说:“你只管去请,他如果愿意上山,就先请他主持济州城里的那座酒店,等他立了功,我定叫他也在这聚义厅里坐一把交椅!”

    得了李衍的承诺,朱贵纳头便拜,道:“一会我就给舍弟写信!”

    突然想起朱贵也是开黑店的,李衍又嘱咐道:“朱贵兄弟,咱们山寨今后要干的是替天行道的大事,你那几家酒店将是咱们山寨的头脸,万不可像江湖上的那些黑店一般做下药卖人肉的勾当,你当代表山寨广施仁义,好酒好肉结交四方来客。”

    朱贵是一个聪明人,很快就领会到了李衍的真正意图,随后道:“哥哥请放心,我定叫江湖上都知道哥哥的仁义,知道咱们水泊梁山欲与天下好汉聚义替天行道!”

    杜迁和宋万以及一众头目叫嚷道:

    “正该如此!”

    “天下好汉都知道哥哥的仁义,上山与咱们聚义替天行道,山寨何愁不兴旺?”

    “就是,朝廷不仁,任用贪官污吏,祸害良善之人,咱们聚义替天行道,乃是顺应天意!”

    “……”

    看着聚义厅上的一众好汉的表现,王伦暗叹了一声:“真是好手段,先是优待死伤的士卒,然后杀人立威,再然后大赏群雄,又提拔朱贵这个有功之人给其他人希望,最重要的是让这些麻木不仁的莽汉拥有精神追求、价值取向和基本信仰……哎,此人真乃天生的枭雄,小可不及也!”

    ……

    青郁郁山峰叠翠,绿依依桑柘堆云。四边流水绕孤村,几处疏篁沿小径。茅檐傍涧,古木成林。篱外高悬沽酒旆,柳阴闲缆钓鱼船。

    朱贵摇着一条小船将李衍送到了石碣村。

    跟人打听了一番,朱贵就将李衍送到了李衍此行的目的地——立地太岁阮小二家。

    吴用那个顾头顾不尾的傻X,在劫完生辰纲之后,不杀人灭口也就罢了,还纵容白胜去豪赌,导致劫生辰纲一事败露,进而他们一行人不得不上梁山落草为寇,最后还引发了朝廷派兵围剿水泊梁山。

    李衍当然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但谁也不敢保证,朝廷就一定查不出来生辰纲是他李衍劫的,进而也不敢保证朝廷不来围剿梁山泊。

    所以,是时候发展梁山泊的水军以确保万无一失了。

    因此,前脚刚劫完生辰纲,后脚李衍就不顾自己还有伤在身亲自来石碣村邀请立地太岁阮小二、短命二郎阮小五、活阎罗阮小七上山入伙,至于明年晁盖、吴用他们劫生辰纲找谁七星聚义,那他李某人可就管不着了,吃猪肉,还能管猪的死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