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四章 生辰纲

    …

    “梁山军人个个要牢记,三大纪律,第一一切行动听指挥,步调一致才能得胜利,第二不拿百姓一针线,百姓对我拥护又喜欢,第三一切缴获要归公,努力减轻百姓的负担,三大纪律我们要做到,遵守纪律人人要自觉,互相监督切莫违反了,梁山纪律条条要记清,百姓战士处处爱百姓,保卫梁山永远向前进!”

    看了一眼正带领杜迁和宋万以及近千精气神比禁军还要好得多的喽啰唱歌的李衍,又看了一眼他们头顶那杆迎风飘展的“替天行道”大旗,王伦有些惭愧,时至今日他才完全明白当初李衍分粮又立这杆看似无用的大旗的真正用义!

    这半年时间,李衍频频带人下山“替天行道”,却对贫民百姓秋毫无犯,又与周围百姓公平买卖,甚至是高价买卖。

    这么做的好处显而易见。

    一来,笼络住了人心,让水泊梁山在山下有一片不小的根据地。

    二来,壮大了山寨,让梁山军从原来的十几个人壮大到了现在的一千多人,加上老幼家眷,不下三千人。

    三来,梁山泊的人无不以身为梁山泊的人骄傲。

    四来,水泊梁山和李衍的名声也打响了——现如今,水泊梁山已经名声在外,是江湖上数得上数的山头,李衍也是江湖上数得上数的好汉!

    曲终歌毕,李衍道:“休息时间结束,继续训练!”

    杜迁大喊:“一营集合!”

    宋万则喊:“二营集合!”

    连一分钟都没到,两营士兵就整整齐齐的集合完毕!

    李衍命令:“跑山,两圈……跑步走!”

    言毕,李衍就想带领这两营士兵去跑山!

    就在这时,王伦喊道:“寨主!”

    见王伦找自己有事,李衍道:“杜迁,你带他们跑山。”

    等杜迁将两营士兵带走,王伦来到李衍身旁。

    王伦有些心胸狭窄嫉贤妒能还有些小家子酸儒之气不假。

    但不能说王伦毫无能力。

    不说其它,他在这水陆相通进能攻退能守的八百里水泊内开创基业的那份眼力,就是常人难以企及的。

    至于刁难林冲和晁盖一伙,你可以说他心胸狭窄嫉贤妒能小家子气,但也可以说他危机意识强。

    林冲上山的时候,他思虑,他是一个屡试不第的秀才手无缚鸡之力,手下只有杜迁和宋万这两个武艺稀松平常的莽汉,而林冲是京师禁军教头必然武艺高强,容林冲上山,他的寨主之位有可能会坐不稳。

    再说晁盖一伙,问题就更大了,他这边才五个头领,其中一个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他,还有一个是怀二心的林冲,另外三个是武艺稀松平常的杜迁、宋万和朱贵,而晁盖那边则是紧紧围绕在晁盖周围的有智多星之称的吴用、刘唐、阮氏三雄以及道法高强的公孙胜,一旦让他们上山,到那时谁是老大?其结果必定就会跟晁盖让宋江上山后宋江把晁盖架空一般无二。

    而且,让劫取生辰纲的晁盖一伙上山,很有可能会引来官府围剿,进而覆灭。

    所以,危机意识很强的他,才想用五十两和二百五十两白银分别打发走林冲和晁盖一伙,然后慢慢发展。

    就事论事,王伦这么做,虽然有些小家子气,但从本质上来说却没有错,要知道当时水泊梁山可是王伦的,王伦不想拱手让人,也不想承受官府的雷霆围剿,与己而活,何错之有?

    所谓的梁山一百零八将,用李衍的眼光来衡量,不是坏人的,不超过一半,人品尚可的,也就一二十个,真正的好汉,不超过一手之数,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品还不如王伦,所以,只要王伦威胁不到李衍的寨主之位,李衍又怎么会容不下王伦?

    加上水泊梁山目前又只有王伦这一个知识分子。

    所以,李衍将行政方面的事全都交给王伦打理。

    看着整齐如一的两营士卒,王伦由衷道:“真乃精锐!”

    李衍摇摇头:“他们只是精锐的预备役,离真正的精锐还有一段距离,需要良将带他们成为真正的精锐。”

    王伦问:“杜迁和宋万不行?”

    李衍直言不讳道:“他们训练一下预备役还行,成为不了良将。”

    不想再谈这个话题的李衍,随后又问:“王伦兄弟,你找我何事?”

    见李衍不想跟他商量武将一事,王伦有些失望,以他的聪明才智,怎么会不明白,李衍这是不想让他插手军队上的事?

    暗中平复了一下心情,王伦道:“有一个叫朱贵的好汉,来投咱们山寨,他说他有一场十万贯的富贵想送给寨主。”

    李衍问:“朱贵?旱地忽律?”

    王伦诧异道:“寨主听过他的名字?”

    李衍道:“应该是沂水县的朱贵,有一个弟弟叫朱富,人称笑面虎。”

    王伦道:“这……小可还不知。”

    李衍说:“你去把他叫来,一问便知。”

    不多时,一个身材长大貌相魁宏双拳骨脸三叉黄须的汉子就随王伦回来。

    一到李衍身前,王伦就迫不及待道:“寨主真乃神人也,他的确是沂水县人,也的确有个弟弟叫朱富,人称笑面虎!”

    初次见面,李衍就给了朱贵一个高深莫测之感——要说李衍知道他也就罢了,毕竟他在江湖上已经混了一段时间,可李衍竟然连他弟弟朱富都知道,要知道他弟弟可一直都不曾闯荡过江湖,所谓的笑面虎也只不过就是乡人无事叫着玩的罢了!

    “可能是非常之人有非常之能吧!”

    念及至此,朱贵冲李衍深施一礼,道:“寨主,小人有一场十万贯的富贵想送给您!”

    李衍笑道:“你说的是生辰纲吧?”

    ……